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魔門敗類 > 第三千七百二十六章 誘殺(上)
    “呵呵,將死之人,廢話真多!”寧長宗面對林皓明長篇大論祈求放人的話,只是冷言回應,然后再也不加理會了。

    見到寧長宗根本沒有放人意思,林皓明似乎也害怕,立刻取出了不少瓶子,有些里面是一些藥液,有些是丹藥,一口氣吞下了不少。

    寧長宗看到這一幕,心中也是一陣冷笑,不過他也知道,自己身上沒有什么補充法力的東西了,就像林皓明說的,這次真的有些虧,而且是虧大了,早知道應該在對方拿出天極造化丹的時候,就以天極造化丹為條件放人的,如今都已經耗到現在了,自然不可能再放了。

    等到林皓明吞下這些丹藥,看似緩過來一些,跟著寧長宗就聽到林皓明破口大罵起來。

    聽到這些污言穢語,寧長宗反而更加安心,他知道林皓明已經沒有機會了,這會是真的到了絕境。

    不過就在林皓明罵完之后,很快他見到林皓明又取出了兩個小瓶吞食,但跟著就沒有了,隨即又拿出了一個酒壇,居然直接拿起來灌了幾口,喝下這些酒之后,林皓明法力居然明顯恢復了一些,而林皓明似乎也露出了驚喜之色,有些不敢相信這酒居然能彌補法力。

    緊接著他就聽到里面林皓明大笑道:“寧長宗,既然好話說盡,林某也不怕你,我就跟你耗,看你能耗多久!”

    這個情形讓寧長宗也大為吃驚,他能看得出來,林皓明絕對沒想到那酒居然能恢復不少法力,而他也沒有絲毫懷疑,畢竟如果有能恢復法力的靈酒,哪里還需要吞下天極造化丹這樣的寶物。

    此時寧長宗也只能暗嘆白無憂是個傻娘們,被這小白臉把好東西都騙走了,而他自己此刻也真的到了沒有什么東西支撐的地步。

    寧長宗此刻心念一動,跟著吩咐道:“北陵侯,我知道你在看著,快去把信王乾坤戒找來!”

    林皓明聽到這話,在立刻叫道:“北陵侯,你聽著,如果你照做,就是血天殿的敵人,血天殿十八血魔不是吃素的,玄神不好親自出手,但你不過只是一個玄圣,你敢動,你的命也不久了,你什么都不做,本座保證,等到拿下北龍國,你還是一方梟雄,林某話說出口,絕對不會不守信用!”

    “北陵侯,此人剛才畏懼求饒的模樣我想你也看到了,此人的話你也敢相信?”寧長宗反問道。

    “北陵侯,你想想,林某是來這里做什么的,林某當年和鮑飛一見如故,親如兄弟,結果因為這廝和寧德一的事情,弄得兄弟慘死,我孤身冒險也要為好友報仇,我的話自然可信,北陵侯,如今你只要不插手,我剛才說的絕對不會反悔,如果你還能守住那廢墟不讓別人插手,事成之后,你就是血天殿的功臣,你不要猶豫雖說我手下有寧嘉怡,但她常年都是信王那邊的人,能治理的也只是南劍侯原來的地方,我還需要一個能打理寧長宗治下地方的人,北龍國諸侯苦這兩人久已,只要這兩人在,你們就沒有進階玄神的機會,南劍侯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而在血天殿則不同,我想這不需要我解釋了吧!”林皓明朝著那北陵侯以及周圍其他人觀戰之人勸說起來。

    寧長宗沒想到林皓明嘴巴這么利索,而且完全切中要害,自己底下這些人之所以不敢反,主要原因是身后都有一大家子,那個只要稍微冒出一點想要進階玄神的念頭,就要思考后果,他們丟不下身后的一大家子,而現在林皓明出現給了他們機會,只要成為血天殿的人,這些顧忌就沒有了,更重要的是,眼前這樣的機會不可能再有第二次。

    寧長宗此刻覺得自己有些小看這林皓明了,之前看似莽撞,但實際上心思細密,如今被自己制住,恐怕還是因為自己有些托大,小看一玄和二玄之間的差距,更小看自己混元金光罩的厲害,寧長宗也知道,自己恐怕沒有機會了,于是一張口,朝著混元金光罩噴出了一口精血,頓時混元金光罩光芒暴漲,讓外面都無法看清楚里面的景象。

    做完這些之后,他并沒有停下手,而是又取出了一枚丹藥吞服下去,跟著連續變動法訣,緊接著他胸口地方,忽然浮現出一團金光來,這金光和混元金光罩的光芒十分相似,金光浮現之后,他一扯胸口衣衫,頓時一道金光朝著混元金光罩照射上去,并且一下子就和混元金光罩釋放的混元金光融合一體。

    “玄神神!”看到這一幕,不少觀戰的人都驚呼起來。

    神印只有玄神才有,而進階玄神的時候,每個人因為修煉功法或者特殊體質不同,產生相應的神印,一旦神印激發,可以爆發出無窮的能量,但同樣也會急速損耗神軀,一般情況之下,玄神是絕對不會動用神印的,此刻寧長宗是真的比逼到了拼命的地步。

    此刻,遠處的那些所謂諸侯,看著這里,心中也是七上八下,萬一寧長宗贏了,他們知道自己的下場絕對不會好,不過好在除了北陵侯,其他人并沒有被點名,到時候倒是可以糊弄過去,如今北龍國正是用人之時,不可能清洗掉這么多諸侯。

    北陵侯此時正處于天人交戰之中,倒不是他想要對寧長宗出手,他很清楚玄圣和玄神之間的差距,所以他考慮的是自己該逃,還是該守,不管逃和守都是一場豪賭,一旦賭輸了,就是滿盤皆輸,賭贏了的話?

    北陵侯想到這里,看了看這場面,逃的結果,不過是自己暫時逃脫而已,不管這一場誰勝勝負,自己都不會有太好的結果,就算林皓明贏了,未來也愿意收留自己,自己估計也沒有多少前途,選擇守,若是贏了,那么完全可以贏得林皓明的信任,自己將來的前途自然和其他人不一樣。

    想到這里,他看著寧長宗的眼神也不一樣了,甚至開始思索,如果寧長宗狀況太差,自己是不是有滅殺對方的機會,一旦寧長宗露出可能被玄圣聯手殺死的跡象,他相信,那些躲起來圍觀的人,肯定會一擁而上,就像林皓明說的,北龍國玄修,苦那二人久已。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