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歷史小說 > 迷失在一六二九 > 七八三 開火
    雖然說是各自下去指揮部隊,但在不知不覺間,瓊海軍諸人還是都集中到了炮兵陣地之前。

    ——這里是周邊一帶地勢最高,視野最為良好的地方,被馬千山用來安置了他的炮兵,而其中視野最好的一個小山坡,便在上面設立了指揮陣地。

    把指揮部放在那么明顯的地方,看周圍容易,周圍看他們也很容易。如果是和擁有火器的對手交戰,他們肯定不敢如此托大——人家一輪炮火覆蓋就能摧毀他們的指揮體系了。

    但這不就是欺負后金沒炮么?至少沒有能跟著部隊走的野戰炮,而即使后金兵有本事把繳獲到的明軍火炮拖過來,以這個時代火炮的發射速度和炮彈威力,對他們也構不成多大威脅。

    他們的對手顯然也很清楚這一點,大家通過望遠鏡,很快便注意到對方的陣形排布極為稀疏,幾個大方陣之間更是分得很開,完全不像是冷兵器時代的作戰隊列——很顯然,對手是在畏懼著他們的火炮。尤其是那傳說中的“火龍炮”。雖然只在海南和山東各用過一次,但其名聲卻早已轟傳天下。

    孔有德投靠了后金,皇太極對于瓊海軍的火箭炮肯定是有所防備。但再怎么防備,也不可能不過來與之交戰,所以便采用了這種大大違背本時代軍事原則的散兵陣列。

    當然這畢竟只是一群外行人閉門造車臆想出來的戰法,跟后世真正的散兵線戰術還相差甚遠。而且他們實際上多慮了,瓊海軍這一次出戰,并沒有攜帶火箭炮。

    ——火箭炮這玩意兒威力巨大,殺傷超強,但使用起來也有諸多限制。而最核心一點是:要能打得到目標才行。

    瓊海軍之前幾次以其對敵,要么是大范圍覆蓋海上船隊,要么是打擊城寨之類的固定目標,都是比較容易瞄準的。而這一次,在草原上與敵騎兵集團作戰,對方行動靈活,火箭炮的優勢發揮不出來。

    尤其是火箭炮在齊射之前會有個單發試射,驗證射擊諸元的步驟,打海上船隊,打路上城寨,試射一下無所謂。但如果對手是騎兵集團,看到有單發火箭落下來,還不立刻轉移么?后續打擊跟不上,其巨大威力就發揮不出。

    另外火箭炮還有個問題是發射時污染太大。一輪齊射后整座陣地上遍布煙塵,人在其中連呼吸都困難,更別說進行操作了。所以瓊海軍對于陸地火箭炮的使用向來是一錘子買賣,一場戰斗中通常只用一次,要么不用,用就要起到一錘定音的作用。

    而這一回的作戰陣地總體比較狹小,沒有足夠的開闊地,實戰中若是胡亂使用,塵煙把自家陣地給覆蓋了,那才叫笑話呢。

    故而這一次,瓊海軍的艦隊雖然也從南方運來了幾套火箭炮發射架,卻被留在了天津港用于守城。出戰部隊攜帶的全部是身管火炮。當然僅僅身管火炮也夠用了——足足有一百多門!這是瓊海軍三個團的團屬炮兵首次被集中到一起使用,而且多半也是最后一次,這一仗打完后炮兵就要逐漸更新換代了。

    出于清理庫存的想法,各團把炮兵家底全都亮了出來,雖然還是青銅炮,但從觀瞄,指揮,到發射步驟,都是采用的后世操典。更不用說發射出來的全都是高爆彈。其射程,威力,與這個時代的老式火炮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所以馬千山才敢把指揮部放到明處,因為他很有自信——在這支炮群面前,敵方的任何遠程火力都別想發言!

    …………

    敵軍在大約四五里地之外的位置停了下來,略作休整的同時也整理隊形,為接下來的大戰做準備——這個距離恰好是之前幾次鏖戰中,瓊海軍方面火炮所展現出的極限射程,看來后金方面還是很會吸取經驗教訓的。尤其是用人命換來的教訓,果然是印象深刻。

    只可惜那些人并不知道,短毛的火炮已經開始更新換代。雖然強大而笨重的七五炮這次沒運過來,但輕便小巧的七零炮,也就是仿制舊日本帝國的九二步兵炮卻是隨船過來了幾門的。

    其數量不多,但其輕便和射速比起原先青銅炮卻是不可同日而語,而將近三千米的射程,更恰好能夠得著眼前的敵軍大隊。

    眼看著對手自以為這邊火炮夠不著,依然以冷兵器戰爭的習慣,將原本較為松散的陣形集結起來,密密麻麻擠在了一塊兒,就他們而言,是在作戰前的準備,但在馬千山的眼中,對方這就是擺出了一副完美的挨打姿勢,不給他來上幾炮實在說不過去!

    于是馬千山找上了唐健,向他請示能否給對方一個“熱烈”的歡迎儀式。剛才那些騎兵在他面前耀武揚威時就想打了,還是唐健說要等敵軍的大部隊才忍耐下來。如今,敵人大部隊來了,他也該開張了。

    唐健考慮了一下表示同意,反正“來都來了”,皇太極不可能因為被轟上幾炮就終止這場雙方都已經準備了許久的會戰。哪怕挨了當頭炮,他也得捏著鼻子把這場大戰打完。

    得到了唐健的準許,馬千山興高采烈去調派部隊,過了一會兒,幾個負責操縱七零炮的炮組移動到了陣地前方。這些七零炮看起來極為小巧,炮管上只是刷了層毫無光澤的綠漆,一個炮組只有三到四名炮手,而且由于炮身太低,炮手們不得不半跪在地上操作。

    比起附近那些閃耀著青銅光澤,一門炮至少有八九個人伺候著,看起來就威風凜凜的十二磅拿破侖大炮,這幾門七零小炮簡直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

    不遠處,那些跟過來看熱鬧的明朝官員和將領對于短毛放著成排成列大炮不用,卻只對這些小玩意兒很感興趣的模樣大惑不解。但自從跟隨瓊海軍出兵以來,他們已經見識過太多難以理解的事情,心理上早就鍛煉出來了。

    ——能夠站在這里的大明官員,無論文武,哪怕是個太監呢,身份都不低的,脾氣自然也是高傲的,才不屑于像個鄉巴佬似的東問西問?v然看到那些難以理解的事物,也無非默默記在心中,臉上永遠是一副處變不驚的樣子。

    況且此時此刻,看著對面那鋪天蓋地,猶如潮水般涌來的金蒙聯軍,包括司禮監掌印曹化淳,大明兵部尚書張鳳翼,小公爺張世澤等人在內,臉上雖然勉強維持住了鎮定神情,沒顯出丟臉的驚恐樣子,心里頭卻難免紛紛打著小鼓。而那些短毛卻還有心思擺弄他們的新玩意兒,這份從容自若的態度也算是給他們吃了個定心丸。

    所以這時候別說短毛在擺弄小炮了,就算他們一人摸出把桃木劍來,再披頭散發,踏步踢斗的跳個大神,這些明朝官員也能非常鎮定地接受。而且說不定還更安心些,畢竟那是屬于自身可以理解的范疇。

    而眼下這幫短毛正在擺弄的玩意兒,他們可實在是看不懂。

    …………

    ——且不論那些明朝人心里怎么想,瓊海軍這邊,七零炮組在馬千山的親自指導下,很快便調整好了射擊諸元,做好了射擊的準備。

    但是在下令火炮發射之前,馬千山卻似乎想起什么似的,轉頭看像唐。

    “唐隊,這好歹也算是個歷史時刻,要不要說上兩句?”

    唐健稍微猶豫了一下,但還是點了點頭。他抬頭看向前方戰場,又轉頭看了看四周圍那些戰意充沛的同伴們,以及更遠一些,那些年輕而充滿朝氣的戰士面容,略略思索了片刻,開口道:

    “同志們,我們中的大多數人,都曾經是共和國的軍人。保衛我們的國家,保衛我們的民族,是我們曾向國家許下過的神圣誓言。今天,我們雖然來到了這個時空,時代變換了,但我們腳下的這片土地卻沒有變——她依然是華夏,是我們的祖國!守護她,保衛她,仍然是我們的神圣使命!”

    說到這里時,唐健目光轉動,在不遠處那些明朝官員們身上繞了一圈,又繼續道:

    “我們千里迢迢來到這里,打這一仗,不是為了北京城中那些達官貴人,更不是為了紫禁城中的那個皇帝。而是為了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千千萬萬的老百姓。他們雖然不是共和國的公民,但他們依然是華夏的子民,是我們的同胞。做為中國軍人,我們有義務保護他們。這一點,無論我們身在何方,無論我們身處何時,都永不改變!”

    唐健說話的聲音并不響,聲調也不高,那些來自大明朝的官員并沒有聽清楚他在說什么,所以也就沒什么反應。但站在他身邊的瓊海軍諸將,尤其是王海陽,北緯,楊杰,馬千山,解席……這些當過兵的,一個個全都不自覺站直了身體,擺出了最為嚴整的軍姿。

    唐健并不是一個擅長于做宣傳鼓動的人,在說出了這幾句話后,他的嘴唇又翕動了片刻,似乎還想說些什么,但卻找不到更合適的言辭了。于是他不再說話,而是舉起手,默默向身前同伴們行了一個最為標準的軍禮。

    那些當過兵的同伴們亦紛紛肅然舉手回禮,而諸如魏艾文,葉孟言等幾個沒參過軍的年輕小伙子也一本正經的跟著行軍禮。姿勢雖然沒有那些前輩同伴們那么標準優美,但滿腔的熱忱之心卻是不遜分毫。就連龐雨,吳南海這樣的老家伙們,此時也不由得挺直了身體,滿面肅穆之色。

    在這一片莊嚴的氣氛中,馬千山緩緩放下了他敬禮的手臂。但很快,他又將其高高舉起——面對著敵軍的方向。

    稍微停頓了一會兒,隨即,在所有人的注視中,他用力揮下了右手:

    “開火!”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 上证指数年k线图 网上app赌博犯法吗 买快乐十分输了 辽宁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好彩1走势图表 叩富模拟炒股官网 幸运农场可以在手机上买吗 芮勇美欣达 中国彩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