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科技禁區 > 006 事出反常必為妖
    星期六早上八點半。E小說Ww%W.1XIAOSHUO.COM

    昨夜張昊一宿沒睡,終于在老余規定的時間之前將所有的資料整理完畢了。

    將所有的資料存儲到從張大德那里借來的大容量u盤里,張昊隨便整理了一番,洗了把臉便飛快的朝著計科院教師辦公樓飛奔而去。

    一夜沒合眼,張昊此時的形象絕對算不上太好,在加上匆匆忙忙的,此時的模樣可想而知,看上去的確有些落魄。

    跑到教工樓門前,意外現這里竟然聚集了好多人,其中還有十來個家伙正是他的同學,而他的到來立即便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看,那就是大二的張昊!”

    “我靠,他還真來了?”

    “你看他那樣子?這幾天明顯是沒休息好?”

    “估計是后怕了,想清楚自己干了件多蠢的事兒,糾結的夜不能寐!”

    “哈哈哈,讓他裝逼,這下子懵逼了吧?不過這貨勇氣可嘉啊,估計等會肯定會被老余給罵出來!”

    ……

    一群人嘀嘀咕咕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卻順利引起了張昊的注意,說起來他還正納悶了怎么這么多人在教工樓門口守著,話說今天可是周末,一幫人不睡懶覺,不去約會,不去網吧,跑到教工樓門口當門神,這情況有些詭異啊。

    一直埋頭工作的他,還真心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計科院近期最火爆的話題性人物,無數人都期待著接下來的故事怎么個展。

    “我說周賤賤,今天這是啥情況?你們守這里干嘛呢?”

    “周建就周建,你特么少給我亂取外號!”被張昊喊的一個年輕小伙子很不爽的回道。

    “沒辦法,誰讓你賤呢?別以為我不知道,就是你在老余課上說什么我研究出了個p的新技術,還污蔑我是晚上玩通宵,沒冤枉你吧?咋樣?被打臉的感覺是不是不太爽?”張昊立刻針鋒相對道。

    雖然兩人是老鄉,但兩人互相看不順眼已經很久了,不過真要說起來跟張昊還真沒太大關系。

    兩人的矛盾還得追溯到大一剛入學的時候。

    大家都是新生,剛入學的時候張昊見到李曉雨后驚為天人,在加上平日口無遮攔的性子,便在寢室里向室友宣稱他在大學里的第一個目標已經確定了,就是追上李曉雨。

    其實張昊也就是少年輕狂外加嘴巴不牢靠,說說便也算了,哪里會真的放在心上,轉過頭就忘記了。

    但是大學寢室里話卻是傳的最快的,更別提一個年級的學生寢室都挨在一起,加上大家都剛接觸一個新環境,正是消息傳的最快的時候。

    毫無意外的,張昊的這番宣言很快便傳遍了整個大一男生宿舍這層樓。

    然而李曉雨在當時可是班上公認的班花啊,心底對李曉雨有想法的也絕對不止張昊一個人,只不過每個人性格不同,有些人不喜歡把這些話說出口罷了。

    恰好周建就是對李曉雨有興趣的男生之一。

    只是感興趣還在其次,偏偏周建家里據說還小有后臺。父親據說在他們當地是某個部門很有權利的二把手,而母親則經營著一個當地還很有名氣的企業,不說大富大貴吧,但這家境比張昊強的不知道哪去了。在加上作為獨生子女,養尊處優慣了,周建這個人還是很傲氣的。

    所以當張昊這句話傳到周建的耳朵里,他有多不爽可想而知。

    雖然當時他也是剛認識李曉雨,兩人壓根還沒有什么交集,但周建卻已經將李曉雨當成了自己內定的女友,得知張昊這家伙竟然大言不慚的要追求自己已經在心里內定的姑娘之后,怒氣值那絕對是相當的澎湃。

    不過雖然周建也算個小紈绔,卻絕對不是那種完全沒腦子,毫無顧忌的家伙,事實上這家伙陰得很。

    在得知張昊是自己老鄉之后,這家伙先是托關系打聽了張昊的家庭情況,當得知這個口無遮攔的同學只是普通家庭出身,父母都是鄂山市某個國營廠的工人之后,這才直接找上了門去。

    大致過程便是周建先是用不經意的方式秀出自己的家勢,然后用極為淡然的表達了自己對于李曉雨的愛慕,最后則是暗示張昊不要有任何非分之想。

    但張昊是什么人?

    別說正是十八、九歲年輕氣盛,天不怕地不怕的時候,更別提張昊有個從來不按常理出牌的老子。

    別的虧能吃,但面子上的虧那可絕對不能吃!在加上張昊那張巧舌如簧的嘴巴,硬是不留一點情面的把周建損的都快開始懷疑人生了……

    作為一個從來自詡是有身份的周建,在家里的時候可一直都是被捧著的,加上從小到大零花錢從來不會少,身邊更是從來都不少跟著他混吃混喝的小弟們,一幫人恭維都來不及,哪可能像張昊的一張嘴那么損人?

    結果便是一幫人差點沒在寢室里把張昊痛毆一頓。

    因為寢室里有張大德在。

    張大德人如其名,很高大,標準的sd大漢形象,看上去便很不好惹。

    這還是其次,關鍵是這貨真的很生猛。

    一只手就將嘰嘰歪歪的周建給提了起來,丟出一句:“敢在我們寢室鬧事兒,信不信我把你給扔出去沒人敢說半個不字?”

    那次糾紛算是這么解決了,張昊也因為這件事兒跟張大德成了大學里最要好的朋友。事后張昊聽說周建還想要找張大德的麻煩,但不知道為什么,結果卻不了了之了。

    而針對李曉雨的追求,兩人卻都失敗了……

    當然,張昊大一的時候壓根就沒付出過什么行動,到是周建又是送花,又是各種噓寒問暖,但卻似乎是被李曉雨以暫時不想談戀愛拒絕了,反正沒聽說過女方有什么反應。

    然而兩人卻沒有結成什么失戀聯盟,到是從哪個時候后開始便互相看彼此都不順眼了。

    只是像今天這樣毫不留面子的斗嘴卻很少出現,一般情況是互不理睬,反正各自有各自的圈子,鮮有交集。

    不過這次顯然周建又惹得張昊有些不開心了。

    “哈?打我臉?好吧,前天你的確把老余給忽悠了,不過今天我到是要看看你怎么圓場!等會看你從老余辦公室里走出來還能不能這么輕松!”周建惡狠狠道。

    “哦!”張昊恍然大悟,不惱火,卻是笑瞇瞇的點頭道:“我說你們這么多人周末一大早不睡懶覺,都趕這兒守著兒呢,感情是打算等會看我笑話對吧?怎么,是不是特別想看我被老余劈頭蓋臉一頓亂罵,然后被趕出來?最好是還能讓我重修,這樣你們也可以少個重修名額對吧?”

    “你……”

    “哎,完了,這下得讓你們看笑話了!睆堦恍θ萃蝗灰粩,略顯苦惱的搖了搖頭,用商量的語氣道:“既然都被你們看穿了,要不咱們打個商量唄?怎么說咱們也是一年多的同學了,之前李曉雨那件事情其實你也應該知道了,都是誤會,再說了,咱們不是都沒追上班花嘛?要不,你也別為難我了,我這次真要出了丑你也千萬別在同學面前宣揚了,行不?大不了我給你道個歉?”

    “哈哈……,嗯?”周建先是大笑兩聲,隨后笑聲突然停止,臉上現出狐疑的表情看向語氣似乎非常真摯的張昊。

    不得不說張昊剛說出這番話時,讓他心里很是暗爽。

    但是暗爽過后卻品咂出一絲古怪的味道。

    雖然平時他跟張昊沒什么交流,但是互相看不順眼這兩年,對于張昊的性格他卻是很了解的。

    在周建看來這貨就是個臭流氓!壓根就不在乎什么名聲不名聲的!如果不是這樣,他早就讓這貨后悔了,而且家伙還特別的死鴨子嘴硬,從來不肯嘴上服軟的!之前那些嘲諷的話才是他的風格,至于后面這句服軟的話,不正常,太特么不正常了!有陰謀,絕逼是有陰謀!

    雖然說周建沒什么大智慧,但是小聰明還是有一些的,事出反常必為妖的道理卻還是懂的,畢竟這是他家那個老爹經常在嘴巴里念叨的一句話。

    難道今天這事兒還有什么古怪?

    “嗯?怎么不說話了?這么說你同意了!哎,其實咱們畢竟同學一場,相逢是緣,喜歡同一個女孩兒也沒什么大不了的,這不正說明我們的眼光相近嘛!更何況咱們都命運苦,反正曉雨咱們倆兒誰都看不上,何苦要內斗呢?聽說她把你送的花兒都轉送給室友了,對不對?哎,我也是命苦啊,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去表個白,結果被拒絕了!要不咱哥倆兒找個時間喝兩杯,一起去歌廳吼兩嗓子《失戀陣線聯盟》?”張昊露出一個人蓄無害的笑容道。

    周建臉色瞬間便變了……

    尼瑪,這絕逼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你張昊是什么東西能跟我比?還特么眼光相近?還特么都沒追上?這特么不是把自己拉倒跟他一個水平線上么?這特么還怎么忍?你個爛癟三能跟我周建比么?還特別點出李曉雨把自己的花送給室友這件事兒,還說得特別大聲,這是故意的吧?

    這尼瑪能忍么?絕逼不能忍!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 什么是股票指数它有什么作用_手机新浪网 查股网官网 听说佳永配资好,是真的吗? 天弘增利宝是余额宝吗 甘肃快三开机时间 四川金7采开奖结果 海南体彩环岛赛号码统计 快乐十分任五中奖概率 江西11选5新规则 陕西11选五遗漏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