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神豪從幻想開始 > 第六章 會叫的狗
    把房子的事情搞定,葉晨決定今晚就到別墅去住上一晚,反正父母也不在家,到哪住都是住,更何況是花了錢租的房子,不住豈不是浪費了。

    叫了車直接到了星洲灣別墅區。

    高檔住宅小區格外氣派,就連大門都透著一股高端奢靡的氣息。

    進出的車輛無一不是幾十上百萬的好車,葉晨叫的這輛十多萬的網約車停在門口顯得十分扎眼。

    葉晨下了車,信步往小區內走去。

    臨近門口,一位體格健壯的保安卻將他攔了下來。

    “干什么的?”

    年輕保安斜了一身地攤貨的葉晨,皺眉問道。

    “回家啊,不然?”

    葉晨沒好氣的回道。

    “回家?”

    年輕保安像是聽到什么可笑的事情,搖搖頭說道:“別以為我不記得你,你是看房的中介,剛才和一個小姑娘來過!

    “我是看房的,不是中介!

    葉晨感到好笑,這進進出出那么多人,這一根筋的保安怎么就單是把他給記住了呢。

    “趕緊走,像你們這樣的中介我見多了,沒有客戶非要去看房。知道里面的房子都是什么價格嗎?要是少了什么東西你可擔待不起,趕緊走!

    保安不耐煩的擺擺手。

    “我說你別擋路行嗎?”

    葉晨眉頭微皺,“再糾纏下去我就喊你們物業經理過來了!

    “喲吼,脾氣倒是挺大的,你倒是喊啊,我等著啊,假模假式的!

    年輕保安抽出腰間的警棍晃了晃,“再不走我一棍把你打趴在地你信不?”

    “怎么回事?”

    這時,一個面相精悍的中年保安從保安室走了出來。

    “隊長,這個中介非要闖進小區!

    年輕保安見到來人,立馬恭敬的回道。

    保安隊長看了眼葉晨,淡淡說道:“現在已經過了中介看房的時間,你明天再過來吧,這是我們小區的規定,為了不影響其他業主!

    “我在里面住!

    葉晨拿出兜里的鑰匙,“難道鑰匙有假?”

    “我不管你有沒有鑰匙,規定就是規定,看房請明天過來,登記后你就可以進去!

    保安隊長撂下句話,轉身便走。

    “走吧!

    年輕保安鄙夷的看了眼葉晨,冷冷說道。

    看兩人像是防賊一樣防著自己,葉晨只好拿出手機打了柳少青的電話。

    “柳姐,小區的保安不讓進!

    “嗯,對!

    “好!

    葉晨把手機遞給驚疑不定的年輕保安,一臉淡定。

    保安看他如此鎮定,接過手機后問道:“你好,哪位?”

    “我是獅子座36棟的柳少青,來人是我弟弟,趕緊放行,以后要再敢阻攔你就可以不用來了!

    手機那頭傳來一道清冷的聲音,隨后便掛斷了。

    聽著手機里的忙音,年輕保安傻眼了。

    柳少青他認識,聲音的確沒錯。

    “原來是柳姐的弟弟啊,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年輕保安陪著笑臉把手機遞到葉晨面前,“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這一次吧!

    他沒想到柳少青居然還有個弟弟,關鍵是葉晨看起來一副窮酸樣,怎么樣也想不到能是富貴人家的家人啊。

    “沒關系,你也是盡職而已!

    葉晨淡淡的擺擺手。

    “多謝!

    年輕保安連忙說道。

    葉晨頓了頓說道,“會叫的看門狗挺好的!

    說完,他徑直朝小區內走去。

    年輕保安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手上指節捏的劈啪作響。

    看著葉晨離去的背影,他眼中不由閃過一道怨恨之色。

    片刻后,他又自嘲的笑了聲。

    這種人物的弟弟他一個小小的保安怎么招惹的起呢?

    “小劉,你怎么回事?”

    這時,保安隊長的聲音響起,緊接著,隊長走出保安室,瞪著年輕保安說道:“你怎么把那中介給放進去了?你還想不想干了?”

    “那是業主柳姐的弟弟!

    小劉低著頭回道。

    隊長楞了下,旋即板著臉說道:“跟你說了多少遍,要學會察言觀色,要懂得變通。得罪了柳姐,你覺得你還能在星洲灣待下去嗎?收拾東西走人吧!

    “嗯?”

    小劉詫異的看著他,“不是....你不也說那人是個中介嘛!

    小劉異常委屈。

    “我那是考驗你!

    隊長冷哼了聲,轉身回到保安室,剩小劉在門口風中凌亂。

    現在的工作不好找,他家的情況也不容樂觀,加上星洲灣物業的保安工資超出同行業許多,要是把這份工作丟了那可就完了。

    “對,找他肯定能行的!

    小劉眼前一亮,本是黯淡的眸光重新恢復神采,小跑著進了小區。

    .....

    葉晨回到新租的別墅內,躺在客廳的大沙發上,舒服的想要呻吟出聲。

    有錢人的生活過得就是滋潤啊。

    葉晨總算是知道了。

    剛沒躺多久,門鈴聲就響了起來。

    “誰啊這是!

    葉晨一臉不悅的起身。

    開門后,只聽見噗通一聲,一個人跪倒在門口。

    葉晨定睛一看,這不是剛才攔住他的那個小伙子嗎?

    “你這是?”

    “柳少救我啊,您一定要救我,不然我就慘了,我上有老下有小,全家都指望著我一個人呢!

    小劉抓住葉晨的褲腿,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喊道。

    “柳少?”

    葉晨楞了下,不明白保安是什么意思,難道以為他是柳少青的弟弟?

    “趕緊起來,這樣像什么樣子!

    “您不答應我我就不起來!

    “說說吧,怎么回事?”

    見事情有轉機,小劉連忙把隊長要開除他的事情說了。

    現在,只有讓柳少青出手才能保住他的職位。

    可是,葉晨和柳少青也不熟啊。

    房東和租客的關系,這怎么好意思打電話麻煩人家。

    “恐怕有些困難啊!

    葉晨皺眉,顯得有些為難。

    小劉見狀,以為葉晨還在生他氣,連忙扇了自己幾個耳光。

    “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您要是幫了我,以后我就您一條狗,讓我叫就叫!

    “汪汪...”

    “汪汪汪汪”

    ....

    看著小劉賣力吠叫的模樣,葉晨不由善心大發,他想了想后說道:“要不我打個電話給保安室求下情?只是試試啊,能不能行我也不敢保證!

    “行,謝謝您,汪!

    ....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一定牛 北京pk拾定胆玩法 平码四中四准确资料 股票指数英文 河北快三最新遗漏 七乐彩平台下载 金管家期货配资真实吗 网上购买彩票首选 双色球开奖号码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