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科技禁區 > 018 都是慣的
    (章節前的小說明:鑒于許多書友對于愛心社會這個支線任務抱有疑慮跟不解,在這里統一對愛心社會任務做個小解釋。E Δ小 』』『』說Ww*W.1XIAOSHUO.COM

    先,回饋社會絕對不等同于簡單的把錢捐出去了事兒。實際上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主要支線情節,在目前布丁的構想中,主角可不一定只能通過這個途徑把錢無條件的捐出去,正好相反,主角甚至可以利用系統的一些漏洞,通過這個任務來達成許多目標甚至用來賺錢,而且圍繞這一任務,會有些很匪夷所思的擴展劇情。)

    ……

    對于兩個半大的年輕小伙來說,美女本身絕對是從來不會冷場的話題,不過鮮嫩嫩的新鮮大白菜被豬拱了,卻總是容易讓人失落,毫無疑問,此時寢室里兩個張姓兄弟,便沉浸在這種失落的情緒里。

    直到張昊突然想起什么,開口問道:“對了,張老大,你知道工商管理學院那邊有個美女叫譚瑤的么?”

    “譚瑤?這名字挺熟的,等等,讓我想想!”張大德陷入沉思,半晌后,突然一拍大腿道:“我靠!我說這名字怎么這么熟呢,傳說中的學校個性美女!”

    聽到張大德這回答,張昊頓時怒了:“我靠,你知道這個個性美女竟然從來沒跟我提過?你特么什么居心?不是說好了美女資源都要共享的嘛?”

    “滾!我特么都沒見過,跟你共享個屁!我也只是在老鄉聚會上聽工商學院那邊的老鄉提起過這么個人而已。就是那家伙介紹這美女時候說的那些事兒太個性了,才有點印象。再說那天聚會我喝多了,回來睡一覺就把這事兒忘了,怎么跟你提?”張大德鄙視道。

    “哦?!”張昊半信半疑的瞥了張大德一眼,“那你說說這個美女到底是個怎么個性法?”

    “先聲明,我對這個譚瑤也不是很熟,她的事兒都是聽我老鄉說的!”張大德清了清嗓子,繼續道:“據說譚瑤可是商管院公認的第一美女,去年剛進校軍訓那會好幾個學長每天排著隊噓寒問暖的,還有富家公子各種送花的,但你知道這美女怎么玩的?那些花什么的,那都是來者不拒,然后全部再直接轉手全部拿去低價賣給學校外頭花店,你說個性不個性?更可怕的是,也不知道她給花店老板下了什么**藥,人家還真的收了……”

    “這叫什么個性,明明就是貪財!”張昊眨巴眨巴眼睛,評價道。

    “嘿嘿,要不怎么說你這人就這么片面呢!話還沒聽完就評價什么?你要知道商管學院那邊的富二代多啊,當時有人知道這事兒,有人就全部用百元大鈔找人折成玫瑰,給送過去,你知道結果是啥嗎?”張大德得意洋洋的賣起了關子。

    “是啥?”非常了解張大德這種說話方式的張昊很配合的開口問道。

    “據說女人就在商管院女生寢室樓下,下午吃飯最熱鬧的時候,當著那個富二代的面,把做成玫瑰的百元大鈔一朵朵摘下來,然后來了個天女散花,99朵啊,99oo塊啊,當時惹的旁邊女生那個瘋搶啊,結果人家譚瑤壓根不做理會,就丟下一句本姑娘賣藝不賣身,轉身就回女生寢室樓了。哦,對了,走之前好像還說了句,你要真大方,就別把這些錢要回去!”

    “那個富二代就被這句話給梗住了,站在那里了半天愣,最后還真沒怎么樣,這99oo就打水漂了!”張大德繪聲繪色道。

    “我擦!這事兒我怎么不知道?這么大的事兒學校論壇上竟然沒出現過?不科學?最重要的是,當時我怎么不在現場?九千九!我隨便撿撿也夠一個月的生活費了!”張昊痛心疾道。

    “都是快要賺五百萬的人了,還盯著這點小錢?你敢不敢有點出息?你看看你的名字,張昊,張日天啊,白瞎了你爹給你取個這么逆天的名字!睆埓蟮乱荒樝訔。

    “講點別的!”張昊擺了擺手,說起這事兒,便想到了那個愛心社會系統,又是一陣心疼,“繼續說這個譚瑤,這么說來這美女的確很個性啊。還有這種新鮮事兒為啥沒人在論壇上提起?”

    “不是說了表白的是個富二代嘛,這種丟人的事情誰愿意到處宣揚?據說當時人家就跟論壇的管理員說好了,這個話題的帖子全都被秒刪了!”張大德不以為然道:“更何況當時在場的大都賺了一筆,悶聲財就好了,最多也就是私底下議論,誰愿意去廣而告之了,把那個富二代惹惱了,人家把錢要回去怎么辦?”

    “這到也是,悶聲大財才是王道!”張昊點了點頭,深以為然道,隨后又搖了搖頭,“不過這說不通啊,這個譚瑤把花都拿去賣了,為啥別人直接送錢還不要?哦,對了,據說她還在教工食堂勤工儉學,但我看她身上穿的一副都挺貴的,這也太矛盾了!

    “這你就不知道了!”張大德一臉神秘的笑了笑,“現在告訴你的還只是小道消息啊,反正我是沒求證過,也沒法去求證。據說啊,這個譚瑤還是個官二代,他爸爸還是當地一個實權派的官員,結果就在她考上大學沒多久她爸爸被查出來有貪腐行為,被關進去了,據說還要罰不少,現在全家都焦頭爛額的,這家里自然沒什么錢了,她就也只能靠勤工儉學來維持學校的生活!

    “不過還有一種說法,她把家里給的錢,還有賣花那些錢都給捐出去了,算是為了她爸爸贖罪,只靠勤工儉學來維持生活,至于你說她穿的很光鮮,那肯定是之前家里有錢的時候買的衣服唄,這些私人物品又不會被沒收。反正據說這女人雖然表現得挺平和,總是一張笑臉迎人,但骨子里,傲滴很,就算是家道中落,一般人也不入眼的。反正學校里追求她的沒有一百也得有幾十個,還有人主動表示可以幫她脫離困境,但她就是不為所動。反正有人送花送禮物照收,轉手就賣到花店去,卻又不對這些人假以顏色,在女生寢室里也被孤立著,沒什么朋友,她卻也從來不著惱,我行我素的,真心搞不懂她!”

    “嘖嘖,果然是挺有個性的美女!什么叫我行我素?這叫穿別人的鞋,揍自己的路,讓別人無鞋可穿!”張昊砸吧砸吧嘴巴,頗為感嘆道。

    “等等,你是怎么知道這個譚瑤的?”說了一陣,張大德突然反應過來,問道。

    “先別說這個,到是你怎么對這個譚瑤的事情知道的這么清楚的?”張昊反問道,隨后眼珠一轉,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道:“話說張大德同學,你該不會也是追求譚瑤的富二代之一吧?我到是記得去年的時候你也經常偷偷一個人溜出去跑外頭花店轉悠的?還有那段時間你還很少到食堂吃飯,每天吃飯時間準點還偷偷跑出去,人影都沒有,該不是在我們計科院名聲臭了,所以跑人家工商管理學院去碰運氣了吧?”

    “滾滾滾,誰說我在計科院名氣臭了?誰說我追求過譚瑤了?都說了這些事情都是我那個工商學院的老鄉告訴我的。到是你,為啥突然問起譚瑤?你怎么知道這個女人的?”張大德好奇的問道。

    “哈,她主動找的我!今天中午老余那個朋友請我在教工食堂吃飯,吃飯的時候就是譚瑤服務的,她聽了我們的談話,吃飯后主動找我,說是先認識一個朋友,畢業以后能多條路!”張昊大概敘述道。

    “切,你就吹牛B吧?譚瑤主動找的你?好吧,雖然這女人給人的感覺貪財了些,但是還真沒聽說過她主動去找哪個男生認識,就算飯局上老余那朋友給你的資料開了價,能值個五百萬吧,但想追譚瑤的,家里資產過五百萬的富二代多了去了,那天送玫瑰的富二代,據說是老爹可是傳說中的煤老板,別人家隨便動動手指頭,都比你那五百萬多了去了,譚瑤會主動找你?”張大雷不屑道。

    “我靠?我吹牛B?真是她找的我好不好?所以說嘛,這些女人就是被你們這種毫無原則的家伙慣壞的,一天天看別人美女,就一窩蜂的貼上去,哪能不驕傲?換了哥,美女主動找我都沒個好臉色,這才是真男人!”張昊怒道。

    “你吹,你繼續吹!”

    “我沒吹!”

    “你就承認是吹牛吧!”

    “我承認個屁,我真沒吹!要不咱們來打個賭,我要沒吹牛,你請我吃一個月的飯,每天標準不低于四菜一湯,我要吹牛了,給你洗一個月的襪子!”張昊信誓旦旦道。

    “洗一個月襪子?”張大雷看了看床腳已經摞得像座小山般的臟衣服,爽快道:“還的加內褲!”

    “成交!兄弟間我也不說什么了,總之誰敢反悔誰是狗!”張昊爽快道。

    “嗯?這么爽快?”張大雷狐疑的看了眼張昊:“行!你說怎么證明吧!”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 体彩排列三软件手机版 云南时时彩平台下载 体彩天津11选5玩法 三明配资炒股 河南快3遗漏算法 正规快三app 全天一分彩计划精准版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上证指数吧 在网上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