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科技禁區 > 024 苦口婆心給誰聽?
    郭成仁心急,張昊心煩,此時茶樓包間里心態最好的或者便是陳誠了。┡E』 小說WwㄟW.『1XIAOSHUO.COM

    對于陳誠來說,張昊的出現讓他感受到了威脅。

    張昊給的技術的確讓人驚嘆,但是跟他沒有半毛錢的關系啊,F在他在項目組混的還不錯,除了資歷相對淺了點。但按部就班的在繼續干個幾年,然后順著郭成仁這層關系進到科學院,未來他也能獨立出來拉資金搞項目,到了那個時候就天高任鳥飛了。

    張昊的出現則是個變數。

    如果真的成立了公司,他是去呢?還是不去呢?

    不去的話勢必會讓郭成仁心生芥蒂,去的話或者他規劃好的人生道路就徹底改變了。

    對于陳誠來說,在驚嘆過張昊的研究成果之后,回到現實的他還不希望張昊如此輕易的答應這些條件,最好是兩人能談崩了最好。

    所以在他看來郭成仁開出的這些條件太過優厚了,優厚到讓他都感覺眼紅了。

    ……

    “咳咳,是這樣的!毕肭宄说膹堦唤K于開口了,沒辦法,既然系統規定了一個最低價,他必須得達到才行。不然下次投骰子得等到什么時候去了?慢慢等公司分紅?開什么玩笑,時間可不是這么浪費的。

    如果沒有那個勞什子愛心社會系統該有多好,只要隨便點點頭,該有的一切他都有了,錢、工作、事業。有心想干脆不管什么投骰子的機會,安安靜靜做一個低調的爆戶,但誰讓人都是有野心的呢?

    只要想到他隨便丟出一個骰子,就得到如此賺錢的技術,張昊的內心深處便忍不住希望自己能夠再投一次,說不定能得到一個更值錢的技術呢?

    說不定下一次得到的技術真的就能讓他一輩子衣食無憂,還能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了。

    說白了,第一次的成功激起了張昊的貪欲,更別提還有那未知的誘惑。

    但誰又不是這樣的呢?

    對于未知跟財富的追求,鮮少有人能夠完全看破,更別提張昊這么個血氣方剛的小伙子了。

    “郭老師,您的提議說實話讓我很心動,但是您真想要技術,起碼得給兩千萬,一分都不能少!至于您說的那個公司,股份分配我的意見不大,但是席顧問這個職位就算了,您也知道,我還在讀書呢,公司的事兒實在幫不上什么忙,三百萬的年薪我也受之有愧!睆堦恢苯诱罩到y給出的最低成交價報出了價格,順便婉拒了郭成仁的邀請。

    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張昊心都在滴血。

    一份長達五年之久的金飯碗啊,就這么被他拒絕了。

    “嗯?”郭成仁沉吟了片刻,說實話,張昊給出的價格在他看來也不算太高,但是現在的情況是想要一次性籌集這么多現金還是挺有困難的。

    更別提相對于得到這些技術,現在郭成仁更看好張昊這個人才。

    能夠單槍匹馬,用非專業設備研究出這些讓人驚嘆的成果,如果給他一個團隊,在將專業設備配備齊全,誰知道眼前這個小家伙能帶給他怎樣的驚喜?

    正值壯年的郭成仁還是很有野心的。

    想到拉著張昊一起開公司,就是為了能將這家公司做大做強,成為行業翹楚。

    而要達成這樣的目標,光是張昊提供的這些技術還不夠。技術永遠是不斷進步的,尤其是軟件行業,就算現在能夠成為行業標準,誰能保證那些有更深厚技術底蘊的歐美公司不后來居上?即便以他在業內的人脈,還真找不到一個思維能像張昊這么前的領軍型人物。

    “小張啊,我知道你們年輕人的追求跟想法,可能跟我們這些老一代人不大一樣,但是有句話我說了你可別見怪!”郭成仁字斟句酌道。

    “沒事兒,您說,買賣不成仁義在嘛,就算咱們談不攏,您也是余教授的朋友,是我的長輩,您的教誨自然是要聽的!睆堦坏嗡宦┑。

    只是那句買賣不成仁義在,卻讓郭成仁的眉毛連抖了好幾下。

    “咳咳,那我可就直說了!卑崔嘞滦念^的不安,郭成仁繼續苦口婆心道:“正如老余說的年輕人暫時對于物質有追求是好事兒,但是目光不能太短淺了啊。你想想,沒錯,你的這些技術兩千萬的確值,但你更要看中的是未來的展,對不對?”

    “您說的很有道理!睆堦慌ψ屪约耗樕系谋砬楦嬲\些,“但是我也有我的苦衷啊,郭老師,兩千萬是真心不能少。至于公司我未來拿點分紅就行了,具體如何經營我一個學生也不懂,就算掛個席技術顧問的職稱恐怕對公司的幫助也不算太大,所以……”

    談話有些心累,關鍵是真正的原因全是張昊必須隱藏在心底最深處的秘密,根本不能說出口。而臨時隨口說出的借口,的確有些不得人心。

    “這樣說就不對了!以你的技術怎么可能對公司版主不大?說實話?你是不是嫌年薪低了?”郭成仁沉聲詢問道。

    雖然心里的確已經有些不痛快,但是郭成仁卻沒有表現出來。

    其實開出這個條件,郭成仁已經考慮好了張昊可能會討價還價。但是讓他不喜的是,張昊有些不干脆啊。

    “這還真不是!”張昊攤了攤手,這種談話環境讓他有些氣悶,便干脆道:“這樣吧,郭老師,您看技術轉讓兩千萬的價格您能不能接受的了?如果接受不了的話,那真的抱歉,我可能真不打算出售這些技術。至于開公司如何運營的事兒,咱們到是可以從長計議!

    “你……”郭成仁搖了搖頭,對于張昊的短視讓他感覺有些失望。

    一個技術人哪能這么鉆到錢眼里去了?

    再多的錢有未來的展重要么?

    錢能跟未來巨大的成就掛鉤么?

    再說了,照他的構想,未來公司展起來,錢也不會少!

    隨著互聯網的展,人們對于互聯網提供的內容要求也會越來越高,到了那個時候應運而生的各種視頻直播、隨拍影像必然有著巨大的市場潛力,這可是眼前這個年輕人在某篇資料里對未來流媒體技術應用與展做的展望!更是深得郭成仁的贊同。

    畢竟郭成仁的見識擺在那里。

    在出國參加各種學術論壇的時候,郭成仁見識過國外目前互聯網技術的展。

    為什么蘋果電腦、微軟這樣的大公司都已經開始針對流媒體技術開始了研究?不正是因為在歐美市場有著巨大的市場需求潛力么?

    雖然說這些技術在華夏當前的情況下,因為華夏網絡展的短板而顯得有些前了一、兩步,但是放到國際市場上,那可是妥妥的正當時的先進技術啊。

    這也是郭成仁下定決心要開公司的原因。

    不但是要搶先占領國內市場,更是要在國際上進行技術輸出。

    以現在郭成仁的身份來說,做出這個決定可是要冒風險的。

    畢竟成立公司之后,他現在的研究項目組長身份可就保不住了。

    公司是以營利為目的,自負盈虧,而他的項目組說白了,完全是通過上頭的撥款來維持研究。一旦公司成立,他這個負責人的身份可就有點說不清楚了。

    總不能拿著上頭撥款研究出的成果來為自己的公司營利,這說道哪里去都是他不對。

    所以他才綜合考慮之后,決定將張昊給出的技術直接分家。其中比較適合現階段的技術作為項目組所得拿去交差,而更有前瞻性的p2p流媒體技術各項專利則握在未來公司手里,然后做大做強。

    即便是這樣做,他依然是要冒些風險的。不過郭成仁卻有那個自信,憑借自己多年經營的人脈肯定應付的過去。最多也就是以后想回到體制內可能會很麻煩。

    但只要公司未來的展能達到他的預期,能不能回到體制內又有什么關系?張昊提供的技術讓他看到了希望,但是真要達到他需要的高度,技術的開者顯然是很重要的一環。所以張昊的表現才讓郭成仁感覺很是失望。

    “小張啊,推心置腹的說一句,兩千萬我想想辦法可以籌集的到,但這樣一來勢必會影響到未來公司的籌建,你還年輕,賺錢的機會還大把都是,真的要把眼光放到眼前這些蠅頭小利上?這么說吧,只要公司運營起來,能夠把握住時代的脈搏,以你在公司的股份,別說兩千萬,就算翻十倍,未來給你帶來兩個億的利潤,我都絕不會吃驚!惫扇收Z重心長道。

    張昊當真是欲哭無淚啊。

    郭成仁越是這么說,越讓他感覺壓力山大。

    好好的談生意不好么?干嘛老是擺出這么一副推心置腹為你好的樣子?讓人多不好意思?只是在不好意思,張昊現在也不能讓步,便干脆試探道:“郭老師,我也實在是有難處。要不這樣,咱們把技術拆分?我可以將其中一部分的技術專利拿出去賣掉?比如壓縮算法,這樣不是皆大歡喜么?”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 太原股票配资 2008年排列5走势图 南粤36选7好彩1开奖 江西11选五5开奖规则 股票分红什么时候到账 2019上证指数k线图 江西快3开奖号码走势图 舟山飞鱼近期开奖号 快乐双彩网 山西11选5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