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鍛仙 > 第四十五章:兇殺(四)
    歧口是一個特殊的地方,某種角度講,它甚至比陰陽峽谷更加險惡。

    從這里一直到峽谷之口,兩側是峭立懸崖,光滑險峻且寸草不生,幾無可立足之處。

    風暴發生時,靈魔兩氣無論哪方占優,都會擁擠在這條狹小的通道。經反復掃蕩,這里成了通往峽谷的第一重考驗,沒有多少生靈承受得住。

    這樣的地形,已經可以看作陰陽峽谷的延伸,只因峽谷之口有片極為空曠的所在,它才擁有單獨的名字——歧口。

    三條岔道,一條路通往峽谷,一條與落靈連接,最后一條通往莽莽群山,不知延至何方。

    宗鳴與四目老人于此地分手。

    需要分手的理由很簡單,他們的目標出現了,隨后分散了;一個逃往峽谷,一個飛奔入山,完全不同的兩個方向。

    看起來,魔女似已抓獲那只異獸,之后察覺到兩人的追逐,不得已棄車保帥,又或是分頭逃亡,總之已經散開。

    原因無從深究,宗鳴與四目老人面臨一個不大不小的難題——怎么追?

    追哪一路?或者說,誰去追誰?

    “異獸取向峽谷,氣息很清楚;另一路比較異常,有魔力氣息,還夾有靈力氣息,似有兩人緊挨在一起,難以辨得清楚!

    四目老人放開神念,查看后說道:“二少爺以為如何?”

    落靈這里別的沒有,最不缺就是干擾;施展神念不僅耗費更多法力,范圍與精度也大大縮水。四目都是如此,宗鳴更無需多說,連試都不用再試。

    如按常理判斷,兩人理當一同追向峽谷,捉拿妖獸之后還能繼續守候魔女,當是不二的選擇。

    然而宗鳴不這么看,四目同樣不這么看。

    宗鳴說道:“魔女極有可能與蕭十三郎在一起,此人不僅害死三弟,且事關混沌之寶的下落,請師叔代為捉拿。今日若被他逃掉,此人恐怕會就此隱匿,或是逃奔他鄉,再也難以尋覓蹤跡!

    這話說得很對,同時又很不對。因為宗鳴才是趙四的兄長,四目老人充其量只是客卿,何來親手復仇之動力?

    宗鳴的理由卻很充分,他說道:“山中地形復雜,溝塹溪流比比皆是;他們二人聯手,實力殊為不凡。弟子修為低劣,恐有礙大事,請師叔出手!

    “至于那只異獸……”

    宗鳴笑了笑,說道:“師叔說過弟子與其有緣,眼下正好得到印證。若能得到此獸,弟子當銘記師叔的恩德!

    說完,宗鳴靜靜地望著四目,并沒有著急于追逐。眼下風暴漸歇,靈氣漸漸占據優勢,只要宗鳴愿意,他已能夠短暫飛行;而且他在谷口早有安排,并不太擔心那只異獸逃脫。

    四目老人聽了宗鳴的話,望著那張似請求實則堅決的面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說道:“少爺小心!

    “弟子謹記!弊邙Q躬身回答道。

    四目再沒有說什么,伸手在腿上拍了兩道符篆,轉身朝群山而去。

    身后,宗鳴目送老人的身影遠去,神情微異。他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又說不出究竟哪里有問題,不禁有些皺眉。

    一切都是按照自己的預料在進行,順利得不能再順利,還能有什么不對?

    “難道是因為太順利,反而讓我疑神疑鬼?”

    宗鳴自嘲地笑了笑,揮手將雜念拋之腦后,舉步前行!,

    他覺得自己過于謹慎,謹慎到了畏首畏尾的地步。就算最壞的情況發生,頂多不過是按照田七所言,蕭十三郎使用異獸引誘自己,造成“單挑”的勢態罷了。

    “就憑他?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呵呵!”

    心里這般想著,二少爺身形如箭,朝陰陽峽谷電射而去。

    …

    雙腿拍了高階神行符,宗鳴雖不是煉體士,速度卻比二星戰靈還快。此時通道里靈氣已經占優,正朝陰陽峽谷的方向反撲;給他的感覺是一路順風,沒有絲毫遲滯阻礙。

    身形在空中急掠,每一次點地,宗鳴就能躍出十余米,連狂風都不能跟上他的腳步。那道讓他發狂的氣息越來越近,前方魔氣翻滾而退,清風拂面送來陣陣清爽,宗鳴遏制不住胸中豪氣,仰出一聲長嘯。

    “啊哈……”

    高亢的嘯聲在絕壁間反射,最終匯聚成沖天之龍嘯!聽上去,竟似大地在為之應和,絕峰都因其顫抖。

    意氣飛揚!是此時二少爺的真實寫照。

    不能苛求更多了,此行花費時間不多,得到的和即將得到的,已經令他喜出望外。有了極怨之靈,有了靈魔異獸,只要好好栽培一番,同階之中,還有誰是自己的敵手?

    “揚帆破浪正此時!”

    身形在飛縱,宗鳴的儀態瀟灑有度,不見絲毫慌亂與緊張。他還隨口念出一句小詩,肆意抒發心中慨然。

    然而很快,宗鳴就皺起了眉。

    原因很簡單,他竟然追不上!

    看起來,那只異獸先前居然未盡全力!此時察覺到追兵將至,速度也隨之提升。它與宗鳴之間的距離倒不算遠,五六百米的樣子,不多不少,恰好位于他的神念邊緣。

    “好個聰明的畜生!”

    宗鳴失笑,收起玩謔的態度,深吸一口氣,速度暴增三成!

    還是追不上!

    宗鳴笑容漸斂,一絲羞惱從眼中浮現。前方距離峽谷已經不遠,如果那只畜生還有余力的話,事情就不好說了。

    念及此,宗鳴暗自咬牙,伸手在腰間輕拍,一根淡青色的羽毛浮現在他腳下。羽毛長達丈余,色澤晶瑩剔透,散發著炫目的光芒。凝目看去,好似有無數氣旋在其上盤旋,竟是難以看清真容。

    宗鳴踩著羽毛,謹慎地放出靈力護罩,還拿了一面盾牌擋在身前。做完這一切,他猛催靈力,羽毛化出一道流光,在谷道中迅疾穿梭,速度驟然加快一倍。

    這不是他的最高速,他也不敢那樣做。谷道并非筆直,他又不敢飛到高空;這樣的情形下盲目加速,結局很可能是一頭撞上山崖,后果可想而知。

    這一次,他與異獸之間的距離被迅速拉近。很快,宗鳴就看到了它的身影,心中越發驚喜!

    出身于名門大派,宗鳴的見識遠非田七之流所能比;他一眼就看出,那只異獸極有可能……不,是肯定!它肯定是傳聞中含有上古血脈的天心蛤!

    極度的幸福感驟然襲來,宗鳴渾身的血液為之上涌,幾乎一頭從空中栽落下來。倒不是他心志差,主要是因為他這樣肆無忌憚的飛行,已經引發魔氣反襲。如果不是羽毛本身即為不凡、且此時靈氣已經大為占優,根本用不著別人動手,他自己就得掉下來摔死。

    心中猛然一驚,宗鳴強壓下心頭喜悅,與呼嘯的狂風中穩住身形,繼續朝那只蛤蟆猛追!,

    居然還是追不上!

    那只蛤蟆感受到身后傳來的壓力,口中長舌如紅色閃電,一伸一拉,四只腳爪同時發力,飄飛一樣在空中穿行。它的形態也有變化,身體不再是胖乎乎的憨傻摸樣,變得扁平而尖銳,看上去不像一只妖獸,反倒像是一只被甩出的飛鏢。

    雖然這樣它還是不足以與宗鳴的速度相比,卻也差不了太遠。照此下去,極有可能它會趕在宗鳴追及之前竄進峽谷。

    一旦進了那里,宗鳴再想抓住它,難如登天!

    心頭泛起焦慮,宗鳴不禁生出一股悔意。然而離谷口越近,他就越不敢盲目加速,只能眼睜睜地望著那只蛤蟆連蹦帶跳從掌心溜走。

    最讓人惡心的是,眼下的距離,還不足以讓他施展神通加以阻攔。宗鳴畢竟沒有結丹,施法距離上天生短板,修為再怎么深厚也無法改變。

    “如果師叔在此?”眼中泛起瘋狂,宗鳴下意識地想道。

    “不能如此!”

    他馬上將這個念頭驅逐出去,轉而安慰自己道:“厲風他們在谷口,至少可以攔截片刻。只要稍有停歇,我就可以將它擒下!

    “況且,這畜生雖有變形神通,想必也要付出代價,不能一直持續下去!

    半是安慰半是開脫,宗鳴強壓心頭雜念,將速度施展到自己所能掌控的極致。

    近了,更近了!

    果然如他所料,奔跑一段時間后,天心蛤就恢復到原來的體型,速度也隨之減緩。宗鳴目睹這一切,精神為之一振,追擊與心情都越發緊迫。

    此時的他甚至沒有感覺到,因為分心幾用,還要持續對抗撲面而來的魔氣風暴,他的法力消耗極為巨大。這樣的追擊如果持續下去,怕是要不了多久,他自己就難以維持了。

    三百米……兩百米……一百五十米……

    現在這個距離,縱然有著魔氣干擾,宗鳴也能施展法器或是神通。眼見那只蛤蟆離谷口越來越近,正當他忍不住提氣凝神,開始籌備攻擊時,異變突起。

    那只蛤蟆在谷口百米處,落地……突然陷了進去……

    在那里,竟然有一處挖好的陷阱!

    “呱呱……”

    叫聲只發出半截,一條身影沖天而起,卷動漫天碎石煙塵;璋档奶炜漳:囊曇,厲風的身形彪悍蠻狂,竟似一尊魔神。

    他雙手抓住那只蛤蟆,直竄到是玉米的空中,沒有半分停歇,徑直朝宗鳴“撞”了過來。

    沒等宗鳴從欣喜震驚中緩過神,厲風忽然大吼道:“小心身后!”

    身后?身后怎么了?

    宗鳴呆了一下,下意識地想要回頭去看。然后他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同時感受到一股讓他靈魂顫抖的殺意,渾身頓時汗如雨下,泛起濃濃的恐懼。

    厲風……怎么會有兩只手?

    …

    請投一下推薦票和三江票,謝謝您!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 山东十一运夺金一定牛 青海体彩11选五怎么玩 广东体育彩票网 排列三必中公式 期货配资合法不合法 广西快三app官方 正规的幸运28开奖网站 配资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开 福彩时时彩玩法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