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未分類 > 我在女校當大佬 > 第30章 沒用的東西!
    葉八炮擅長的事情太多了。

    生孩子這種事情,他卻不擅長。

    畢竟,生理構造跟女孩子不一樣。

    但!

    他可以為了容小白這樣漂亮的女人生孩子,而進行無私的幫助,傾情的奉獻!

    在這一方面,葉八炮還是極為擅長的。

    可惜,容小白根本就不領情,還讓他滾。

    葉八炮不由得感嘆:“我好心好意幫你,結果換來的就是一個滾,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就是如此冷漠嗎?真的世態炎涼!”

    容小白不理他,徑直離開警局。

    葉八炮搖著頭跟上。

    至于神秘客,也是跑不了的,和容初二一起,暫時被收押,接下來還要走各種程序。

    以神秘客以前的案底,雖然是頭一次在國內作案,但,絕不會扣留在東海這邊,極有可能是被送到京城。

    而且,以他那在常人眼中匪夷所思的實力,或許,他還要被關到那種特殊監獄之中。

    另一邊。

    失魂落魄的容畢方,開著車回到家。

    客廳里,他的老婆,也就是容初二的母親康秀也在,看起來,似乎是剛從外面回來的樣子。

    容畢方還注意到,康秀的發型跟白天時候不太一樣,應該是剛在外面做完頭發。

    見容畢方回來,也已經收到了消息,正要去警局的康秀連忙問道:“怎么樣?初二呢?怎么沒有把他帶回來?”

    容畢方整個人陷入沙發中,像是蒼老了十幾歲,聲音沙啞道:“帶不回來了,恐怕他要在監獄里過上一輩子!

    “你說什么?”

    康秀一愣。

    “到底怎么回事?為什么帶不回來他?初二怎么能在監獄里呆一輩子呢?絕對不行!我不管他犯了什么錯,你必須要盡快把他弄出來!”容畢方道:“這件事情,我已經不能做主了!

    康秀不相信:“你不能做主誰能做主?在整個東海,還有誰敢和我們容家作對?”

    容畢方道:“這件事,能做主的是容小白!”

    康秀再次一愣:“容小白?跟她又有什么關系?難道是她抓的初二?這也過分了!好歹也是一家人,她為什么要那么做?”

    容畢方道:“因為初二雇兇偷拍賣公司的東西,還雇兇要殺容小白,可惜沒有得手,兇手還被抓住,然后把初二招了出來!

    康秀又又又愣住。

    說實話,作為容初二的親生母親,她也想不到,自己兒子竟然還如此心狠手辣,膽子簡直大到沒邊!

    但!

    兩者相較之下,她還是傾向于容初二。

    畢竟,那是她的兒子!

    疼子莫如母!

    “就算,就算他真的派人偷拍賣公司的東西,又派人刺殺容小白,那又怎么了?”

    康秀馬上展開詭辯之術。

    “偷自己家公司的東西,算什么偷?最多就是讓人拿,這哪里算是犯罪了?”

    “至于刺殺容小白,那容小白不是沒死嗎?甚至連傷都沒有受,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能放下的?”

    容畢方看著她:“說的好聽,但你跟我說這些有什么用?你倒是去找容小白辯!”

    康秀大聲道:“什么叫我去找容小白?那她不是你的侄女嗎?為什么你不去說?”

    容畢方苦澀道:“或許以前是,但,從現在開始……已經不是了!

    康秀皺起眉頭:“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容畢方閉上了眼睛:“我累了,不想解釋那么多!

    看見他這樣子,康秀當即大怒:“混蛋!沒用的東西!連自己兒子都護不住的廢物!”

    將一個抱枕重重砸在容畢方臉上,康秀氣沖沖上了樓。

    當她上樓之后,容畢方把抱枕從身上拿下,眼睛重新睜開。

    只不過,此刻他眼眸中,沒有了心力交瘁,取而代之的,是淡漠無情,濃濃冰冷!

    “沒有血緣關系對吧,我是領養的對吧……好啊,這樣就太好了!”

    “既然我和你容小白沒有半點血緣關系,那,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做起來也就毫無愧疚感了,容家……終究是屬于我的!”

    容畢方從桌子上拿起一把水果刀,狠狠把抱枕戳的七零八碎。

    樓上。

    回到臥室里的康秀,坐在床上,嘴里還在念叨著容畢方的不爭氣。

    同時,也在內心中咒罵容小白。

    敢報警抓她兒子,她真恨不得吃容小白肉,喝容小白血。

    半天時間之后,康秀忽然想起來什么,迅速拿出手機,在通訊錄里,找到了一個備注為凌天翔的人,然后打了過去。

    大約幾十秒后,電話接通。

    對面,一個略顯疲憊的中年男子聲音響起:“秀秀,這么晚了給我打電話做什么?”

    康秀道:“老凌,你要幫我做一件事!”

    那頭的凌天翔忍不住笑起來:“我幫你做一件事?你在開什么玩笑,在東海,有什么事情是你們容家不能解決的,還需要我去插手幫忙?”

    康秀道:“初二被抓了!”

    凌天翔疑惑道:“酒駕了還是斗毆?這種都是小事吧?就算他殺了人,以容家的能量,難道還能撈不出來他?”

    康秀道:“雇兇盜竊,偷容家旗下拍賣公司的東西,如果這樣也就算了,關鍵他還雇兇殺人,并且被逮了個正著!”

    凌天翔問:“雇兇殺人?他要殺的是誰?”

    康秀一字一頓,說出三個字:“容!!白!”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