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我去買個橘子 > 第一三五章 田豐:是誰在背后搞我?
    怒喝之后,袁紹作勢就要點齊兵馬,去找董卓廝殺。

    擊敗公孫瓚后,他的心態的確膨脹了不少。

    “主公,不可!”

    聽聞此話,田豐也顧不得此刻正在氣頭上的袁紹,急忙出聲制止。

    愛將慘死,袁紹心里本就窩著火,如今自己一開口,田豐就跳出來阻止,而且還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

    他這主公的顏面往那兒擱?

    田豐到底還有沒有把我這個主公放在眼里!

    袁紹心生躁戾,目光死死盯著田豐,直呼其名:“田豐,你欲如何!”

    帳內文武皆不作聲。

    只要不是傻子,都該聽得出來,袁紹很生氣。

    所以,最好別在這個時候,再去激怒于他。

    然則田豐為人性情剛直,平日里也謹記圣人之語:良藥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

    所以哪怕袁紹這會兒在氣頭上,他也直言不諱的指出:“主公,且聽下官一句勸,現在不是攻伐董卓的最佳時機!公孫瓚雖敗,其勢尚存,若是主公在這個時候冒然進攻董卓,萬一公孫瓚從后方進行偷襲,后果就不堪設想了!”

    田豐苦口婆心,可袁紹根本聽不進去。田豐越是長他人志氣,袁紹就越是想要證明自己,篤聲說道:“我能破公孫,就一樣可以勝董賊!就算他二人聯手,吾也一樣不懼!”

    “主公……”田豐還欲再說。

    袁紹卻是不愿聽了,當眾呵斥一聲:“來啊,田豐亂我軍心,給我亂棍打出!”

    很快,田豐就被趕出了帳外。

    至于李肅,袁紹既沒有殺他,也沒有放他回去,而是命人將他下獄監禁,等擊敗了董卓之后,再行處置。

    到了晚上,袁紹又有些后悔。

    白天在氣頭上,說話欠了考量。

    現在想起來,田豐說得倒也沒錯,要是去打董卓,公孫瓚從背后搞偷襲的話,真就是一個很大問題。

    可袁紹又拉不下面子去找田豐,于是便問計于逄紀等人,有何良策。

    面對主公的垂詢,戰略眼光素來不錯的逄紀給出自己的看法:“眼下董卓已經拿下上黨,并州也成為了囊中之物。不出意外的話,董卓下一步的戰略方針,應該是想挺進冀州!

    其他幾位謀士各自點頭,也覺得大抵如此。

    逄紀繼續說道:“不過好在有太行山脈橫插其中,董卓想入主冀州,并不容易,至少還得問過黑山里的群賊是否答應。如此,主公應該委以說客,去聯合黑山群賊,以求共同抵抗董卓!”

    袁紹托著下巴,想了想,認真問道:“那北邊的公孫瓚呢?”

    逄紀對此早有打算,與袁紹說道:“北邊的公孫瓚應該先放一放了,幽州和冀州相鄰,唇亡齒寒的道理,公孫瓚應該明白,冀州要是遭了難,董卓的下一個目標,定是幽州無疑!

    “話是這么說,可公孫瓚絕非善類,呲牙必報,他在界橋這里吃了這么大的虧,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蓖瑸橹\士的辛評對此頗為擔憂。

    “所以,此番要主公割些肉,將渤?な氐奈恢米尦鰜,算是與公孫瓚講和的條件!

    逄紀略微猶豫了稍許,仍舊將這話講了出來。

    袁紹聽了,果然變了臉色。

    這是什么道理?

    明明是我打贏了,該認慫的也應該是公孫瓚,為什么還要我讓出渤海!

    袁紹心中不爽。

    逄紀則接著勸道:“如果不讓出渤海,公孫瓚不會定心,當今之計,是先驅走董卓,日后再將渤海收回也不會遲。當然,渤海不會白給公孫瓚,在此之前,需他斬下段煨的首級,用作投名狀,斷了后路,以示對抗董卓的決心!”

    “你們覺得呢?”

    袁紹看向其他幾位謀士。

    審配等人交換了眼神之后,皆是覺得沒有異議。

    相較于公孫瓚的侵擾,遠來的董卓明顯威脅更大。

    “容我想想吧!

    袁紹扶額,只覺得心力憔悴。

    打了這么久的仗,耗費糧草物資無數,到頭來贏了,卻要把渤海拱手送出。

    這換誰來,都會覺得憋屈。

    袁紹擺了擺手,示意眾人退下,他想一個人靜靜。

    眾人拱手告退。

    唯有辛毗留在了帳內。

    “怎么,你還有其他事情?”

    瞥見辛毗站在遠處,袁紹有些無精打采的問道。

    辛毗拱手作揖,輕聲說了起來:“主公,屬下想說的是田別駕的事情。您之前費盡心思才將田別駕從家中請出,如今屬實沒必要為了這么些小事,鬧得君臣不睦。田別駕性情剛直,但智謀百出,古代君王皆有寬宏度量,主公若想完成霸業,少不了田別駕的從旁輔助,如今鬧了小小矛盾,偶爾低一下頭,其實也沒什么!

    好言好語的跟袁紹說話,他還是愿意聽的。

    袁紹覺得也是,帳內待得有些悶了,出去走走也好。

    順便,去找田豐道個歉。

    當主公的嘛,哪能與麾下謀士斤斤計較。

    說不定,之后也能仿效廉頗藺相如,寫個‘君臣和’,載入史冊。

    留名青史,豈不美哉?

    “聽說了嗎?田別駕與主公打賭,言文丑將軍必敗,誰輸了誰就要當眾向對方道歉,如今主公輸了,卻不認賬……”

    “胡說,主公何等英雄人物,豈會玩這種賴皮手段!”

    “你們說得不對,其實是田別駕怕輸,暗中將文丑將軍的行蹤透露給了敵軍,才致使文丑將軍大!”

    不遠處,幾名士卒的低聲閑談,傳入了袁紹耳中。

    聽得這些,袁紹的好心情霎時間全沒了。

    那幾名士卒還未察覺,仍舊有鼻子有眼的說得真切。

    直到袁紹走到他們面前,板起臉厲聲質問:“爾等從何處聽來的閑話!”

    幾人見是袁紹,登時嚇得面如土色,連忙跪伏拜地,砰砰砰的磕頭求饒。

    “說,再不說我就斬了你們!”

    “主公饒命,主公饒命!我等乃田別駕帳外親兵,是田別駕發牢騷時與我們這般說的……”

    士卒們不敢抬頭,跪在地上連忙說了起來,誠惶誠恐,唯恐說慢半分。

    田豐!

    哼!

    見這幾名士卒神情惶恐,諒他們也不敢欺瞞自己,袁紹一聲冷哼,心中去找田豐和解的念頭蕩然無存,當即傳令左右親兵:“田豐目無法紀,造謠誹謗主上,煽動士卒軍心,爾等即刻去將其捉拿下獄!”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