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科技禁區 > 047 捐出風波了
    請一幫人吃了頓飯,又豪爽的帶著這幫人到kTV里鬼哭狼嚎了一通,總算是能安靜的躺在床上,好好睡上了一覺。E小『說Ww W. 1XIAOSHUO.COM

    至于論壇上傳出這些消息會有什么影響,張昊也懶得在意了。更懶得去想究竟是誰把這消息傳了出去。反正錢他是要捐出去的,貪財也好,達了也好,錢都捐出去了,應該也沒人來煩他了。

    第二天起了個大早,給譚瑤去了個電話,兩人一起在學校解決了頓早餐,張昊便帶著卡興沖沖的拉著譚瑤出了門。

    沒有直接去什么紅十字會,張昊先是帶著譚瑤來到了距離學校附近的一家通訊店。

    “不是去捐款嗎?來這兒干嘛?”站在通訊店大門口,譚瑤疑惑的問道。

    “買手機!你就不覺得咱倆每天要聯系還得守著寢室電話很麻煩?一人買一部手機,以后聯系也方便!反正咱兒有錢了!”張昊嬉笑道。

    “不要,學校外面滿大街都是電話,寢室里也有電話,要那東西干嘛?再說你不是有呼機了嗎?”譚瑤搖了搖頭。

    這就是時代的局限性了,張昊在心里感嘆著。在他夢中的世界,手機可是出門的必備品。而在現在的九十年代,高昂的手機價格,在加上高昂的手機話費,以及不合理的雙向收費體系,以及單一的功能,手機對于普通人而言還真是個奢侈品,就好像后世的汽車一般。

    不說動輒上萬元的價格對于這個時代的人而言是個沉重的負擔,不管接打電話都五毛錢起步的花費足以堪比油費了,當真是買的起也用不起。當然對于現在的張昊來說,還真沒有那樣的困擾。

    就算是把賺的專利錢大頭捐出去,剩下數百萬也足夠他奢侈一把了。

    “賺了錢不就是要花的,不說咱倆現在的關系,就說你為了我的技術跟老郭談判那么辛苦,我也得有點表示吧?送你部手機,總比直接給錢要來的有意義吧?”張昊道。

    “哦,那我覺得不如還是直接折現吧,手機我不要,給錢更有意義!”譚瑤俏眉一挑,道。

    “俗,太俗了!我是那么俗的人么?折現免談,手機必須得買!闭f完張昊不容分說,直接拽著女孩兒走進了這家通訊店內。

    一大早剛開店,店里還沒幾個人,只有兩個女營業員正在打掃衛生。

    “您好,兩位是要挑呼機么?”

    見到張昊拉著譚瑤走進店內,正在抹玻璃柜臺的營業員立刻熱情的招呼道。

    這家學校附近的通訊店做的大都也就是學生的生意。雖然說手機學生消費不起,但是尋呼機卻是在學生群體里最熱銷的產品,尤其是數字呼機,不但買價較低,服務費也相對低廉,在學生群體中很有市場。

    “不,我們想挑兩部手機!睆堦缓浪溃骸澳銈冞@兒有什么新款手機沒有?趕緊拿出來看看!買完手機還得去辦事兒呢!”

    “手機?”營業員愣了愣,不由得稀奇的打量了一下張昊,實在看不出是有錢人的樣子,不過不管怎么說,買手機她的提成更高啊,所以還熱情道:“買手機啊,請來這邊,您還別說,咱們這兒昨天正好剛到了兩部洛基亞711o,最適合你們學生用了!”

    雖然心里很清楚,在過個一、兩年,手機跟話費價格都會有個大幅度下跌的過程,但張昊卻不以為意,畢竟他現在買手機也是為了方便給譚瑤聯系,好不容易找到的個女朋友,自然要綁得死死的。

    很快,營業員拿出了一張宣傳單,宣傳單上正是洛基亞711o的圖片跟性能參數介紹。

    “不是,等等,不能看真機的么?”張昊看著營業員遞過來的宣傳單愣了愣。

    圖片看上去還是很精美的,不像大街上老板用的大哥大那么夸張,看上去很小巧,的確很適合年輕人,尤其是下滑蓋的設計,看上去很是精巧,雖然跟他夢中的手機比不了,但是卻在現實中看來,卻是極其精致。

    “不好意思,這兩部手機是我們老板好不容易才弄到的,而且在華夏還沒有正式上市。所以價格還是比較昂貴的,手機都還沒開封,因為剛到貨,也還沒有模型,所以只能看宣傳單,要拆封看真機的話,必須得先付錢才行!”服務員解釋道。

    態度很好,但說的話卻讓張昊明白過來,這是怕他沒錢呢。

    “哦,”張昊點了點頭,扭頭沖譚瑤問道:“怎么樣?我覺得還行,挺小巧,既適合女生用,我用起來也方便,而且正好就這兩部,也能算是情侶機了!

    譚瑤沒有理會張昊,而是沖著營業員問道:“這手機多少錢?”

    “這部手機的價格是788o,價格的確是貴了些,如果不是那么追求新款的話,比較實惠的全球通手機有愛立信398,價格只要258o,性價比更高,這部摩托羅拉的3o8c,也只要27oo,都是比較實惠的機型,模型在這邊!闭f完營業員自顧自的將這兩款手機模型拿到了柜臺上。

    “別啊,就這兩部了!788o一部,兩部就是1576o對吧?你們這里能刷卡吧?順便幫我們兩個挑兩個靚號,每個號里預存一萬話費!睆堦恢苯幽贸鲢y行卡遞了過去。

    張昊從來都不是小氣的人。

    別說現在他跟譚瑤的關系,就算譚瑤沒答應做他女友,就沖著上次談判的時候人家勞心勞力幫他把價格太高了整整一倍,他也得有所表示。

    更別提好不容易能土豪一次,自然要享受下當個暴戶的快感。

    壓根不允許譚瑤表達任何反對意見,接下來的一切都進行的非常順利。

    在營業員刷完卡,現余額真的夠支付所有費用后,另一個忙著打掃的營業員也趕了過來,兩人忙前忙后的幫著拆機,挑號,插卡,充話費,最后還一起歡送出門,著實讓張昊享受了一把顧客即為上帝的感覺。

    “所以說錢真是個好東西!”走在路上,張昊摸了摸兜里的手機,感嘆道。

    “你膨脹了!”譚瑤點評了句,隨后疑惑道:“你還真是個矛盾的人,明明這么愛錢,還要把錢都捐出去,我說你真想好了?”

    “好了,這事兒不是早就確定了么?還有什么好問的!來吧,還得辦正事兒呢,打的去捐款咯!睆堦灰痪湓,便糊弄了過去。

    ……

    區慈善分會距離科技大并不遠,打個的士,十分鐘后,張昊便帶著譚瑤站在了這家朝山區分會的大門外。

    “我說慈善基金會的大門修這么氣派有必要么?”張昊望著紅十字會大門,感嘆了句。

    “中國人喜歡講究面子,大門修氣派點,面子才夠足!弊T瑤隨口道:“對了,你真下定決心了?這錢捐出去了,可是要不回來的!”

    “這不是廢話么!”張昊揚了揚手中準備好的卡,道:“本來我還想匿名捐出去的,不過你也知道現在論壇上都知道我財,沒辦法,只能實名捐獻了。免得總被人惦記著!

    “說到這個事情,這些技術賣出去的消息真不是你跟同學吹牛的時候,被人聽到了?”譚瑤望向張昊道。

    “怎么可能!”張昊叫起屈來,“我是那種沒事兒喜歡吹牛的人嘛。這事兒我就跟張大德提過,我們兩天天在一起,想瞞也瞞不了啊,而且他也不是那種多嘴的人。誰知道消息怎么傳出去的?都說了我昨天還在納悶呢!

    “你們二位是有什么事嗎?”

    兩人站在門口駐足,引起了門衛大叔的注意,走出門衛室問道。

    “額?叔叔,我們是來捐款的!睆堦婚_口道。

    “捐款!那趕緊進去吧,站在門口捐什么款!”大叔揮了揮手,指了指大門方向。

    “行了,這事兒咱們回去在聊,先把正事兒辦了。別站這兒給人家大叔添亂了!闭f完,張昊便自然而然的拉住譚瑤的手,朝著里面走去。

    這一招張昊已經用慣了,反正說不了兩句話,就得把人家小手給牽。最初譚瑤還總想把張昊的甩開,但最后現這貨的確是死不要臉的性子,根本甩不開,這些天下來,也習慣了,只能隨他了。

    走進門,前臺兩名身著制服的工作人員都在打著電話,其中一位中年婦女明顯情緒還很激動,電話中語氣似乎不是很好。還在還有個年輕小伙正看著報紙。

    “請問下捐款是在哪?”張昊沖正在看報紙的工作人員問道。

    “嗯?”年輕小伙抬頭打量了下張昊,又看了看他身邊的譚瑤,放下了報紙,指了指大廳不遠處的募捐箱道:“小額的現金捐贈直接丟箱子里得了!

    “額?我是轉賬,而且金額應該不算小吧!”張昊撓了撓頭道。

    “哦,那這樣,你到那邊1o1室去吧,那里可以轉賬,順便可以給你開具捐贈收據!惫ぷ魅藛T指了指左手邊的走廊。

    說完,小年輕沖著正在打電話的中年女人道:“嘿,劉姐,這兩位要捐款,您看是不是接待一下?”

    “別煩,”中年女人捂著話筒,沒好氣的丟出一句,隨后抬眼看了看張昊跟他身邊的譚瑤,“我說你們還是學生吧?能捐多少錢?怎么盡添亂呢?沒見人這忙著嘛!如果要轉賬捐款,可以打我們的捐款電話,提供給你們捐款賬號,打款進來就得了唄?幾百塊至于專門跑一趟么?現在的學生就這么閑?”

    一番話直接把張昊給氣樂了,“我說大媽,您這話啥意思?知道的咱這是來捐款的,不知道的別人還以為咱是來乞討的呢。您這態度真不怕把來捐款的人給嚇回去了,完不成任務您喝西北風?”

    “你這孩子怎么說話的?”本就心情不好的大媽頓時怒了,“你一學生捐個幾十幾百的還喘上了?值當專門跑到這里來轉賬么?”

    “先,您怎么就知道我只捐個幾十幾百的?其次,甭管捐多少,不管是捐幾十還是捐幾百,咱兒總歸是把錢捐出去了吧?捐個款還得被你教訓?不行,今天這事兒我得投訴,讓你們領導來,不然我還不走了!信不信我打電話給媒體來給你做個專訪?”張昊這下脾氣是真上來了。

    怎么說也是個千萬富翁了,哪能這么被鄙視?更別提他還有大把的錢要捐出去。

    爭執聲把整個大廳都驚動了,還好現在這才剛上班,大廳內人并不多。旁邊的工作人員也放下了報紙跟電弧。剛剛那個年輕人站了起來,做起了和事佬。

    “誒,劉姐,您消消氣,這位小同志您也別較真,實在是我們劉姐這些日子家里出了些問題,心情不太好,您也理解理解!

    “不是,這不是理解不理解的問題,慈善工作就不是這么干的!不行,今天必須給我個說法!要不請領導出來,不然我現在就打電話找媒體來,你們信不信?”張昊悶聲道。

    一邊的譚瑤就那么微笑的站在那里,不勸說,也不吭聲。

    “哎呦喂,還找媒體來?哪個報紙的還是電視臺的?最好找個電視臺來,讓我也上上電視唄!”坐在那里的劉姐干脆掛了電話,冷嘲熱諷了句。

    “行,你說的!”丟下這句話,張昊直接拿出了手機。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 股票涨跌原理举例说明 股票视频教程 江西十一选五经彩网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单机急速赛车游戏 怎样才能炒股赚钱 股票融资融券什么意思 2014上证指数波浪划分 江西快3形态走势图 北京快中彩和值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