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科技禁區 > 037 寸步不讓
    外面的談判依然在繼續,張昊的深思也在繼續。E『』Ω小說WwW.1XIAOSHUO.COM

    到不是故意如此,而是在講完這些之后張昊又想到了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如果說他夢中的一切是未來可能生的事情,那么現在他所做得這些,似乎是讓一切都提前生了,這是不是會改寫他夢中生的那些事情?

    說起來有些拗口,舉例說明卻很簡單。比如他真的跟郭成仁達成協議,未來開的公司就叫閃播高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軟件也叫閃播,那么未來自然不會在有另一個閃播公司出現,這樣的話,如果自己夢里那些人是真實存在的,命運是不是也會被改寫?

    起碼他記得很清楚夢中的閃播公司似乎沒有一個人高管是姓張或者姓郭的。

    這個想法讓張昊突然對夢中的一切產生了一絲好奇。

    比如之前存在的微軟、蘋果一樣都在,但是現在還沒聲名顯赫的那些名人是否都在?現在蘋果的總裁還是喬布斯,蒂姆·庫克這個名字他都沒聽說過,未來接喬布斯的班統領蘋果的真的是蒂姆·庫克么?還有夢中那個叫馬凌云的,真的能成為世界富么?

    混雜的信息讓張昊對接下來的未來充滿了好奇,還有一絲疑慮,自己這算不算改變未來?改變未來的后果又是什么?會不會有無數人的命運被自己改變,尤其是自己身邊這些人?

    腦海中思索這些問題時,在其他人看來張昊這是徹底走神了。

    那雙目無聚焦,魂游天外的模樣太過明顯,不需要刻意去觀察,便能直接感覺到。

    雖然譚瑤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強硬,但是郭成仁卻突然生不起太多怨怒的情緒。

    剛才張昊那番話同樣引起了他的深思。

    不得不說張昊能想到這些東西,不但已經過了一個純粹技術人的思考范圍,深思一下,說的還真沒錯。

    提供流媒體服務,傳播的內容如何管控的確是一個業界難題。正如張昊說的那樣,公司剛成立的時候這個問題或許并不明顯,但是在華夏木秀于林,風必摧之的道理郭成仁可比張昊認識的更為深刻。

    一流的技術,配上一流的服務,或許能讓公司走上巔峰,但是在這之后如何應對來自各方面的明槍暗箭卻絕對是個極大的難題。到時候真有人拿這些東西做文章,指不準就夠他吃一壺的。

    這是他之前都沒想過的問題,誰敢想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想到了!

    雖然說在體質內混了這么多年,但郭成仁從根本上說還只是個技術人,腦子里總是抱著技術無罪的想法。壓根就沒想過以技術為核心的公司會出這些非經營外的問題。

    被張昊這一提醒,頓時讓他對眼前這個年輕人更為刮目相看。

    這眼界真的不是一般開闊,當然詬病還是有的。這談正事兒呢,這小子總是神游天外是什么鬼?

    不說郭成仁,譚瑤在聽了張昊那番話后,也不由得多看了這個家伙幾眼。

    其實在譚瑤看來張昊多少還是稚嫩了些,或者在技術研究方面有突出的一面,甚至是個天才。畢竟不管是高數,還是獨立研究出一套完整的技術生態,都不是一般的大學生能做得到的。但是從平常的接觸看來,還是太過青澀了些,不夠成熟。

    但從剛才張昊那番話聽來,卻又給了譚瑤不同的感受。

    考慮問題的角度很全面!

    這些東西同樣是她沒想到的,但張昊卻能一針見血的指出來。雖然感覺張昊似乎一直對談判不大上心,但這番話說出來后,她明顯能感覺到郭成仁的態度松動了些,這算是談判中圍魏救趙的法門么?

    至于陳誠,對于張昊的這番見解卻是頗為不以為然的。

    不管是作為一名軟件設計師,又或者暗地里的黑客身份,陳誠一直是個技術至上者。

    在陳誠看來公司只是提供技術,至于技術用來做什么,從來不在他的考慮范圍內。就好像他布在華夏黑客論壇上的那些傻瓜式黑客工具,從最初的掃描到入侵一條龍服務,他從來沒覺得有什么不對。

    他只是把自己創作的工具閹割之后布出去,用于技術交流,他總不能管著別人不讓他們用于各種非法入侵吧?

    就好像賣菜刀的商家總不能菜刀賣出去后,還得專門派人看客戶是拿菜刀切菜呢還是拿去砍人吧?

    既然老郭說了未來公司不做內容,那么別人拿公司的技術去傳播什么內容又關公司什么事兒呢?

    對于這場談判,陳誠只覺得老郭表現得太軟了。

    換了他聽到如此過分的要求,早就轉頭就走了。

    不給對方點壓力,這兩個大學生還真以為是咱們求著他們呢。

    張昊提供的技術或者的確很有價值,這一點他不得不承認,但是在華夏資金跟人脈同樣不是兩個大學生能輕易企及的。

    至于拿這些技術去跟西方大公司做交易?說的簡單,渠道呢?這些技術這么容易就能送到那些西方大公司手上,并讓他們重視?更別提這些公司的研究成果可都是保密的,誰知道這些技術那些大公司是否看在眼里?

    可惜啊,沒看出來這個張昊還挺小心的。上次他黑了張昊寢室里的電腦,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張昊的,不過卻是寢室里唯一一臺電腦,只是電腦上卻沒找到關于這些技術的資料。

    主要還是并不確定張昊是否是用這臺電腦來整理編輯資料,不然他應該找的更仔細些。

    他哪里知道雖然張昊平時看起來大大咧咧,但對于這些小細節卻是分外注意的。當從郭成仁口中得知自己的資料那么賺錢,早就把張大德電腦中殘留的資料刪除了好幾次,甚至怕被人用硬件恢復,他還把扇區用各種亂七八糟的文件不停復制覆蓋,然后重新刪除了好幾次,甚至連系統自動記錄都沒放過。

    如果這樣還能被他陳誠遠程找到些蛛絲馬跡,那就真的有鬼了。更別提陳誠入侵的時候也沒花多長時間,更沒有付出太多精力。

    所以當郭成仁的語氣開始松動,陳誠只感覺不忿,尤其是張昊那副完全事不關己的態度,更讓他氣不打一處來。這些負面情緒不停積累,終究是讓這個年輕人按捺不住了,憤憤不平道:“譚小姐,你的這些要求實在是太過分!未來公司百分之七十的股份?你可能不知道,未來我們的公司在規劃中可是要引入多家戰略股東的!其中甚至可能有像華夏電信這樣的國有企業,張先生獨自占了百分之七十的股份,你至這些大企業于何處?”

    “這應該是貴方需要考慮的問題,不管你們拉來多少大企業加盟,最終依托的還是張先生提供的技術,沒有技術為核心,這家公司連構想都不會有!”譚瑤毫不示弱道。

    這種鏡頭已經出了很多次,譚瑤面對兩人的咄咄逼人,毫不示弱的一條條反駁著,寸步不讓的架勢,的確很讓人頭疼!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 pc蛋蛋幸运28预测破解 基金配资平台 481任选二中奖规则 吉林快三是国家彩票吗 山西11选五遗漏查询 股票推荐 手机号 福彩3D走势图表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 股票账号忘记了怎么办 体育彩票规则及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