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乾龍戰天 > 第八一六章 家里有礦
    很快的,趙宣查到了更詳細的情報。

    泰陽真君是因為舊疾復發,醫石無效而病故。他的舊疾是數年前在北海落下的。之后,他漸漸移權給唯一在身邊的弟子葉罡,自己則將大部分的精力放在療傷上?墒,效果不怎么好。尤其是這兩三年來,泰陽真君幾乎絕跡于人前,雖未有宣告避世,卻已形同避世。

    除此之外,泰陽真君自知時日不多,生前留下了一份遺命。不過,這份遺命卻不是只寫給葉罡一人的,而是寫給修士同盟軍全體。甚至是全體修士。

    在遺命里,泰陽真君再三強調,天劫將至。他自道“人將之至,其言也善”,誠摯的號召所有同道,同心協力,共度天劫,以保鴻蒙道統薪火相傳。

    所以,這與其說是一份遺命,不如說是號召令和動員們。

    葉罡顯然也是這么認為的。他令各地之督軍府張榜公告,不論是否是修士同盟軍之將士,皆可以自行拓印。并且,督軍府不得以任何名義收取費用。

    在金光城里,在公榜前拓印的人們絡繹不絕,將整條街擠得水匯不通。卻秩序井然。

    趙宣也拓印一份。是他親自去的。拓印稿連同情報,很快被傳了回去。

    讀罷,袁峰、云景道長和王長老皆唏噓不已。

    沈云沉默半晌,吐出一口濁氣,冷靜的說道:“從此,修士同盟軍完全成為了葉罡的囊中之物!

    聞言,袁峰他們相對一視,皆是長嘆。

    “葉罡對我們撕破臉,下狠手,也就是這三年里的事。而三年多年,泰陽真君恰好避世養傷!痹逄秩嗔巳嗝夹,“如今,泰陽真君殞落,葉罡再無顧忌,只會更加的瘋狂!

    云景道長分析道:“那也得等忙完泰陽真君的喪儀。前兩天我還以為后頭不見葉狗們了,是因為被玉龍山暫且攔住了。沒想到卻是正清門里出了這般變故!

    沈云很贊同他們的分析,當下提出來,加快行程,趕往云霧山脈與魏清塵他們會合。末了,又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們要早點在云霧山脈站移腳跟,扎緊籬笆。寄希望于葉罡騰不出手來,那是大錯特錯!

    于是,行程再度加快。

    城里正在搞公祭,原本的宵禁取消了。是以,當晚,他們便佯裝成大商隊,進了城。公祭臺設在督軍府前面的空地上。王長老的公開身份是商隊的大當家。他帶著眾人換上素服,腰系白麻帶,去公祭臺叩頭上香。

    泰陽真君是化虛境的高階修士。身死即道消,幾息之內,尸身也會完全風化掉。為此,他在遺命里提到了后事從簡,不要搞祭祀之類的活動?墒,架不住人們的呼聲太高。葉罡在他的洞府前請罪,說不得不違背他的遺命,順應人們的呼聲,進行公祭。并能保證,公祭的儀式從簡。不管是哪一處的公祭臺,都只設靈位,插上三柱清香,不搞紙馬,不搞祭品等等。

    擔心各地在公祭時,不遵從命令,私自大操大辦,葉罡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所有要求搞公祭活動的地方,都要在三個時辰里報請修士同盟軍的執行委員會審批。后者會在一個時辰里批復。各地的公祭活動皆統一形式、規格,不得違反。執行委員會將全程派專人監督。如有違反,定將重罰……等等。

    便是如此,底下還是有一些自由發揮。

    比如說,公祭活動是自愿活動。但是,在金光城里,督軍府要求,所有進城之人,都要以晚輩的身份去城中的公祭臺上祭。

    沈云說他們純屬多此一舉。遺命公諸于世之后,仙山里,人們更加敬仰泰陽真君。象金光城里的人們,都是自發的參與了公祭。而沈云他們也是做好了順道去公祭的準備。

    但是,袁峰卻提醒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他擔心金光城的督軍府是打著公祭的幌子,排查進城的人們。

    “也不排隊這種可能!鄙蛟坡宰鞒烈,提議由王長老以大當家的身份,帶著大家參與公祭。全程,大家務必要遮掩好修為,莫要泄露身份。

    在城門口,他們果然被發放了臨時通行令。

    這其實是一種下品的跟蹤符。如今在坊市里,完全賣不起價,當成搭頭,還不如草紙受人歡迎。

    趙宣打探到,金光城的督軍府用來當通行令的下品跟蹤符全是同一個出處來的。符是新符,但是價格卻是十年之前的。他暗搓搓的算了一下,這一筆開銷可不是個小數目。

    說話回來。沈云他們因為都裝成凡人,所以,被要求在城門的守衛們面前往紙符上呵氣。等他們呵了氣,守衛祭起凝字訣,將他們的氣息留在符紙上。如此一來,跟蹤符被激活——趙宣他們事先體驗過,遮掩了修為后,在此符面前,與凡人無異。故而,沈云他們都沒有顧忌,聽從守衛們的安排從事。

    接著,他們拿著跟蹤符去公祭臺。

    公祭臺所在的督軍府前門大街全被封了起來,只能單向通過。即,自前街口進去,經過公祭臺,上完祭后,才能從后街口出去。

    在前街口有一道石牌坊。在這里,所有人首先要向守衛們上交跟蹤符。而守衛們要做的是,核對無誤之后,放行。

    核對的方法也很簡單,那就是再往符紙上呵口氣,由守衛們施展凝字訣。如果是同一人,氣息與留在符紙上的相符,符文變成金色。如果不是同一人,氣息不符,符文將會變成黑色。守衛會立刻將人拿下。

    順利進入街口,他們被要求排成縱隊,緩行至公祭臺前。

    公祭臺是一個不大的白色祭臺。祭臺之上,因為只擺了一個尋常的白底金字的木靈牌和一只小香爐,而顯[鄉村小說 www.yanjuexiangcun.com]得甚是空闊。

    小香爐里插了三根清香。也是普普通通的香。免費的,由督軍會提供。在公祭臺下,擺著一排的香盒里。里頭都是一樣的清香。一盒領用完了,立刻有負責添香的軍士添滿。

    這一點,督軍府完全貫徹了執行委員會的命令。

    在公祭臺的入口旁,有一只燒得很旺的小銅爐。人們經過時,在小銅爐里點燃領到的三根清香。然后手執清香,排隊走上公祭臺,叩頭三次,禮畢走人。

    三柱清香是要帶走的,不能留在公祭臺上的小香爐里。

    等下了公祭臺,人們又排著隊沿著街道走。一直走到后街口,這時,可以看到一只半人多高的圓肚子大銅鼎,里頭香煙滾滾。這才是那三柱清香的去處。

    大銅鼎的旁邊有兩排守衛。他們緊盯著人們手里的清香。如果余煙過短,或者過長,都會被他們攔住,再三盤問。

    沒有異常的,才能出街口。

    這時,可以直接出城了。金光城有四座城門。每一座城門都被臨時分成出、入兩道。入城的這一道,是發放臨時通行令。而出城的這一道,則是驗收臨時通行令。

    驗收的法子,首先是查看符文的顏色,如果是金色的,證明是參加了公祭的。才能進行下一步的驗證。如果不是,則會被直接趕回去。

    第二步還是呵氣。守衛們依然在一旁施展凝字訣。這時,如果氣息相符,符文里會騰起一團符火來,將整張跟蹤符瞬間燒沒。如果不相符,符文會變成艷麗的紫色。守衛們立馬就會涌上來拿人。

    不過,不論是趙宣他們,還是沈云一行,在出城時都沒有碰到符文變紫色的。

    整個過程非常順利。出了城后,沈云他們立刻前往匯合點,與趙宣他們匯合。在那里接上后者,跳上大小黑魚,直奔云霧山脈。

    而改做后軍的蘇老三一行人,和原來的后軍之一,李藝那一隊,沒有跟上來。他們留在金光城里,除了斷后,還有收集情報的任務。

    沈云一行人有王長老帶隊,全速前行。第二天的下午時分,終于抵達云霧山脈邊緣。

    那里,魏清塵已經帶著接應的數隊弟子等候多時。

    遠遠的看到了船隊,魏清塵迫不及待的跳上飛行法寶,用最快的速度迎了上來。

    沈云的目力遠強過他,見狀,下令放下防護罩。而他自己則站在船頭,激動的看著魏清塵化成一道遁光,從天際線里沖出來,飛奔而來。

    少頃,魏清塵至。

    “主公!”他跳上飛船,身形還沒有站穩,便歡天喜地的抱拳行禮。

    沈云一個箭步上前,伸長臂,雙手扶住了他的拳頭:“清塵,辛苦了!”

    時隔數年,他們終于再見面。

    沈云上下打量著魏清塵,臉上的喜色更甚,連道:“不錯不錯。清塵的修為又大有精進!”

    后者早已看不穿沈云的修為,此時,也定睛細看,發現竟然有些看不清沈云的真容。他立刻意識到這是主公的修為又更上一層樓,越發的高深莫測起來,深吸一口氣,眼底有如綻開了一朵花,喜道:“盼星星盼月亮,總算把主公盼來了!”

    沈云轉身,將他讓給袁峰等人。

    袁峰以前與魏清塵是熟識的。不過,以同門的身份見面,卻是頭一回。是以,兩人正式見了禮。袁峰口尊“魏長老”:“請多多指教……”

    話音未落,被魏清塵笑吟吟的雙手握。骸巴笪覀兌际峭T,又同在長老會里共事,袁爺莫要與我客氣!

    因為沈云這邊的長老數不夠,所以,無法召開長老會。袁峰目前只是代行長老之職,并不是正式的長老。

    幾個月來,他在軍事方面的才能已經得到了弟子們的認可。是以,他的長老之職,等到了云霧山脈后,召開長老會,在會上順利通過,是完全能夠預見的事情。魏清塵說與他在長老會里共事,并不是客套的場面話,而是對他的認可。

    袁峰聽了,很認真的道了謝。

    相對而言,云景道長和王長老就要隨意得多。

    就在這時,甲板上的弟子們突然歡呼起來。

    “看,吞金獸也來了!”與王長老一道負責接引的那些弟子們得意洋洋的指著前方。

    這些天,沈云這邊的弟子們無人不曉吞金獸的大名。聞言,他們紛紛舉目望過去。

    果然,在正前方,五里開外,出現了一道銀光,正向這邊飛馳而來。

    五里在所有弟子的目視范圍之內。他們看得真切,那正是一艘銀光閃閃的硬殼飛船。

    個頭比他們現在乘坐的這只最新式的大黑魚要略微大一些,被太陽照得銀光閃閃,穿云破霧而來,威風凜凜。

    這是青木派自己改裝的第一艘披甲飛船,與乘坐的這只大黑魚意義完全不一樣。弟子們深知這一點,故而,一個個看得熱血沸騰,振臂高呼:“吞金獸!吞金獸!吞金獸……”

    沈云等人的目光也被牢牢的吸引住了,目不轉睛的盯著吞金獸。興奮之情,溢于言表。

    魏清塵是船上唯一冷靜之人。他在一旁,也看著吞金獸,跟沈云匯報了改裝情況。聽得出來,他對吞金獸的改裝并不是很滿意。因為匯報之時,主要是放在總結經驗教訓上。

    按他的說法是,吞金獸改裝最成功的地方是融合了色目族的造船技藝,擺脫了用靈石的弊端。這一點對于目前的青木派來說,至關重要。因為云霧山脈的靈石資源可以說是沒有。但是,低品質的金屬礦卻已經發現了兩條。其中,有一條還是銀礦,初步探查藏量豐富。另一條是鐵礦。品質更差。目前來說,青木派還冶煉不了這種低品質的鐵礦石。所以,暫且沒有開采。

    魏清塵因此而認為吞金獸改裝失敗的地方也在于此——只能用黃金,用不了白銀。

    “我們現在是提煉出白銀來,拿到北海那邊去換成黃金。這里頭的損耗很大。所以,我打算再想想辦法,要改裝成直接用白銀的!彼f道。

    沈云高興的拍著他的肩膀說道:“行,只管按你的想法去做。我們都完全支持你!被剡^頭來,對袁峰等人笑道,“聽到沒?如今我們也是家里有藏的人了!”

    “哈哈哈……”歡快的笑聲直飛云宵。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