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玄幻小說 > 武道凌云 > 第1900章 永不止步 大結局
 “神格之力!”

“神國之力!”

蕭凌暴喝一聲,那原本融合在體內的圣碑和赤血牌呼嘯而出,衍化出無上的神道之力,源源不斷注入到體內當中。

“森羅血弒眼!”

“萬象血弒眼!”

蕭凌同時開啟森羅血弒眼還有萬象血弒眼,當兩個血弒眼同時開啟時,弒天巨神將會徹底脫胎換骨,成為至高的弒天使徒虛影降臨世間。

咻!一道威嚴無比的亙古身軀,出現在蕭凌身后,那等威壓,直接是壓過了魔無疆的無上魔神之軀。

將弒天使徒虛影祭出來,蕭凌已經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如今魔無疆都這般拼命了,他為何還要藏拙?

“我以弒天族之名,賭上無上榮耀,只求這一戰勝出!”

蕭凌暴喝一聲,抬手揮下,那弒天使徒虛影便是抬起手掌,與那呼嘯而來的魔神寂滅殺轟撞在一起。

咔嚓!在魔無疆驚恐的目光注視下,魔神寂滅殺直接被弒天使徒虛影捏爆,最后化為了點點光芒消散開來。

“什么!這究竟是什么手段?”

魔無疆眼中露出一抹驚慌之色,蕭凌那層出不窮的手段,讓他摸不清蕭凌的底細,這讓他內心感到一絲絕望。

望著蕭凌,魔無疆眼中涌動著狠辣之色,他已經接受了現實,以他現在的實力,似乎還不具備擊殺蕭凌的資格。

內心的絕望和憤怒,填補了魔無疆的心靈。

“蕭凌!我也要讓你感受一下失去至親的痛楚!”

魔無疆披頭散發,無上魔神之軀漸漸蔓延出玄奧的紋路,那紋路之內,蘊含著極端狂暴的力量。

“魔無疆,你想要自爆,我會讓你得逞嗎?”

蕭凌蒼白的臉龐露出決然之色,他初入武神境界,如今手段頻出,也是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若是不阻攔魔無疆的話,以魔無疆自爆的力量,足夠將帝域的全部生靈給抹殺。

“弒天神血,燃燒!”

蕭凌暴喝一聲,開始燃燒弒天神血,不斷快速捏訣雙手,赤金血氣漸漸籠罩住那弒天使徒虛影之上,將弒天使徒虛影給穩定住了。

“蕭凌!你是我命中克星嗎?

這些螻蟻為何值得你這么做!”

看著蕭凌瘋狂的舉動,魔無疆怒喝連連,知道蕭凌要施展某種手段來阻止他了,所以他也是瘋狂催動體內魔氣,想要盡快自爆,讓這里的所有人都去死。

“魔無疆,我愿守護神武大陸,哪怕是獻上生命!

蕭凌露出一抹微笑,道:“不管你如何去想,我都會去阻止你!”

伴隨著蕭凌語音落下,他周身的血氣不斷燃燒,幾乎是占據了整個天空。

“弒天凌主!”

“弒天凌主!”

……天地間,所有生靈看到蕭凌此舉后,皆是熱淚盈眶,全部跪伏在地上,高喊蕭凌的名號,他們眼中敬重蕭凌,更是將蕭凌視為神武大陸的救世主!“以我弒天之力,布下萬重青天鎮魔門!”

蕭凌捏訣完畢后,伸出手掌,朝著魔無疆的無上魔神之軀緩緩拍下,在他身后的弒天使徒虛影,也是伸出蘊含無上法則之力的手掌鎮壓而下。

咻!咻!咻!萬重青天鎮魔門攜帶著弒天之力,以摧枯拉朽的方式徹底鎮壓住了無上魔神之軀,而無上魔神之軀內部的魔無疆也是瘋狂吐血,身形宛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從天空急速落下。

“我不甘!”

“隱忍負重千年,就差那么一點點!我就成功了!”

“就差一點,我就可以自爆,讓你們全部去死了!蕭凌!我恨你!”

魔無疆的怒吼聲響徹天際,充滿了不甘之色,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他繼續落下的身軀,漸漸化為灰燼,徹底消散不見。

神武大陸一代梟雄,魔無疆,徹底隕落!“魔無疆死了?”

看著那化為灰燼的魔無疆,在場所有人皆是微微一怔,露出呆滯目光,對于這夢幻般的結局,顯然有些不敢置信。

神武大陸的浩劫,終于被阻止了嗎?

“神武大陸得救了!這場戰爭,我們贏了!”

眾人歡呼起來,臉上皆是露出狂喜之色,不少人都是淚流滿面,這場勝利真的來之不易啊,多虧了弒天凌主。

“對了,弒天凌主呢?

我們的救世主呢?”

眾人緩過神來,目光紛紛去尋找蕭凌,結果他們看到蕭凌已經沖半空當中掉落而下,蕭凌身上的氣息消失不見了,好像已經死絕了。

“蕭凌!”

龍碧君和云曦已經率先出手,身形繼續暴掠而上,朝著蕭凌趕去。

神盟眾人也沒有停歇半步,紛紛跟隨在兩女身后。

隨后,龍碧君和云曦將蕭凌抱住了,然后穩穩地落在了地面之上。

看著沒有生機的蕭凌,神盟眾人露出悲傷的神色。

蕭凌為了拯救神武大陸,就這么壯烈犧牲了嗎?

“大哥!你這么死了,讓我怎么辦!”

君流跪在地上,痛哭起來。

不僅是君流,神盟眾人,在場所有人皆是流下了眼淚。

雖然神武大陸得救了,可是拯救神武大陸的救世主就這樣死了,這種結果,讓所有人無法接受。

“蕭凌!你這是要讓我守活寡嗎?”

龍碧君流下淚水,道:“等我生下兩個孩子后,再隨你而去!

“蕭凌哥哥,你為什么要逞強!這救世主有什么好當的,讓你白白送了性命……”云曦也是哭成了淚人,看著蕭凌蒼白到極點的臉龐,哽咽道:“你放心,我會跟碧君姐姐一起去下面陪你!

“咳咳……”蕭凌艱難的睜開眼睛,看著這兩位要陪自己殉情的女人,忍不住苦笑一聲,道:“你們就這么希望我去死嗎?”

“什么!蕭凌!你這個混賬,你是裝死吧?”

龍碧君微微一怔,旋即惱怒起來,伸出玉手狠狠捏著蕭凌的腰部。

“哎呦!要死了,疼死我了!”

蕭凌哭喪著臉,哀求看向云曦,道:“曦兒,你別跟著碧君一起胡鬧!”

云曦很明顯加入了龍碧君的陣營,跟著龍碧君一起捏著蕭凌,哼哼道:“蕭凌哥哥,你明明沒死,還故意讓我們傷心!真是不可饒!”

“我這不是想活躍一下氣氛嗎?”

蕭凌干笑連連,剛才他的確是油盡燈枯了,進入了假死的狀態,好在他覺醒了弒天族血脈,又肉身成圣,才可以這么快醒過來。

不過蕭凌沒有說,免得眾人擔心。

“額……”在場眾人皆是有些無語,不過看到蕭凌平安無事,他們也就放心了。

“有你這么活躍氣氛的嗎?”

龍碧君翻了翻白眼,將蕭凌扶起來后,哼道:“以后再敢這么頑皮,我和云曦妹妹都不會放過你!”

蕭凌連忙道:“絕對沒有下一次了!我發誓!”

“碧君姐姐,蕭凌哥哥消耗太多了,先讓他帶回去好好休息吧!

云曦感知到蕭凌很是虛弱,立馬提議道。

“行!”

龍碧君點了點頭。

隨后,龍碧君和云曦分別搭著蕭凌的手臂,準備將蕭凌帶走。

“終于是落幕了么……”蕭凌任由兩女扶著,他目光看向那滿目瘡痍的帝域,忍不住感慨起來,這場戰斗,終究是他贏了。

神武大陸的浩劫,已經結束!想必永夜君王在天之靈,看到這一幕,應該不會對他失望吧!……神武大陸的浩劫落幕了,但是在帝域上空發生的終極一戰,卻是名垂青史了!晉級封號武帝榜排名第一的弒天凌主,化為救世主,在絕境當中突破武神境界,最終擊敗了野心勃勃的天魔宗宗主魔無疆!這場戰斗,由神武大陸一方徹底勝出!雖然勝出了,但是死去的人,并不能重新復活,只有活著的人,見證了奇跡的誕生!滿目瘡痍的帝域,還有破敗不堪的各方地域,見證了神武大陸的浩劫,這場浩劫,活著的人永遠不會忘記,后人也會銘記在心!神武大陸的救世主,弒天凌主,蕭凌,將會被無數神武大陸的子民牢牢記!終極戰斗結束后,神武大陸上活著的生靈,開始重新搭建自己的家園,過上新的生活。

……“義父,可以將夜大哥交代的事情,全部告訴我嗎?”

弒天宮的一處高樓上,蕭凌站在江涯身后,開口問道。

距離終極一戰,已經過去了數十天,江涯也從圣武院的遺跡來到了弒天宮。

“孩子,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將知道的全部告訴你!

江涯轉過身來,眼中滿是無奈之色,雖然蕭凌已經成為了神武大陸的救世主,也是神武大陸上最為強大的存在,可是在他眼里,蕭凌依舊是那個倔脾氣的堅毅孩子。

哪怕是遭受冷嘲熱諷,蕭凌都沒有放棄。

隨后,江涯將全部事情告訴了蕭凌。

“原來是這樣么……”蕭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在夜空下,他的眼角留下了淚痕。

永夜君王承受的太多了。

當年,弒天族落難,永夜君王帶著年幼的他逃離而出,一路顛沛流離,才來到了神武大陸。

為了躲避弒天族宿敵的追殺,永夜君王在神武大陸上布下重重禁制,屏蔽了弒天族的氣息。

永夜君王明白,自己躲得了一時,卻躲不了一世!他死了,他并不在乎!在弒天族滅亡的時候,他的心已經死了,所以他不畏懼死亡!面對弒天族的宿敵,他定然會血戰到底,殺一個仇敵是一個,這樣都賺了!可是,他帶著蕭凌,不能魯莽行事。

蕭凌是弒天族的希望,身懷弒天族至高血脈,若是死了,那么弒天族將永遠沒有重見天日之時。

永夜君王最后并沒有魯莽行事,而是運用禁制,將蕭凌封存起來,等待時機。

不僅如此,永夜君王明白,絕對不能讓蕭凌安逸活著,要不然的話,弒天族的重任,便無人去承擔了。

因此,永夜君王開始布局,從遠古大戰就開始布局了!雖然永夜君王是遠古大戰的幕后黑手,但是這場戰斗,哪怕他沒有出現也會發生,他無非是順勢而為。

至始至終,永夜君王做了那么多,處處布局,就是為了磨練蕭凌,想要讓蕭凌成為絕世強者,擔任起弒天族崛起的重任。

哪怕是魔無疆這等梟雄,至始至終,都只是永夜君王的一枚棋子而已。

“雖然永夜君王這么做,讓很多人無辜死去,但是他都是順勢而為而已!

江涯道:“他是你大哥,你不要怪他。

最后,他還是幫助你,讓你成為武神,拯救了神武大陸,這也算是一種彌補吧!

“為什么,他要承擔這一切,哪怕死了,也不親口告訴我事情的原因!

蕭凌強忍心中的痛楚,與永夜君王比較起來,他身上的責任,反倒是輕了很多。

不過,永夜君王隕落后,永夜君王身上的擔子,便由他繼承!“他是你大哥,如何舍得讓你那么早承擔這份壓力?”

江涯嘆了一口氣,道:“另外,除了永夜君王,你還有哥哥姐姐,這點想必你也清楚了。

在你突破武帝的時候,顯出的異象,便有九人出現。

這九人除了你和永夜君王之外,還有七個人。

你能夠活下來,是他們將體內弒天神血之力轉移給你了,將弒天族的希望全部交給你了!”

“因為弒天族的浩劫來臨,你才剛剛出生。

你不該承受浩劫災難,他們才讓你活了下來……”聽著江涯這些話,蕭凌內心悲傷,道:“他們呢?

都死了嗎?

另外,弒天族的宿敵究竟是什么存在?”

“弒天族,只剩你一個人了!

江涯道:“至于弒天族的宿敵,永夜君王并沒有明確交代,所以我也不清楚。

不過,你也應該明白,弒天族作為諸天萬界最為頂尖的存在,最后卻被滅族了,那么弒天族宿敵的恐怖,已經難以用語言形容了!

“這樣么……”蕭凌袖袍內的手掌緊握起來。

“孩子,永夜君王還給你留了一條路!

江涯沉吟片刻,拿出一枚玉簡遞給蕭凌,道:“這是弒天族血脈剝離的秘術,只要你剝離弒天族血脈,這樣的話,哪怕神武大陸的禁制消散后,弒天族的宿敵將無人可以感應到你。

那么你的話,也可以在神武大陸上享受著來之不易的幸!边青!蕭凌拿過玉簡后,抬手就將玉簡捏成齏粉。

“義父,你知道我的性子!

蕭凌緩緩展開手掌,齏粉消散開來,道:“我不會逃避的!哪怕弒天族的宿敵如何逆天,我也會迎難而上,永不止步!”

“你啊……”江涯嘆了一口氣,無奈道:“你這孩子,我就知道你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反正,我尊重你的選擇!

“謝謝義父!

蕭凌目光漸漸堅定起來,弒天族崛起的責任,他接下了,至于那些弒天族的宿敵,假以時日,他定要這些人血債血還!……莫約半年的時間,帝域還有神武大陸各方地域,也是恢復了往日的繁華。

在一個黃道吉日,弒天宮舉辦了一場盛世無雙的婚禮!弒天凌主迎娶龍碧君和云曦!帝域諸多強者,全部前來恭賀,包括弒天凌主的所有朋友,皆是齊聚一堂,獻出了最美好的祝福。

龍碧君如愿以償穿上了七彩霓裳羽衣,成為了蕭凌的新娘。

云曦的話,商盟眾人齊心協力,為云曦設計了一套江山如畫衣,給云曦穿上,使得云曦也成為了神武大陸上最美麗的新娘。

在無數道女子羨慕嫉妒的目光下,龍碧君和云曦在天地的印證下,嫁給了神武大陸救世主蕭凌!與此同時,蕭凌也是在這喜事之下,徹底解封帝界湖,讓神武大陸各個地方,享受原本該有的天地元氣,這引得神武大陸所有人感激不盡。

……時光飛逝,日月如梭,轉眼間,三年便過去了。

帝域,橫空寶島,弒天宮總部。

幾個小孩在美輪美奐的后院嬉鬧著,那天真無邪的笑聲,根本沒有停歇過。

在一處座椅上,一個黑衣青年慵懶躺在那里,在他身邊,有著兩位絕世佳人陪伴,一個絕世佳人為青年剝著靈果,最后喂入青年嘴里,另外一個絕世佳人捏著青年的肩膀,力道玄妙無比。

這一刻,黑衣青年已經是到達了人生巔峰!因為,這兩位絕世佳人,正是是弒天宮的兩位副宮主,也是弒天凌主的夫人,龍碧君和云曦!至于這位慵懶的黑衣青年,則是神武大陸的救世主蕭凌。

“爽!”

蕭凌嘴角掀起一抹弧度,順勢將龍碧君和云曦摟在懷里,笑道:“這種神仙日子,我以前想都不敢想!”

“蕭凌,你是越來越壞了!孩子們都在呢!”

龍碧君哼道。

“夫君,碧君姐姐說的不錯,若是讓孩子看到了,肯定會很羞人的。

搞不好的話,還會教壞他們……”云曦絕美的臉頰浮現出紅暈,雖然是老夫老妻了,但是她還保持著少女的那般羞澀。

“哎,真的是,你們也太古板了!”

蕭凌無奈地撇了撇嘴,道:“幾個小屁孩而已,他們不會懂的!”

“哇!爹爹你為什么欺負娘親!”

一個長得如同瓷娃娃般的美麗女娃娃走到蕭凌身旁,雙手叉腰,一臉氣憤的模樣。

這女孩子,正是蕭凌和龍碧君的孩子,叫做蕭蘭。

“小蘭姐,爹爹一直都很壞!每天我都偷偷看到爹爹和兩個娘親在被窩里打架!”

蕭蘭身邊的一個虎頭虎腦的男孩忍不住語出驚人,他是蕭蘭的弟弟蕭逸。

聞言,蕭凌一張老臉都掛不住了,這兔崽子,什么時候看到的,他怎么沒有發現?

“對呀!對呀,小逸哥哥說的不錯!原本我也不相信,可是小逸哥哥拉我去看的時候,果然是真的!”

還有一個更加粉嫩的小女孩嘟著嘴巴,道:“爹爹可壞了!每次打娘親,害得娘親一直求救呢!”

這個女孩是蕭凌與云曦的孩子,叫做蕭平安,羽翼平平安安。

聽著蕭平安的話后,云曦和龍碧君的臉頰,宛如火燒云一般,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入了。

“碧君,曦兒,你們都是怎么教孩子的?

這樣對孩子的影響不好!”

蕭凌板著臉,一臉嚴肅的模樣,好像自己就是旁人一樣。

“哇!爹爹又要欺負娘親了!”

蕭平安道。

蕭逸提議道:“我們一起打爹爹!保護娘親!”

“好哇!”

蕭蘭點了點頭。

旋即,蕭蘭三個小家伙,齜牙咧嘴撲向蕭凌。

“三位小祖宗,我錯了!”

蕭凌直接求饒,對于自己的孩子,他可真的束手無策了。

那些陪同蕭蘭玩耍的孩子們,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們當中,有君流的孩子,還有劍絕的孩子,都是一些熟人的孩子。

龍碧君和云曦看到求饒的蕭凌,忍不住掩嘴一笑。

若是讓世人知道神武大陸的救世主,在小孩子面前,竟然手忙腳亂,束手無策,不知道會是什么表情呢!……春去秋來,年許時間,轉眼流逝。

弒天宮的大殿內,神武大陸諸多強者齊聚一堂,目光極為看向高座上的那位青年,那人正是弒天凌主,蕭凌。

“賢婿,你真的決定了嗎?”

云中君忍不住問道。

眾人皆是將目光看向蕭凌,對于蕭凌的事情,眾人也知道了不少。

雖然神武大陸的浩劫結束了,但是一場未知的劫難,已經不知不覺靠近了。

“我決定了,離開神武大陸!

蕭凌起身后,目光掃過眾人,道:“如今神武大陸的禁制漸漸消散,若是我繼續留在神武大陸,定然會給神武大陸帶來災難!作為弒天族的后裔,我身上背負的責任,不允許我停歇半刻!”

“蕭宮主,有什么災難,我們大家一起扛著便是!”

戰刑天道。

對于蕭凌的偏見,戰刑天已經徹底放下了,他內心很敬佩真年輕人,這個年輕人做了他想做而又做不到的事情。

“弒天族的宿敵太過強大,實力遠遠不止武神境界!

蕭凌搖了搖頭,道:“在諸天萬界當中,神武大陸不過滄海一粟而已。

等我離開后,神武大陸上的禁制便會消散。

因此,在這數年的時間,我已經在帝域高空之上,搭建鑄神臺,布下絕世陣法,可以引動神武大陸外界的神氣進入神武大陸!屆時,你們也有機會突破武神境界,替我好好守護神武大陸!”

聽著蕭凌這番話后,大殿眾人忍不住淚目起來。

沒有誰舍得蕭凌就這么離開,但是他們卻明白,蕭凌決定的事情,沒有人可以改變。

“蕭凌,你什么時候回來?”

龍碧君擦了擦淚水,問道。

“只要處理了該處理的事情,我會盡快回來的!

蕭凌微微一笑,這個盡快回來,他也不知道何年何月,不過他可以肯定,沒有完成目標之前,他絕對不會停歇半步!“夫君,我們會替你照顧好孩子的!

云曦美眸含淚,道:“若是你不回來,我們都會去找你的!”

“還有我們!”

大殿內的眾人齊聲說道。

丹塔之主道:“蕭宮主,你不僅僅只有一個人戰斗!我們神武大陸所有人,皆是你最堅硬的后盾!”

“蕭凌哥哥,還有我們!”

蕭金兒和古薰等人也是齊齊出聲,在神武大陸上,他們天賦很杰出,估計用不了多少年,就可以邁入武神境界。

“大家……”蕭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原本決然的目光變得柔和起來,體內沉寂的鮮血,也是熱血沸騰起來。

“謝謝你們,我會永不止步,勇往向前,早些歸來……”蕭凌臉上掛著笑容,目光遙遙望向那無邊無際的天空,在那天空之上,還有數不盡的星辰和生靈,他明白自己并不是一個人孤身前行,在神武大陸上,還有一群人與他并肩而行,所以,他并不孤獨。ㄈ珪辏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 排列3跨度走势图 快3上海 排列7开奖结果34 招商证劵智远理财平台 秒速赛车开奖历史168 股票推荐3 广东快乐十分彩结果 广东11选5 江西快3综合走势图 甘肃11选5遗漏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