E小說 > 都市小說 > 逍遙法醫 > 第七百九十七章 無處安放的靈魂(五)


    姜潮馬云濤閆昭雪他們三個人去了通河縣。

    

    姜潮也好長時間沒有回通河縣了。

    

    通河縣是個讓姜潮銘記于心又有些失落的地方,其實在通河縣的時候,姜潮本來以為自己會留在通河縣了,但沒成想,他卻是被迫離開了。

    

    但姜潮真的無愧于心,在通河縣的時候,他很好的完成了他自己該做的事情。

    

    外面藍天白云,但姜潮卻無心看風景。

    

    找到了白云真人也就是高舒揚,這個案子估計差不多就能撥云見日了。

    

    這個案子從姜潮接手以來,就疑點重重,這個高舒揚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故事?

    

    姜潮對這一點很好奇。

    

    快兩個半小時,他們才到了白云觀。

    

    這個白云觀在通河縣廟灣鄉附近的山里,進了山,還要步行十幾里地,才能找得到。

    

    不管是馬云濤還是閆昭雪,他們都是當年這個案子的受害者,和姜潮比起來,他們更迫切的想要找到真相。

    

    就算身份迥然不同,干著不同的工作,甚至性格也合不來,但就是為了找到真相,他們才聚在一起行動。

    

    白云觀很小,算上院子也不過兩三百個平方,就兩個殿還有一個住人的地方。

    

    里面有個老道姑正在洗菜,見到姜潮閆昭雪他們三人進來,那老道姑趕緊收了手。

    

    “上香的?還是算命的?”老道姑臉上堆笑道。

    

    “白云真人在這里嗎?”閆昭雪卻是直言不諱的問道。

    

    “白云道長他出去辦事了,晚會才能回來,你們是來配八字的嗎?”老道姑以為閆昭雪和姜潮馬云濤他們其中一個,要配八字。

    

    “我是公安局的,有個案子要找白云真人問一下!遍Z昭雪直接出示了她的警官證。

    

    “公安局的?”那個老道姑臉色一變。

    

    “你們稍等等一會兒吧,白云道長他很快就回來了!蹦莻老道姑解釋道。

    

    而姜潮這個時候,走進了道觀的瓦房之內,姜潮在四處打量著。

    

    這道觀內的瓦房,有兩個大殿,一個是供奉玉皇大帝的,另一個是供奉三清的,供奉三清這個大殿的供桌上,還有一個拂塵,拂塵上寫著白云真人四個字。

    

    字體應該是手工刻上去的,但刻字筆法蒼勁有力。

    

    姜潮又邁步去了道士的住所。

    

    但那個老道姑見狀,卻趕忙上前攔住了姜潮。

    

    “小伙子,這里面是人家白云道長居住的地方,不能進去!”老道姑勸道。

    

    “怎么,他有什么秘密是不能讓別人知道的?”姜潮卻是徑直的推門而入。

    

    “小伙子,你們這樣可不行啊,白云道長他是個好人,不會做壞事的,做壞事是會有報應的!”老道姑極力阻止姜潮進去。

    

    “那報應現在就來了!苯眳s不搭理這個老道姑,倒是馬云濤扯住了那個老道姑。

    

    “老人家,咱們一邊聊聊,我們的閆警官有很多事情想問你!瘪R云濤強行將老道姑拉扯到了一旁。

    

    姜潮掏出了手機,姜潮對著白云真人的住所,拍攝了起來。

    

    取證工作是要有的,這個白云真人的住所,也確實有些不對勁,這屋子的地上,擺著很多小人。

    

    這些小人都是用木頭雕刻成的,但有好幾個小人身上都有銀針,沒有銀針的,也布滿了針眼。

    

    “咒術?”姜潮皺了皺眉。

    

    這個白云真人看起來還真不是一般人,一般人也做不出來這種玩意。

    

    而姜潮看到了這屋子里也有一張供桌,那供桌上擺著一個小童的雕像,那小童一身煞白,還罩著一身紅紗。

    

    姜潮搞不明白,這個白云真人到底在干什么,“會不會養小鬼?”姜潮對這一塊的認知,完全一片空白。

    

    但他現在最關鍵的就是取證。

    

    到處拍了一番后,姜潮又在白云真人的床上發現了一個日記本。

    

    這日記本很厚實,也不是裝訂的,而是用陣線縫起來的。

    

    姜潮打開翻看了一番。

    

    姜潮翻開的速度很快,如果到了有問題的地方,姜潮會用手機拍照。

    

    “那一年我被他們迫害,我和老陸兩個人,不分白天夜晚都被關在豬圈里,老陸是因為祖上是地主,我是因為搞迷信,其實我就是混口飯吃,教堂也好,寺廟也好,對于我來說只是個犧身的地方,可他們把我們倆形容成臭蟲。老陸對我說,如果不是為了孩子,他恐怕已經自殺了!

    

    “那天村子里管事的人來了,讓我們交代情況,我說了沒什么可交代的,老陸被他們打的不成人樣,老陸被逼著招供了。晚上老陸就被帶走了,我以為老陸可能會被放回家,沒想到幾年以后,我卻是聽到了老陸已經亡故的消息。我不明白為什么,為什么要這樣對我們,就拿老陸的事情來說,冤有頭債有主,也是他祖輩犯下的,和他有什么關系?”

    

    “我能撿回來一條命,也是萬幸,那天村里的人,說怎么處置我,我聽他們說,直接將我就地正法了,后來我就裝瘋,為了活下去,我連豬糞都吃了。什么自尊都沒有了,但被轉送到精神病院后,我感覺很慶幸,我很慶幸我能活下來!

    

    姜潮看著白云真人的日記,這個白云真人算算年紀,該有九十多歲了。

    

    而且姜潮在教堂的時候,看到過白云真人也就是高舒揚的照片。

    

    姜潮不知道白云真人過去經歷了什么,但看日記,他似乎非常的怨恨,非常的不滿。

    

    點了一支煙。

    

    外面卻是傳來了叫喊聲。

    

    “你想干什么?不許動!”是閆昭雪的聲音!

    

    姜潮趕緊起了身,到了外面,姜潮看到閆昭雪和馬云濤,和一個四十多歲的道士對峙著。

    

    那個四十多歲的道士,將頭上的發簪取了下來。

    

    那發簪看起來挺銳利的。

    

    但姜潮到了院子里,卻發現這個道士竟然和自己是一樣是金丹期修為。

    

    閆昭雪手里雖然持著槍,但姜潮卻是阻止了閆昭雪。

    

    “敢問你是哪位?”姜潮對著這個道士問道。

    

    這個道士也是金丹期,若是這個道士真的發難,剛才閆昭雪不一定能招架的住。

    ——內容來自【咪咕閱讀】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 bbin平台是哪里的 福彩中心Fc开机号 佳永配资全国前三配资 炒股软件代理 七乐彩专家预测号推荐 时时彩平台合法么 股票软件 腾讯分分彩官方开奖网址多少 新疆体育彩票新11选5 2017年十大股票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