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科技禁區 > 010 咱們還是談錢吧
    五分鐘后,教工食堂二樓。ΔΔ『E小『Ω ┡說Ww W.1XIAOSHUO.COM

    三個人已經坐在了食堂給教授們專門準備的小包廂里。

    能容納七、八個人的桌子坐上三個人也不會顯得太過空曠。

    “今天我請客,想吃什么隨意!眲傄蛔,郭成仁便將服務員遞來的菜單直接轉到了張昊手中。

    對他來說今天吃什么不重要,讓這個小家伙開心了才是最重要的。

    之前是張昊在使用他半生不熟的談判技巧,現在則是郭成仁開始揣摩張昊的心思。

    不管如何,在談判之前把談判對手哄高興了,之后的交談總會順利一些。

    ……

    就三人剛剛走進教工食堂的時候,王強后腳跟進了食堂里頭。

    眼睜睜看著三人走進了小包廂這可讓王強有點犯難了。

    別說他就一個人,專門要個隔壁包廂顯得太過刻意,就他現這身份估計服務員也懶得理他。

    不過周建跟王強交好也是有原因的,雖然王強的名字里有一個強字,不過他塊頭可不顯強壯,身高還差一厘米才一米七,體型也偏瘦,但是這家伙的鬼點子卻特別多。

    面對這種情況,他當機立斷便有了打算,先坐在距離老余包廂最近的大廳座位上,隨后眼疾手快的攔下了往小包送水的女服務員。

    這個女服務員明顯跟其他服務員不大一樣。雖然穿著跟其他服務員一樣的統一制服,但模樣卻極為清秀,靈動的眼珠白皙的皮膚,還有種說不出的氣質,總之不像是一個習慣于服侍人的主。

    不過對于現在身負重任的王強來說,此時可沒心情欣賞美女,只是直接拿出了剛剛周建給他的兩張鈔票抽出了其中一張道:“嘿,美女,等會你幫我偷聽一下這包廂三個人聊了些什么東西,這一百塊就歸你了,怎么樣?”

    女服務員疑惑的瞟了一眼攔在自己身前這個學生模樣的少年,又揚頭看了眼正準備進去的包廂,稍稍猶豫了片刻,便直接伸出一只手,俏生生的干脆道:“先錢!”

    “好,給你!”王強微微猶豫了片刻,便直接將錢遞了過去。

    這錢本就是周建給的,他不心疼,而且他現在也沒別的好辦法來偷聽三人說話了。與其把這兩百塊全部退回去,還不如這么賭上一把。

    反正即便三人沒聊什么有用的,但這錢花出去了,周建還好意思找他要回去不成?

    更何況這個女服務員的聲音還蠻好聽的,而且被聲音打動之后,王強在看眼前這個女服務員,卻是越看越驚艷。

    雖然這身藍白相間的工作服扣了太多的分,但那細膩而干凈的臉龐,跟不經意間滑落在額頭的那縷劉海,還有搭配得恰到好處的清秀五官……

    王強這才注意到,眼前這個女服務員換身衣服完全就是個不遜于李曉雨的美女!

    可惜了,這么漂亮的小丫頭怎么就在教工餐廳里當服務員呢?

    這個念頭剛從王強腦海中升起,便立刻被同樣干脆利落的聲音打斷:“好了,你繼續坐那兒等著吧,我等會有消息了就去那告訴你!”

    說完,女服務員沖著旁邊大廳預留的空位置努了努嘴。

    今天周末,教工食堂的人可不算太多,尤其是靠近包廂這邊已經是在二樓大廳的邊緣,空位置到還是蠻多的。

    “等等,錢先給你了,你總得告訴我叫什么名字吧?不然你收了錢不幫我辦事兒怎么辦?”王強開口問道。

    其實這還是其次,在注意到服務員還是個嬌俏的小美女后,王強不由得動了些心思,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如果能知道名字,在更進一步要到電話,說不定還能展展。

    在王強想來,自己雖然從形象上來說要差了點,但畢竟正兒八經的名牌大學大學生,對面雖然是個美女,但終究只是個服務員而已,指不準就能有機會呢?

    “我叫譚瑤,好了,讓開,我現在要工作了!泵琅⻊諉T眨了眨眼睛道。

    “譚瑤?好,記下了,我就在那等你!蓖鯊娭噶酥妇嚯x這里最近的位置語極快的說道。

    譚瑤點了點頭,便沒有在理會王強,徑直朝著包廂走去。

    ……

    當譚瑤走進包廂時,張昊早已經點好了菜。

    點菜對于張昊從來都是很簡單的事兒,既然郭成仁一定要請客,還一副不吃好不給面子的架勢,點菜的時候張昊自然是不管它對不對,就選貴的!

    反正對的東西,他隨時都能來吃,但貴的那可就不一定了,得看錢包的厚度,而張昊的錢包經常處于干癟到他都懶得翻出來的狀態。

    所以郭成仁還算是投其所好,張昊對這頓大餐還算很期待的。

    “菜點好了,就按這個上,對了,要喝點什么?要不來瓶茅臺?”譚瑤剛走進門,郭成仁便將菜單遞了過去。

    雖然譚瑤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女,但顯然此時桌上的三人都壓根沒抱著欣賞美女的心情,老余在心里暗自揣摩著張昊提供給郭成仁的東西到底有多重要,讓自己這個老朋友竟然少有的失態,而郭成仁此時滿腦子都是張昊u盤內的內容,至于張昊,作為一個很純粹的吃貨,在他餓了的時候,多美的美女都不如放在桌前的美食實在。

    “啊,郭老師,酒就算了,我不能喝,不如還是來點飲料吧!”張昊拒絕道。

    “瞧你說的,你個年輕人哪還會不能喝點酒?來一瓶,我跟你們余教授好久沒見了好好喝點,你隨意,這樣行吧?”郭成仁爽朗道。

    “那好吧,不過我真不能多喝!睆堦徽0土讼卵劬,最終猶豫的應了下來。

    對酒其實張昊沒太大的愛好,不過誰讓茅臺他還真沒喝過呢?嘗試一下終歸沒太大問題。

    至于郭成仁叫點酒的目的也很簡單,華夏人嘛,講究一個酒桌上的談判技巧,很多時候大家喝得開心了,事情就更好談了。

    郭成仁已經打定了主意,要跟張昊達成協議,把u盤里的資料拿到他的項目組好好研究一番,或者說用這些資料做指導直接拿出成品。當然還需要一些改良,以郭成仁的經驗看來,他剛剛看到的那些資料相對于華夏目前網絡的現狀來說,的確是稍稍前了一步。

    這也是郭成仁感到最為驚異的。

    尤其是資料中一些對于未來世界移動互聯的展望,更讓他感覺大受啟,他也想好好跟張昊探討一下這個話題。

    “好了,我這個人直,也不喜歡拐彎抹角,先我得給小張你道個歉,之前的確覺得你一個學生所謂的研究肯定沒有太多值得關注的,但在看過那些資料之后,我只能承認這個世界還真是長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強!你的這些研究成果很不錯,真的很不錯,正如你說的那樣,對我們很有幫助,所以我的確需要這些資料。當然,你這邊有什么要求盡管提,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圍之內,盡可能會滿足你!”郭成仁字斟句酌的說道。

    沒把話說的太滿,畢竟余教授還坐在旁邊,其實從心底來說郭成仁還真想把老余給暫時支開,不過這也顯得太過刻意了些。

    不過這些話已經足夠讓張昊感覺滿意了。

    盡可能的滿足他的要求?

    這句話他愛聽!

    不過他就是不喜歡這個郭成仁藏著掖著這種說話方式。

    什么要求不要求的。

    直接說多少錢買過去多好?

    這樣多干脆!反正看這家伙也不是差錢的主兒,讓他提主動把提錢說出來,顯得自己多俗啊……

    郭成仁是絕對不知道此時張昊心里這些想法的。

    如果早知道直接談錢就好了,那事情可就簡單太多了。

    “咳咳,郭老師,我的研究成果能被您看上,還真是我的榮幸。其實我之前跟余教授也說了,研究這些技術的初衷是為了將這種技術成果用于教育的傳播,畢竟我們擁有這么好的老師,別的學生未必能有這么好的老師指導?要不這份資料您拿走,就像您之前說的那樣,您花錢直接買去?畢竟這技術在您手上肯定比在我上更容易推廣出去!睆堦灰槐菊浲饧哟罅x泯然的胡說八道了一句。

    “?直接賣給我?”郭成仁愣了愣,隨后一陣狂喜,臉上那笑意連旁邊正在幫忙倒水的譚瑤都能看的出來。

    只是狂喜過后,卻又開始糾結起來,側頭望了一眼余教授后,才將目光重新轉向張昊,期期艾艾的問道:“那你打算賣多少錢?”

    “嗯?賣多少?我覺得這些技術起碼應該能值這個數兒吧?”說著,張昊直接筆出一個巴掌……

    不是他不想明說,而是他實在不知道該報個什么價才合適,只能用這種模糊的辦法來表達自己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五百萬?”郭成仁試探著問了一句,只是這句試探剛出口,他的神色便開始有些不自然。

    “?五百萬?”張昊愣了,一臉懵逼的模樣。

    一聽這話,郭成仁的臉頓時有些紅了。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 武汉股票配资哪家好 湖北湖北快三一定牛 河南泳坛夺金500期查询 四川体彩金7乐开奖结果 3肖主一码默认论坛 股票涨跌怎么看新手必看 河北快3彩票平台 体育彩票快乐扑克 今期开码结果开奖今晚 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