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科技禁區 > 022 找上門了
    “喂,大德,睡沒,我想問你個事兒。E小說WwW.1XIAOSHUO.COM”

    熄燈后,躺在床上憂郁到半天無法入睡的張昊突然沖張大德輕喊道。

    “什么事兒?剛才不問,擾人清夢要挨打的!”張大德不滿的嘟囔了句。

    “我感覺有點喜歡上譚瑤了,你說我該不該跟她挑明了?”張昊問道。

    “啥?”張大德愣了,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在黑暗中緊盯著張昊道:“你說啥?這都差不多一個星期了,你每天跟譚瑤膩在一塊,竟然真的還沒得手?”

    “什么得不得手的?”張昊悶聲道:“我這不就是答應了要請她吃一個月的飯嘛,人家來找我就是為了討債的!”

    “我怎么有這么蠢個兄弟!”張大德用痛心疾的語氣道“你真當人家譚瑤缺你這幾頓飯?如果真對你沒有意思,人家干嘛要跟你吃飯?別人可是;壝琅,早就跟你說過了,她真想要人請吃飯,你信不信排隊的人能從商管院寢室直接排到**廣場去!

    “這么說你覺得她其實對我也有意思?”張昊虛心問道。

    “有意思,簡直太有意思了!放膽去表白吧,少年!我先睡了!睆埓蟮聯]了揮手,又重新躺了回去。

    “別啊,不如咱們聊聊怎么表白比較好?”不甘心的張昊繼續問道。

    “你確定你真要問我?”張大德的語氣突然變得很危險。

    不善的語氣讓張昊瞬間反應了過來。

    說起來自己這個兄弟也是個苦命人啊。

    自從大一那檔子事兒出了之后,女孩子見了他基本上都是繞道走,空有一副好皮囊,荷包也鮮有干癟的時候,戀愛依然只能靠手,連個表白對象都找不到,有點怨念很正常的,自己也算是問道于盲了。

    “算了,睡吧!”感覺觸碰到張大德痛處的張昊瞬間不廢話了,不管怎么說,張大德平常也對他照顧有加,做人不能太殘忍了……

    只是躺在床上依然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啊,太憋悶了。

    半晌后,從張大德床前悠悠傳來一句:“你要聽我的,那就干脆點,別磨磨唧唧的,表白就一句話,跟不跟我好?”

    聽了這話,張昊更失眠了。

    ……

    不止一個人在晚上輾轉反側。

    隔著張昊寢室不遠處,周建同樣睡不著。

    如果說張昊此時的感覺是憂郁,那么周建便憋屈加膈應。

    一個星期了,李曉雨答應做他女朋友的興奮已經蕩然無存。

    說實話,說是兩人已經算是男女朋友了,但李曉雨給他的感覺跟之前沒什么兩樣。

    依然是那么冷冷清清的,同樣是連手都不讓牽一下。

    最多也就是會答應陪他吃頓飯,飯后散散步什么的,還穿插著出門逛了一次街。

    本來逛街的時候周建想好了,一定要好好表現,讓兩人關系更進一步,但李曉雨什么都不肯要,好不容易看上了一條裙子,最后還是李曉雨自己花的錢,說什么也不讓他掏錢買。

    回學校的時候兩人的關系似乎依然沒什么進展,他是厚起臉皮,嘗試幾次去拉人家的手,卻都被女孩兒巧妙的甩開了。

    這叫個什么事兒!哪有這么談戀愛的?

    不是周建吹牛,高中時的初戀,同樣是一個星期,除了最后一步,該干的他可都干了。

    這便也罷了,畢竟李曉雨可是;壢宋,美女嘛,總得多點耐心。

    但誰能想到他最看不順眼的張昊竟然把隔壁學院另一個;ǜ愣?

    還鬧得聲勢如此浩大,聽說兩人幾乎是天天膩歪在一起,說不定連床都上了!

    這不是又把他比下去了?實在不能忍!

    換個人便也罷了,但整個人為什么偏偏是這個他最看不順眼的張昊呢?

    這得多打擊人!

    都是泡上;,憑什么風頭全讓這家伙占去了?

    更別提這戀愛還談的如此憋屈了。

    越想越氣憤的周建哪里還能睡的著。

    總之,張昊徹底被他記恨上了,已經開始尋思該怎么樣才能讓這貨出個大丑了。

    ……

    第二天早上,雖然每顆,但張昊特地起了早床。

    昨晚他幾乎一宿沒睡,終于下定決心,要跟譚瑤攤牌。

    夜里已經自我暗示的非常明白。

    要么真的明確戀愛關系,要么就別這么天天膩一塊,不然他的清譽不是都沒了?

    太虧了!

    一念至此,張昊鼓起勇氣,雄赳赳氣昂昂的跑到商管院女寢樓下。

    時間是經過計算的。

    照著每天譚瑤給他打電話的時間,差不多也就是這會就要下來吃早餐了。

    果然沒一會,譚瑤便出現在女寢門口。

    穿著一身兩人第一次見面時候的翠綠色裙子,讓張昊感覺挺應景的。

    “嗯?今天怎么這么積極?”

    “反正也是賴不掉的,不如表現的紳士些!

    簡單的對話后,兩人便回歸了平常的節奏,朝著食堂走去。

    剛剛勇氣滿滿的張昊此時卻又有些猶豫了。

    在腦海中下定決心是一回事兒,真的面對面表白卻又是另一回事兒。

    主要還是臨場經驗太少,張昊自我檢討著。

    “今天你有點奇怪,怎么不說話?”走到食堂門口,譚瑤突然問道。

    “嗯?我有點事兒想跟你說!甭牭缴磉叺拿琅鲃訂柶鹆,張昊把心一橫,就打算照著張大德給出的建議,直接干脆提出來。

    “什么事兒?說吧!弊T瑤平靜道。

    “你跟……”

    張昊嘴巴里剛蹦出兩個字,突然被人打斷。

    “哈,小張,原來你在這里,害我一大早找到你們寢室去了!

    “咦?郭老師?這么早?”被打斷的張昊幽怨的扭頭看向正滿面笑容像他走來的郭成仁,這也太會挑時間了,他這邊才剛鼓起勇氣要跟譚瑤挑明關系啊。

    “還早什么?都快九點了,這不是怕你早上有課,又要耽誤一上午時間!惫扇屎皖亹偵。

    “這樣!”張昊一時不知道怎么接了。

    “來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助手,陳誠,他也是你們科技大畢業的,還是你們余教授帶出來的研究生,算是你的學長了!惫扇手鲃咏榻B道。

    “陳師兄,你好!”兩句話功夫,張昊已經從之前的懊惱中恢復過來,主動沖郭成仁身邊的陳誠打起了招呼。

    陳誠也一直在暗暗打量著張昊。

    還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只憑長相挺普通的,路上碰到打死他都不相信這么個平平常常的家伙能夠研究出他看到的那些東西。

    到是這家伙身邊的美女看上去挺養眼的。

    “你好,你好,別叫師兄了,愧不敢當啊,你的那些資料郭總給我們研究過了,兩個字,厲害!”雖然心里覺得這家伙看上去不咋滴,但是面子上陳誠卻是做的滴水不漏,上前一步,握住張昊的手,恭維道。

    “一般一般!謬贊,謬贊!”張昊謙虛了句,隨后指了指身邊的譚瑤:“哦,對了,這位是我朋友,譚瑤,我們正準備去吃早餐呢,要不一起?”

    “什么朋友?我看是女朋友吧,郎才女貌,看著就般配!一起吃,我請客!”郭成仁極為識相的開口道。

    換個人,他才不會表現的這么明顯,但誰讓張昊是現在他必須爭取的人呢。

    這次來他直接沒跟老余打招呼,更沒跟學校里任何人打招呼。

    主要還是怕啊,畢竟研究所的資金不算太富裕,真要給張昊拿給他的那些東西估個價,那絕對是他拿不出的天價啊,而且郭成仁心里很明白,真要把這些技術公布出去,來個拍賣的話,那些財大氣粗的歐美大公司能夠給出的錢肯定比他能拿出來的多。

    更關鍵的是,這些技術的開者張昊絕對會更受重視,指不準那些公司會開出多么優厚的條件來挖人呢。

    現在他唯一的優勢就是先認識張昊,能悄悄的跟張昊達成協議,最好是把這人給挖到了,當然是最好也是最穩妥。

    所以現在他不想借助其他人來干這件事兒,這才會一大早上他便帶著陳誠來找張昊。

    都是過來人,年輕人那點小心思他自然還是看的出來的。

    二十來歲的年輕人,身邊跟著一個貌美如花的異性同學,即便兩人還不是男女朋友,張昊也肯定對著姑娘有想法,順著張昊的心意說,準沒錯。

    “郭老師好!不過您可說錯了,我們只是朋友!你們這么一大早趕來肯定是要談正事兒,我就不跟你們一起吃飯了!弊T瑤彬彬有禮的沖郭成仁解釋了句,隨后一轉身,沖著張昊伸出手:“來吧,把飯卡給我,早餐就不用你陪著了,吃完飯我早上還有課!”

    說實話,譚瑤這番話還真說道郭成仁心里去了。瞬間便對這個漂亮姑娘印象提升一大截。

    現在的女孩兒難得有這么懂事兒的啊。

    這次來他可是要跟張昊談正事兒的,當然不希望張昊身邊有其他人跟著,多少會對整個談判進程有些影響。

    如果譚瑤堅持要跟著,他自然也不好說什么。

    現在這種情況自然是最完美的,當然,張昊的面子也必須得給,于是郭成仁大笑道:

    “哈哈,其實也沒什么事兒,不過的確要些時間,如果譚同學有課的話,到的確會給耽誤了,這樣,等中午吧,我們談完事情,我請客,譚同學可一定要來!”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 快乐8选一技巧 排列5开奖公告 云南快乐10分前三走势图 平阳股票配资 炒股是什么意思 具体怎么操作 广东十一选五杀号 江苏福彩 多乐彩链接 十一运夺金计划哪个准 股票配资平台开发电微178-5613-9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