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科技禁區 > 002 流媒體技術?什么鬼?
    張昊這邊剛剛心念一動,那個明明是圓形的骰子便飛快的旋轉起來……

    這特么不是浪費時間么?

    圓形的骰子,這得轉多久才能停止?

    腦海中剛閃過這些念頭,冰冷的機器音再次響起。E Δ小 』』『』說Ww*W.1XIAOSHUO.COM

    “先,這是你的意識界面,時間幾乎是停滯的,所以不存在浪費時間的問題;其次,當你只需要下達停止指令,骰子立刻便能停止旋轉。并不會浪費時間!”

    “停止!”

    聲音剛從腦海中閃過,張昊便直接下達了命令。

    果不其然,圓形的骰子立刻停止了旋轉,一排文字介紹也立刻在他的腦海中閃現。

    “恭喜您,次擲骰獲得初級互聯網技術之流媒體技術概要!還在為下載一部視頻、音頻需要等待許久而煩惱么?流媒體點播技術將解決這一煩惱!”

    “流媒體技術?”

    “沒錯,流媒體技術!第一次擲骰機會以使用,在這一技術被有效傳播之前,將不再享受投擲資格!”

    “我去!這是什么東西!”這句話還在口中醞釀,張昊只覺得腦袋一陣刺痛,隨后無數的資料像是填鴨般瘋狂涌入,而刺痛之后,眼前一亮,他也再次回到了教室中。

    余教授依然正用如同秋風掃落葉般的寒冷目光瞪著他,周遭大部分同學依然很歡樂,在沉悶的課堂中,突然出現這么一個逗逼,顯然讓大家的精神都振作了起來。

    “剛剛你是說誰在找死呢?”教授開口冷冷道。

    在課堂上,雙方都保持沉默的時候,一般來說學生還是占據優勢的,畢竟敬業的教授會比上課睡覺的學生更珍惜課堂時間。

    “說您……,啊,不對,事實是這樣的,其實我剛剛睡著了,正在做美夢,突然被我的室友叫醒,所以才喊了出來!苯涍^了暫時的慌亂之后,張昊突然冷靜了下來,沒有選擇百般抵賴,而是如實開口道。

    “哦?!”或許是沒有料到一個敢在他課上睡覺還如此勇敢承認的學生,這位一貫很嚴肅的余教授微微愣了愣,才冷笑道:“這么說是我的課太無聊了?”

    “當然不是!”張昊一臉正氣泯然道:“事實上,我今天在您的課上睡著了正是因為我覺得您的課講的簡直太精彩了!枯燥的數據結構在您的演繹下簡直成了一門藝術!讓大家贊嘆不已,不信您問問其他人!”

    “噓……”

    教室里瞬間傳出各種噓聲,尼瑪,這馬屁拍的太沒有技術含量了,太赤果果了,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然而難道張昊這個逗逼不知道,余教授是最不吃這套的么?如果拍馬屁有用,這位教數據結構的余教授也不會被成為學校中有名的四大名捕之一了。

    這可是往年多少重修學哥學姐們血的教訓!

    就連張昊身邊他的鐵桿張大德都是一臉的懵逼,尼瑪,自己這個室友今天肯定是腦子燒了,要不就是個性玩過頭了,竟然公然拍四大名捕之鐵面閻羅王的馬屁,這必須是拍在馬腿上了,不然對不起那十多年積累下的數百重修學哥學姐!

    更別提誰敢說數據結構這門課教的有趣?本就是一本枯燥至極而且難度極高的課程,在加上這位余教授精益求精的要求,講課的過程能有趣才真叫怪了!

    “哦?”教室內噓聲過后余教授明顯被張昊氣樂了,多少年了,他還真沒見過敢在他的課上如此瞎搞的學生,難道是因為最近年紀大了,脾氣平和了許多,好久都沒有連續重修三年的孩紙出現了?

    “那好,別說我不給你解釋的機會!那你說說,既然我講的這么有趣,你為什么會在課堂上睡著?你可以選擇不解釋,但是明年肯定重修,如果明年期末成績能夠在八十分以上我可以放你過關!當然你也可以解釋,但如果你的解釋我不滿意,對不起,接下來你年年都得來我的這門課上報道!當然,如果我認可了你的解釋,今天這件事可以就當沒生過!”

    課堂上無數人都深吸了一口氣,許多人開始同情的看向張昊,當然更多的人開始更加歡樂起來。

    尼瑪,在大家看來,張昊的數據結構今年掛科已經是板板釘釘了,當然這還是在他識相的前提下!而且數據結構這門課想得八十分還真不是那么容易的,畢竟很難!而如果不識相的話,妥妥三年重修!這可不是開玩笑的,誰不知道老余從來都是說一不二,校領導來都沒用,誰讓這位教授資格夠老呢?

    “咳咳,當然,我要解釋!”張昊略顯緊張道。

    片刻功夫他已經想好了如何應對這位有著名捕之稱的教授,當然前提是剛剛他腦海中被那個所謂的科技禁區系統灌輸禁區的東西必須得有用!

    “哇喔……”

    只是這句話又惹來教室內無數華麗的驚嘆聲!雖然在老余的課上不敢太過放肆,但是碰到這么好玩的事情,出些無意義的感慨聲卻是沒什么問題的!

    當然,在絕大多數同學的眼里,應該跟張大德此時的想法一樣,今天的張昊絕對是腦袋秀逗了,什么時候玩個性不好,偏偏在老余的課上,神仙都救不了!

    老余先是用他冰冷的目光環視了一圈教室,教室內也瞬間安靜下來,已經有一個出頭鳥了,其他人沒有必要去陪葬不是?

    “好了!你解釋吧!”

    “事情是這樣的,我是真的覺得您給我們上的數據結構這堂課太有用了,如此枯燥難度頗高的一趟課,能像您這樣由淺入深,娓娓道來,將那些枯燥的知識融入到活生生的例子當中,讓我們能夠迅理解并接受,真的很了不起!不說別的,我敢說全華夏這么多所大學的計科系,您教授數據結構的水平在全華夏自認排第二,沒人敢拍著胸脯說能排第一!您看,每次您上課,到的人是最齊整的,鮮有逃課的!這說明了什么?正說明了您教的好啊,我們大家都覺得上您的課是種享受!大家說是不是?”

    張昊極不要臉的繼續將高帽子一頂頂的往站在課堂上的教授身上送著。教室里幾乎所有人此時都已經愣了。

    見過不要臉的,真特么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

    如果不是老余還站在講臺上,后排無數人脫鞋砸人的想法都有了。

    尼瑪,為什么老余的課上來的人最齊整?什么狗屁教的好,明明是因為這位教授最不好說話好不好?敢逃老余的課被抓住了,分分鐘重修啊有木有?這個臭不要臉的給教授戴高帽子干嘛把其他人帶上了?分分鐘就被代表了什么鬼?

    “少說這些沒用的,如果這就是你的解釋,那么你三年重修定了!”

    老余的話讓所有人覺得分外解氣!

    讓張昊這貨亂拍馬屁,拍馬腿上了吧?

    不過張昊此時看上去卻并不慌亂,甚至還很淡定!原因無他,雖然老余嘴上依舊很硬,但是他卻能分辨出老余的語氣緩和了許多,看來他送出的這些高帽子還是有用的。

    正如張昊判斷的那樣,作為一位對學生要求分外嚴格的教授,對自己的教學水平當然還是有幾分自信的。

    雖然說余教授并不認為張昊說的這些就是這個敢在他課上睡覺家伙的真實想法,但是張昊說的這些話他還是很認同的。

    畢竟好話人人愛聽嘛,即便是一向以嚴厲著稱的教授也不能例外,當然這也是張昊說到了點子上的緣故,甚至雖然嘴上依然很硬,但是老余已經開始考慮是不是可以稍微放這個孩紙一馬,如果期末考試這個叫張昊的家伙真能考出一個讓他滿意的成績,這次的事情就算了……

    “當然不只這些!”張昊義正言辭道:“正是因為有了這種想法,所以我一直在想,怎么樣才能讓您的課能被更多的學子們聽到!畢竟您就算教的再好,能影響的也就是我們這所學校,而全華夏有多少計科系的學子?他們聽不到您的課絕對是一種損失!”

    “所以從第一次上您的課后,我就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我希望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開出一種技術,能夠讓您的課程在網絡上傳播,而昨天晚上正好到了關鍵時刻,因為我太想就在今天用我研究的這項技術為您獻禮,所以我忙了幾乎整個通宵,終于在今天早上完成了這項工作!不信,您可以問我的室友!”

    說完,張昊直接抬起手拍了拍他身邊的張大德……

    張大德整個人都愣了……

    通宵沒睡?

    研究新技術?

    尼瑪,張昊這貨還敢更特么鬼扯點么?

    昨天這貨明明睡得比誰都早,比誰都香有木有?那鼾聲都讓人醉了有木有……

    現在竟然找他作證?

    有心堅決不搭理這貨,然而老余的目光已經放到了他的身上,想到兄弟義氣……

    “額!那個余教授,是這樣的,這貨昨天晚上的確是通宵沒睡,一直在電腦上搞著,不過至于張昊同學在忙些啥,那我是真不知道!”反應過來的張大德站了起來,一臉正氣道。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股票配资平台搭建 河北快三有多少个号码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图 上海时时乐2元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走势 青海11选5今天开奖 st黄海股票行情 中长线股票推荐 江苏十一选五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