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歷史小說 > 帝國梟色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慶功
    漢州。

    漢王府。

    陶敢看完手中的信件后,將手中信件撕得粉碎。

    “靖王奪回了外四府,大軍凱旋,接下來只怕要騰出手來對付我們了!碧崭疑磉呉粋將領緩緩說道。

    靖王出兵梁州后,他十分不悅。

    暗中,他派遣軍隊裝扮成流寇和景州軍交過手,俱都被打的潰不成軍。

    從那時起,他們便十分忌憚劉鈞了。

    現在景州的外四府之戰,劉鈞再次證明了其強悍的軍力。

    而他也逐漸明白一個道理,只是依靠人數是無法戰勝景州軍的。

    必須建立一支同景州軍一樣強大的軍隊才行。

    所以,這段時間他大力鍛造火槍和火炮,積蓄實力。

    “未必,靖王占領梁州后,沒有繼續揮師南下,而是以梁州為依托招攬流民,可見,其和朝廷不是一條心,只是他到底打什么主意,誰也不知道!碧崭野欀碱^說道。

    “殿下說的極是,或許我們該派出使臣同靖王接觸接觸,探探其口風,以辨別其意志,如此一來才能盡量避免與其沖突!币粋官員道。

    陶敢聞言點了點頭。

    他知道,現在和他想法相同的人一定很多。

    畢竟誰也不想當前為自己樹立這樣的一個敵人。

    ……

    景州,景陽城。

    此時的劉鈞正站在城外迎接北征大軍的歸來,渾然不知外四府之戰給東洲帶來的影響。

    “蘇元帥,辛苦了,諸位將士,辛苦了!眲⑩x向眾將領拱手。

    蘇縉等一眾將領個個面帶喜色,同時向劉鈞拱手,“殿下辛苦!

    扶余殘局投降后。

    蘇縉將全軍剩余的所有彈藥都留在了東陽關,并且留下六萬大軍駐扎,同時負責追剿四府逃逸的扶余士兵。

    安置完畢后,他才帶著大軍返回。

    “此次,你們立了大功,就不要這么同本王客套了!眲⑩x打量著蘇縉等人。

    頓了一下,他道:“本王已經擺下酒宴為你們犒勞,軍營中也都備下了酒食給士兵們,你們先領著士兵們歸營,然后過來喝酒!

    “多謝殿下!

    這些日子風餐露宿,蘇縉和各軍將領早就渴望著大吃大喝一頓。

    聞言,一個個俱都興沖沖的。

    “還愣著干什么,快點去吧!

    回到景陽城,蘇縉人頓時變得溫和不少。

    囑咐將領后,他和劉鈞等人一起入了城。

    徑直來到王府,劉鈞早已命人擺下酒宴。

    劉鈞坐下后,李然坐在了劉鈞的左下首。

    蘇縉本想坐下,但看見薛常青覺得自己一屁股坐在右下手有點不合適,于是道:“薛兄,還是你先坐!

    “此次收回外四府,你的功勞大,別瞎客套了,趕快做!”薛常青將蘇縉按在椅子上,自己坐在蘇縉旁邊。

    盡管二人誰都不服誰,但收回外四府,薛常青和所有人一樣都很高興。

    這次他服了蘇縉。

    眾人落座,先是聊了一會兒北征時候的戰事。

    等其他將領到來后,劉鈞才宣布宴席開始。

    一盤盤珍饈被婢女端上來,接著又是一壇壇的美酒。

    與此同時,美妙曲悅聲響起。

    這是劉鈞特意讓王府準備的歌舞。

    畢竟收回外四府這件事意義重大。

    這慶功宴總該搞出點樣子才行。

    “諸位,外四府之戰,扶余四十萬大軍全滅,這都仰賴諸位的奮力拼殺,這第一杯酒,本王敬你們!眲⑩x對北征的將領們說道。

    說完,他將酒一飲而盡。

    蘇縉等人端著酒杯,忙站起來。

    見劉鈞喝下,他們只得飲下。

    “殿下,我等雖然參與了北征,但中間戰斗之過程俱都按照計劃實施,并未遭受重大的危險,所以在末將看來,此戰能夠戰勝扶余人全靠此次改制和咱們景州優秀的火器,首功,末將實在不敢當!本迫霟崮c,蘇縉緩聲道。

    薛常青點了點頭,這段時間景州軍無論在外四府還是梁州都不斷取得勝利。

    但是他從未覺得是自己指揮有方,實在是新式軍隊太強。

    “要下官說,這外四府收回來,還是點下的功勞,我等不過是錦上添花!崩钊恍χf道。

    劉鈞搖了搖頭,“這個時候你們不要馬屁連連了,寶刀雖好,但也要遇悍將,這北征之功,再坐的諸位和軍營中將士都有一份,沒有首功,末功的!

    “殿下說得對!碧K縉哈哈大笑,這份功勞他實在背負不起。

    現在他倒是覺得渾身輕松。

    “今日是慶功宴,為諸位接風洗塵,其他不必再說,只是喝酒吃肉就好!眲⑩x端起酒杯,“喝!”

    “喝!”眾人神態輕松,端起杯酒中再次一飲而盡。

    放下酒杯,酒宴上的氣氛頓時火熱起來。

    李然等人一邊喝著酒,一邊聽著蘇縉等人戰場上的經歷。

    北征的將領們心中也壓抑了許久,紛紛將戰場上故事說與眾人聽。

    當講到扶余人的尸體堆積成山時,眾人唏噓不已。

    宴席從傍晚持續到午夜,大醉的眾人方散去。

    第二日,宴席繼續。

    只是這次宴席卻是擺在了軍營中。

    劉鈞親自帶著將領們給北征的士兵敬酒。

    對他來說,將領們功勞雖大。

    但是這一切的功勞都是士兵們用性命換回來的。

    這些普普通通的景州士兵不能被遺忘。

    “此次北征,六千七百名士兵陣亡,是他們的犧牲換來了這次勝利,本王不會忘記他們,景州也不會忘記他們!

    站在點將臺上,劉鈞高聲喊道。

    “每個犧牲的士兵除了高額的撫慰金外,本王還會為他們在景陽城內立一座豐碑,他們的名字將世世代代被人所銘記!

    “本王也沒有忘記他們的妻兒老小,犧牲士兵的家庭,府衙將會為他們的生活提供保障,絕不會讓他們陷入困頓!

    劉鈞的話說出,軍營中的將士紛紛動容。

    以前,士兵戰死了不過是戰場的一抔黃土而已,沒有人再會記得他們。

    但現在,劉鈞的話說到了他們的心窩里去了。

    他們的名字會被銘記,他們的父母妻兒會被善待。

    有了這番話,有了靖王的保證。

    戰場上他們將赴湯蹈火,勇往直前。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