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未分類 > 史上最強少女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完結
    半小時后。E小說Ww』W.%1XIAOSHUO.COM

    當莫非回到6甜馨房屋的時卻現,他們昨天才弄好的房屋竟然被人弄塌了。

    就連蓋房子用的黃金也都給搬走了。

    6甜馨坐在小板凳上,看著回來的莫非,“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莫非,你可一定要做主啊。剛才突然來了三男一女二話不說就開始拆房子,而且各個都是仙尊后期的修煉者。我還未阻攔,便被其中那名女子給攔住了!

    “什么!”

    他聽著6甜馨哭哭啼啼的向自己喊委屈,心底對于那伙突然拆房的人,簡直恨透了。

    不由分說就拆房子,還真當他離開一會,就無法無天了嗎!

    “那人是誰,我們去找他!”

    話音剛落,他拉著6甜馨就要去找已經離開的那些人,找回公道。

    思來想去痛訴半天的6甜馨,本想著帶莫非去的?僧斔氲侥抢哿艘惶,要是真這樣去了,豈不是自討苦吃……

    “要不然還是算了,我們等明天再去,天色也不早了!

    “甜馨你記住,即便是天劍宗掌教敢惹你,我也會滅了他,何況只是一些小嘍啰。你告訴我地點,我自己去!

    “他們就在那邊!

    莫非的話語,讓心里暖洋洋的6甜馨腦袋一熱就指出了拆他們房間的那伙人所住的位置。

    “好,甜馨你等著,我會讓他們知道,什么叫慘不忍睹!”

    隨后,莫非躡手躡腳來到了房屋跟前。

    在聽到房內的人似乎已經熟睡后,他便取出凡鐵劍,撬開了房門。

    房間里。

    透過月光的照射,莫非成功看到了那三名腳氣熏天的男子。只見他們都睡在一張床上,而且腿還互搭著。

    “我去,這四個人不會是死基佬吧,怎么還這么友愛!”

    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事實的莫非,在撇開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后,趕忙施展出了陰爪手。

    穿過的褻褲+3

    空間袋+2

    未認主的空間戒指+1

    霸機丹+3

    “觸特殊功能,三人的小弟弟成功腫脹,三天內不會恢復,獎勵陰爪手經驗+1ooo!

    就在莫非準備撤離的時候,曰天神器的屬性板上,突然出現一行這樣的字。

    這讓他有些蒙圈了,難不成“陰”爪手就是這么個意思?

    要真是這樣,以后當個大夫也不錯啊……

    “不行,我得再試試!”

    說做就做。

    莫非賤笑的看著依舊迷迷糊糊睡覺的三人,那邪惡的安祿山之爪,猶如某種工具,開始連連掏動。

    終于,經過幾百次的施展,莫非總算大致掌握了這個特殊功能,大概每施展五十次,就會有一次成功。

    作為一名樂于助人的好青年,他秉承優良美德的前提下,很自然的幫助三人,又掏了幾百次。

    最重要的不是什么經驗值,而是這助人為樂的喜悅,讓莫非在看到自己的勝利果實后,離開了。

    翌日。

    當蓋著草席的莫非從睡夢中醒來的時候,卻現已經有三人圍住了他。

    “小子,是不是你昨天晚上進我們房間的!”

    他聽著三人的質問,怎么可能會真說自己進去過。何況他也不想惹事,只是想助人為樂罷了。

    “怎么會呢師兄,你們是搞錯了吧。我昨天回來后就睡覺了,怎么敢進各位的房間。再說就憑我這渣渣實力,進去還不被各位給現!”

    “你真沒進去?”三人看著真如同廢物的莫非,心底的疑惑頓時打消不少。

    “真的比珍珠還真!”

    莫非還裝作很可憐的拍拍他身上那滿是土的衣服,那樣子,別提多可憐了。

    “師兄,或許真的是我們想多了,就他這樣的廢物想要進我們房間,那真是異想天開!”

    三人中的一名見習弟子覺著莫非和乞丐沒什么兩樣,繼續和他磨蹭簡直是浪費時間。

    而聽著他話語的另外兩人,在思考不久后,轉過身看了眼已經起身的莫非,便想要離開。

    “不對,他的手上有空間戒指,肯定不是什么乞丐!”

    還沒走多遠,另外一名心思還算細膩的人,便直勾勾盯著莫非食指上,散燦燦綠光的空間戒指。

    “小子你敢騙我們,找死!”

    這回,三人生氣了。

    那掛在腰間的凡鐵劍瞬時被他們控制,然后幻化成三十把劍勢凌厲的飛劍,懸浮于虛空。

    天劍尊神,一化十!

    隨后,三十把飛劍呈品字,向看起來毫無防備的莫非爆射而來。

    “你們還真沒意思,我本來不想和你們繼續計較的?杉热荒銈兎且魉,那我對不起了!

    喪血毒液!

    忽然,莫非食指迅出現三滴漆黑的血液,同時彈進了他們的口中。

    在這個三秒鐘的時間里,莫非覺著他能把這些人殺死幾十遍了。

    不過不太敢殺人的他,最終還是施展了獅吼功,震碎幾人的五臟后,便放棄了。

    好死不如賴活著,相信他們以后會感激自己吧。

    “放肆,竟敢欺負我的男寵,給我去死吧!”

    未等莫非站穩,突然一名女子控制著二十多把飛劍,向莫非射來。

    那飛一般的度,讓莫非只堪堪躲過十幾把飛劍后,便中劍跪地。

    姓名:劉雨妍

    等級:仙尊后期

    裝備:隕鐵劍(強化+4)、凡鐵鎖子甲(強化+1)

    技能:虛化攻擊

    注:偶然從野外撿到的技能書,隨著長時間的修煉,可以虛化出與之類似的攻擊迷惑對手。

    果然,隨著虛化攻擊的生效時間一過,莫非身前的十幾把飛劍,只剩下三兩把,而他身上那幾把,卻都是真的。

    “omg,我還以為是天劍劍法變質了,看來只是虛化而已!

    強忍著疼痛的莫非在服下兩顆霸機丹,趕忙把飛劍都從身上拔出,扔在了一旁。

    “你竟敢欺負他們,就是對我劉雨妍的不尊重,想好怎么死了沒,我送你歸西!

    劉雨妍看都沒看莫非,只是在看到地上幾個人已經廢了后,怒喝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就放過我吧!”

    剛剛才傷勢好轉一點的莫非也顧不上面子什么的了。在他看來那東西就是一文不值,有時間還不如多煉幾顆丹藥。

    “欺負了我的男寵,現在就想平白了事,看來你還真是活膩歪了!”

    天劍尊神,一化十!

    不等莫非反駁,劉雨妍突然轉過身體,同時二十把飛劍再次升起,閃著寒芒的劍尖也是直直對準了他。

    咕咚~

    “劉雨妍小姐,我們有話好好說,何必動刀動槍。實在不行我幫你把他們恢復正常!”

    他覺得自己還是沒必要怒的好,要真把劉雨妍給揍了,除了能收獲一些議論外,似乎得不到什么有價值的東西了吧……

    “你是新來的弟子?”

    反之,劉雨妍竟然真的沒有再生氣,而是盯著莫非那還算帥氣的面龐,直勾勾的看個不停。

    那眼神,就如同饑餓多年的母狼般,讓莫非顫抖的后退幾步。

    他雖然不打女人,不想動手?蓜⒂赍媸菍W陽賽雪把他給xxoo了,那他絕對不干!

    這種被動的事情絕不是一個男子該有的狀態。

    “不錯,我是新來的,不知劉師姐你有什么事情嗎?”害怕歸害怕,莫非還是顫顫巍巍來到劉雨妍不遠處,低語道。

    “噗嗤,我只是覺得你很像我在凡間的表弟而已,沒想到你能長得和他那么像,你叫什么名字?”

    劉雨妍對莫非的表現,雖有些不喜,但她已經認定莫非即將要成為她的禁裔,所以并沒有多加動怒。

    “我叫莫……”

    “他叫莫非,劉師姐你怎么有空來這里串門!”

    相繼而來的6甜馨和6天舞,猶如看敵人般,阻擋在莫非身前,敵視著劉雨妍。

    “原來他是你們倆的男人啊,怪不得敢欺負我的男寵。念在這小子和我表弟長得很像的份上,你們把他交給我就行,其它的我也不和你們計較了!

    “不行!”6甜馨和6天舞異口同聲道。

    “莫非又不是我們的東西,他有他自己獨立的思想。更何況你算什么東西,竟敢命令我們!”

    6甜馨二女,對于劉雨妍似乎很不恥,說話間就已經擦槍走火,頗有不服就干的架勢。

    “放肆,竟敢罵我!”

    劉雨妍也忍不住了,她就算有那么點放蕩不羈愛****,但也不用她們管!

    天劍尊神,一化十!

    喪血毒液!

    大地震撼!

    劉雨妍在使出天劍劍法的同時,莫非趕忙拉過6甜馨兩女,率先幾秒使出疊加技能。

    瞬間,劉雨妍就被麻痹三秒,還有那刻意減弱的大地震撼,也是讓她雙腳陷入大地,不能自拔。

    “你,你到底是誰!”

    不出手還不打緊,突然一鳴驚人的莫非,讓剛才還叫囂著想要讓他當男寵的劉雨妍驚呆了。

    “師姐,我真不是故意要與你為敵的,還請你見諒!

    感覺到自己做的有些太過的莫非,覺著自己還是趕緊把劉雨妍拉出來的好,要是被人看見他欺負女子,終歸不太好。

    話音剛落。

    莫非不再管會不會被劉雨妍偷襲,反正他只想做到問心無愧。

    在向劉雨妍解釋清楚自己上前來的意思后,莫非趕忙便拉著她那纖纖玉指,猛然把她拽出了裂縫。

    多虧裂縫沒有夾住她的雙腳,否則這一下,絕對會讓她這輩子都后悔,不小心惹著了莫非。

    “謝謝你救我,我以后不會再找你們的麻煩了!

    劉雨妍雖總是嘴上說著些男寵之類的話語,但莫非拉著她的手,她就如同很不自然般,在平安落地后,甩開了莫非。

    其實主要是她也對莫非恐懼了。

    畢竟她在見習弟子中混跡有幾個月了,可是除了實力在她之上的那幾個男子外,還真沒有一個是她的對手。

    本來看著莫非還長得湊合,想要將就當她的男寵,現在似乎不可能了……

    “都怪你們這群廢物,得罪的都是什么人,真給我丟人!迸R走前,她還狠狠踢了幾腳在裝死的三名見習弟子。

    最讓他覺得感同身受的是:不知是故意還是無意,劉雨妍還有幾腳踢在了當中一人的小弟弟上。

    那酸爽的感覺,簡直慘不忍睹。

    “這女的果真不能得罪,幸虧自己還算機智!

    此情此景不由得讓莫非暗自祈禱,以后別再碰到這么彪悍的女子了,他這小心臟實在承受不來。

    “莫非,你不會被偷襲了吧?”

    躲在他身后的6甜馨兩人,看著他思考事情的樣子,也是摸摸他的額頭,還真以為他燒了。

    “我沒事,還是辦正事要緊!被剡^神的莫非可不想再糾結什么關于自己是不是燒的問題。

    要是再不解決住房問題,估計他真會燒。

    隨后,莫非便開始畫圖紙,砍木頭,雕刻,修房。

    讓他心喜的是,有了6甜馨和6天舞這兩個會天劍劍法的女子,一切簡單多了。

    鋸子,雹子之類的也全都省了。

    畢竟天劍劍法怎么說也是天劍宗掌教明的,切個木頭還是很容易的。

    幸虧天劍宗掌教不知道。

    否則讓他老人家要是知道了自己創造的天劍劍法是用來砍木頭也就算了,定然會氣的吐血三升。

    五小時后。

    費盡心思的三人總算按照圖紙上莫非畫的那般,建好一座完全木質結構的房屋。

    似乎是莫非有意為之,在墻面上被他掛了不少的花草,一時之間讓房內十里飄香。

    “雖只是木頭建的,但我覺得它一點也不比黃金建造的次,表姐你覺得呢?”

    “我也沒想到自己還能建造出房子,估計這也是我人生中建設的第一套房子或許也是最后一套!

    她倒是很享受過程中的一切,但幾乎不干粗活的她,要不是因為莫非,估計她連動都懶得動。

    翌日,莫非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

    他看著身上6甜馨給他的粉色蠶絲被,也是無奈的疊好它,然后走出了房間。

    倒不是說他對這被子不滿意,主要是顏色太偏向粉,而且那被子上淡淡的香味也讓他心神搖曳。

    幸虧他自認為他的定力還不錯,把持的住。要不然真有可能會闖進屋內,辦了6甜馨。

    當然,那也就是想想罷了。

    他覺得自己目前,還是多加鍛煉技能的好,要是遇到實力比他稍微強點的,估計一擊就會秒殺他。

    畢竟那天東方撲那資料已經讓他覺得有危機感了,要知道東方撲還只是內門弟子。

    按照他的理解,在這之上,肯定還有什么,真傳弟子、掌教弟子之類的。

    萬一真得罪其中的某一人,估計他這輩子別想好過了。

    感慨一番后,莫非便周而復始開始練習起天劍劍法和煉丹術。

    雖然經驗增加的很少,但蚊子再小也是肉,一直秉承這個道理的莫非,還是很相信的。

    不多時,6甜馨也醒了。

    她慵懶的睜開雙眼,看著一絲不茍練習的莫非,漫步走到了他的身邊。

    “莫非,你的實力已經很強了,有必要這么認真嗎?”

    聽到是6甜馨,莫非隨之停下了練習,來到了她身邊。

    “甜馨你知道嗎,其實我這人很懶的。要不是因為這世道,我估計我會住在某處偏僻的小鄉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小鄉村?

    她跟隨著莫非的話語,也幻想著那副場景,似乎真的很美。夕陽西下,兩人坐在湖水旁,不遠處的柳枝隨風飛舞……

    我怎么胡思亂想!

    才覺自己似乎不太對勁的6甜馨,也是滿臉羞澀,她平常不會胡思亂想這些的,今天竟然因為莫非的一句話就浮想聯翩……

    幸虧莫非光顧著幻想,沒有去在意她,否則她肯定無法解釋她自己為什么突然臉紅了。

    “你未來定會在那樣一個地方的!

    話音剛落。

    6甜馨便急忙跑回屋里去了,讓回過神的莫非也是一臉茫然。他還以為是自己說錯了什么,讓她誤解了。

    在思考一番,實在是想不通6甜馨為啥離開后,莫非也只好獨自向比較遠點的空地走去,然后開始煉制丹藥。

    丹方莫非雖沒有,但他覺得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就算是一些雜草樹葉,他也絕對要讓它們成為自己的經驗值。

    想做就做。

    當即他便拿出尊園鼎和淬火珠,然后又用食人獸妖丹,開始了周而復始的煉丹大業。

    轉眼,一上午便過去了。

    在吃完6甜馨給他做的愛心午餐后,他馬不停蹄又開始煉制起來。

    而就在他開始煉制第三爐仙草丹的時候,卻來了一個不之客。

    她正是逼著莫非想要做她男寵的劉雨妍。

    “沒想到你在這里,看來我的男寵愿望要達成了!”

    她猶如盯著獵物般,饑渴難耐的看著打坐的莫非,同時悄悄摸摸便向他走來。

    那架勢,就如同做賊般,讓假裝閉眼的莫非都以為劉雨妍是要偷自己的東西,而不是劫色。

    終于,在挪動幾步后,她接近莫非了。

    二話不說,腰間的飛劍突然出鞘,架在莫非的脖子上。

    “你再厲害又能怎么樣,現在還不是栽在本姑娘的手上了,哈哈哈哈~”

    她得意極了,就如同多年的夙愿終于達成般,心喜不已。

    可是莫非的淡定,在隨后卻讓她無語了。

    “你不怕死嗎,本姑娘的劍可是在你的脖子上!”

    “我怕死,不過你能不能等我把丹藥煉完再說,我這一爐丹藥怎么說也來之不易!”

    他此時只想狠狠抱起劉雨妍狠狠打一頓屁股,本以為她只是開玩笑的,誰知道竟然來真的。

    “不行,我要是放開你,等會你反悔怎么辦!

    同樣劉雨妍對他也不信任,她可是見識過莫非的招式,那大地震撼差點把她埋葬。

    “我要是反悔,你就拿走我的人格!”

    不等她繼續說話,莫非推開脖子上的利劍,同時趕忙揭開丹爐蓋,取出那多達三十顆的仙草丹。

    這可是他獨創的加量煉制法,沒想到初次嘗試就成功了。

    “莫非,你一定是怪物!”

    初看到是仙草丹,還有些不屑的劉雨妍,本來是想嘲諷的?僧斔叩缴磉吙吹蕉噙_三十顆的時候,她驚呆了。

    要知道煉丹需要的藥材劑量都是定量的,可莫非這個變態卻能把別人不可能實現的事情變為現實,這還不怪嗎!

    最重要的是,她劉雨妍還是凡間某個皇族王爺的女兒,她見過出丹最多的,也只有十三顆……

    “不,我只是渣渣,至少我認為是這樣的!

    莫非有一點好,就是從不夸大,他在聽到劉雨妍的夸贊后,并沒有驕傲自大,而是謙虛的回應。

    “你別謙虛了,要你是渣渣,那這天底下也沒有什么能人了!

    劉雨妍看著莫非與她年紀相仿的樣子,不知為啥心底有些被打擊的感覺。

    同樣是人,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就算性別不同,可她劉雨妍好歹也是皇族之女。

    再看莫非,他除了長得還算順眼點,實力還算湊合點,煉丹術比她厲害外,似乎哪方面都不如她。

    但……這些已經夠她自卑了。

    “莫非,求你收我為徒,教授我煉丹術行嗎?”

    她覺得自己有必要做出一些事情了,莫非既然能在同齡人中技壓群雄,那肯定有他獨特的一方面。

    她很想仔細觀察,天才與平凡人之間的差距究竟在哪里,她想要吸取教訓,努力拼搏。

    拜我為師?

    看著身穿綠色長裙,單膝跪地的劉雨妍,他一時之間竟有些驚詫不已,無法接受。

    他自己還認為他是渣渣,可這……

    “不行,我是渣渣,你是天之驕女,我不能糟蹋人才!

    “只要讓我拜你為師,糟蹋就糟蹋了!”

    突然,不經過大腦的一句話從劉雨妍嘴里冒出,聽的莫非驚呆了。

    就在這時,她醒來了,她看著一切的一切,原來就是一場夢罷了。(未完待續。)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