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鍛仙 > 第一二零八章 三條引線
    驚呼響于內心,外人不知四足發現什么,但能看出其神情不同尋常,紛紛警惕。

    眉師警惕,因為在四足的目光注視下,她覺得自己仿佛透明;人修警惕,因為大家在四足臉上看到貪婪;金烏警惕,因為察覺到四足猶豫;連在生死邊緣掙扎的妖妃都有了警覺,因為感受到四足在掙扎。

    大事難決,對真靈而言是很不尋常的事情;在山君與金烏之間選擇立場固然不易,但還不至于這般難過,四足之所以遲遲不亮態度,一方面的確需要考慮清楚,其次與其本性有關。

    如此便意味著,此刻四足遇到的,是比選擇立場更難做決定的事。

    到底是什么?

    人們心里想著問著同時也看著,不知不覺跟隨四足、把目光投向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眉師。

    別說,真有一些人看出不同。

    眉師還是眉師,頭未生角身上也沒有披鱗,神情還是那么清冷寧靜,永遠像一朵守在角落、屬于她自己的那片世界的花。那是獨屬于她的氣質,也是魅力,任何人與之接觸,都能感受到那股安靜并被傳染,不知不覺就會安靜下來。

    但她在發光。

    準確地說,自從雷尊身亡之后,眉師的身體就開始發光,看不見、需寧心靜氣才能以心神感受的光。

    好比冰冷黑暗世界的火堆,縱被填埋仍有暖意傳向周圍;也像一支被遮擋明銳的劍,看不到、但能感應到那種內斂的鋒利與森嚴;還似一顆筆直分節的青竹,自幼年起就竄到成年那么高、之后幾乎不再生長,慢慢充實內質,變得堅硬而且強韌。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竹子以根繁衍,開花結果便意味著死亡;眉師此刻給人的感覺,分明就是快要開花的竹。

    這真的沒什么道理,可不知道為什么。所有感受到異常的人們心里都會升出類似念頭,區別在于看到的竹子大小不一樣,規模也是天差地別。

    有人看到一顆嫩竹,有人看到幾顆或者一排青竹。還有人看到一整座竹園,甚至一片竹之汪洋,宛如竹之國度。無論看到竹子多寡,無論其內竹齡如何,它們都在開花。

    將開未開的白花,柔柔弱弱,粉嫩孤憐,剛開始綻放就已出現凋零跡象,輕風忽來,眼前幾片花裙飄落。繽紛若雨。

    竹林開花世界亡,滄桑中透著淡淡悲涼;空氣不知不覺變得濕重,視線隨之模糊,不少人抬手揉著眼睛,心里想......耳邊忽聞一聲嘆息。

    “麻煩!”

    竹、竹林不見了蹤影。只余眉師孤零依舊,衣袂飄擺,略想瘦弱的身軀仿佛要飛出去;群修醒轉看到四足,獨眼胖子皺眉擰目抓耳撓腮甚至跺足捶胸,模樣就像貪吃的人費力燉好一鍋五花肉,最后找不著鹽時的表情。

    “真麻煩!”

    近百修家面面相覷,少有人明白發生何事。

    四足強大。四足奸狡,四足居心莫測,但有一點為大家公認,這位獨眼真靈神態從容,沒把山君、也包括金烏真當回事兒。那分明就是實力超出一截才會有的表現,當然指的是其本體。如今在這里的四足空有氣度,是三方中最弱的那一位。

    不在乎真靈,卻因為幾個人修失色,這種事情不同尋常。四足對十三郎感覺驚異,大家都能夠理解。無論對人還是妖獸,十三先生的修行速度都只能用怪胎形容,換誰都不能不嚇一跳。對夜蓮表示驚詫,也不是不能接受;萬世之花不僅容顏冠絕天下,其獨到法術世間找不出第二個,較真算起來、其天賦比十三郎更加突出。

    可,眉師算什么?今時今地,如眉師那種“出眾”,尋常人眼里世間罕見,但與眼前這兩位年輕人相比,差的不是一點半點。還有那些竹子,為何四足看她好像見了寶、又像見了鬼一樣,震驚程度遠超前面兩人,連情緒都無法控制?

    “這貨瘋了?”大灰低低的聲音宣告。

    “嗯,瘋了!被鸸媚餂]跟大伙一起走,悄悄附和。

    “眉師怎么哭了?”大灰有問道。

    “是害怕吧,瞧那胖子的眼神!绷岘嚬媚锖鷣y猜測。

    “別瞎說!币股徍币姸嘧,偷看一眼眉師,回頭問十三郎。

    “你覺得呢?”

    “我哪知道啊,再說現在也不是時候!

    十三郎苦笑深吸一口氣,強行逼迫自己平復心情,再度對空抱拳。

    “前輩既然來了,當已對此事深思熟慮,覺得晚輩建議如何......”

    “不用說了!”

    四足清醒斷然揮手,猛回頭,獨眼緊盯妖妃。

    “神壇絲令,拿來!

    聽到這句話,眾人的心沉入谷底,空中金烏神情驟變,火云縱橫,咆哮聲聲。

    “四足老妖,你找死!”

    “本座只做交易!

    四足冷喝回頭,放緩速度,一字一聲。

    “誰若阻止,本座拼掉萬年修為,打通兩界!

    ......

    ......

    “只做交易?”

    人間、包括金烏都被四足的話按在原地,妖妃狂喜之后有些發愣,呆了一下才問道:“你不參戰?”

    四足坦然搖頭,回答道:“打打殺殺非我所長,不參戰!

    妖妃說道:“不參戰就想登上神壇,不覺得自己太貪!”

    四足說道:“一命換一位,公平得很!

    妖妃憤怒說道:“單單壓制,本妃還要與金烏死戰,怎能確保無恙!

    四足淡淡說道:“那是你的事。再說神壇也不確定,誰敢保證有用!

    不確定交換不保證,的確很公道。

    妖妃沒法反駁這句話,無奈問道:“還有道靈,你不想要了?”

    四足果斷回答道:“本座也有微寶,戰后你如果還活著,咱們可以再做交易!

    又一個不確定。

    業火焚身,時刻生死之間游走,妖妃一分一秒都不想再體會那種驚恐感覺,怒吼道:“本妃如果有事,主君不會放過你!”

    對金烏沒說這句話,因為知道無用,四足雖然更強,在妖妃眼里是可威脅的對象......成不成,總要試試。

    呱的一聲怪笑,聽著與胖胖有幾分相似。

    四足感慨說道:“妖妃啊,嚇唬人起碼樣子擺正,血魂子如真的對你那么重視,何須用‘主尊’這種叫法!

    妖妃尖叫道:“這不管你的事!”

    四足點頭說道:“那就說說與本座相關的事;這場交易是你提出來,與我是否相關?血魂子把我們仍在這里上萬年,與我相不相關?還有你,此刻性命有一半握與我手,與我相不相關?”

    妖妃不甘叫道:“本妃授命在此推衍天術,眼見有成,這個時候功虧一簣,主尊一定會出面!”

    四足輕蔑說道:“什么天術地術,不過是發現一塊特殊地方,找來一些特殊的人,做一場游戲,一次推衍,一場測算罷了。靈、妖、魔,滄浪、外域還有血域,通通都是這場測算的一部分;包括你與蛇精合體、嫁魂之法,還有你的那些弟子,那幾句口訣,通通包含在其中!

    稍頓,四足說道:“其實你自己也懂的,還曾千方百計設法擺脫,若不然,你不會屢屢試驗點化人修,造出不少怪物!

    目光從雷尊尸體上掠過,四足嘲諷說道:“比如那個......呵呵,這是你當初帶來的貪狼殘靈吧,胡亂朝人身上按,變成這么個東西!

    妖妃凄厲大喊道:“不管怎么說,此事出自主尊意志,爾等......”

    “那你慢慢等!

    四足懶得再聽下去,說道:“一句話,要換就快,不換本座可以試著搶......別這么看著我,本座懷疑你可能根本就沒有,有的話就很難被搶走。本座就想試試,試試總不算錯!

    話說完了,也說透了,留給妖妃的只有兩條路,要么交出最愛,要么增加一名大敵。

    那還能怎么辦?

    “你最好別后悔!

    情勢無可更改,妖妃反倒平靜下來,空蕩蕩的眼窩盯住四足,腐爛看不清模樣的嘴巴張開,惡狠狠一咬。

    咬的不是舌頭也不是牙齒,而是深藏于咽喉的一截軟骨。

    被咬斷的軟骨頓時活了過來,身體撲棱棱如同伸展翅膀,又像盤絲頃刻散開,凌厲穿膚射出妖妃之口,閃爍間就要消失。

    轟隆隆雷鳴四方響起,聽去竟與天劫有幾分相像,明明那只是一條細如發絲的長線,給人的感覺卻如當空霹靂,威懾八方。

    妖妃開口的那個瞬間,獨眼胖子也已經出手,不,應該說是出眼才對,那顆圓溜溜格外碩大的眼球從其腦袋上飛出來,射出筆直光芒罩住妖妃那張時刻腐爛的嘴,剛剛好將發絲圈在中央。

    “本座言出必行,怎么會后悔......孽障!”

    話到一半突轉厲喝,四足兩手雙足化蹄成爪,咆哮向前;幾乎同一時刻,周圍劇變接連發生,金烏、妖妃、還有下方數十精修,紛紛怒吼著,施展出自己所能用出的最強神通。

    “殺!”

    一字引來千萬呼應,凌天境內光芒大放,整個人間、數十家宗門禁地、總數超過上萬人,同做一聲。

    “殺!”

    ......

    ......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 广东11选五走势图规则 辽宁十一选五推荐号码 彩票研究论坛 江西11选5彩票遗漏 股票配资公司需要什么手续 云南十一选五玩法 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福利彩票中奖规则 江西时时彩倍投 11选5前三组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