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從饕餮開始 > 第6章 我買
    雨還在下。

    看著遠處摔倒在泥濘中的那道身影,寧休眼睛有些發紅,他是真的有些動了真火。

    倒不是氣李三耍手段,他格局還沒這么小,他是氣自己。

    寧休“嘖”了一聲,懊惱地用手掌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從檢查出絕癥那一刻開始,過著與世無爭的隱居生活,離開從前的生活才多久,一年,還是兩年,自己怎么就遲鈍到了這個地步。

    如果換做是以前的他,在對方動手前就能發現可疑之處,李三根本就扔不出那包石灰粉。

    看著那道不斷靠近的身影,李三的臉驚恐而又猙獰,語帶求饒道:“好漢饒命!

    換誰見了一個狠心到自己都打的男人都會如此害怕。

    “李三兒!睂幮菡咀∩硇,低頭看著李三開口道。

    “你認錯人了!崩钊B忙開口道。

    “你不是李三的話,你跑什么啊!睂幮蓦S口說道,眼睛卻是死死盯著對方,像方才那樣的失誤是絕不能再犯。

    “好漢您真認錯人了,我不真不是那什么李三!崩钊跔泥堆里,嘴上還在不停狡辯!翱吹接腥俗,我害怕所以就跑了!

    寧休上前一巴掌掄到對方腦袋上,臉上不帶一絲感情地問:“那尊玉鼎在哪?”

    “什么玉鼎?”

    “我問你當日拿到銀鉤賭坊準備充當賭資的那尊饕餮紋玉鼎在哪?”

    李三見對方不依不饒,知道此事無法善了,只好開口道:“在我家里!

    “[煙雨紅塵小說 www.yyhcxsw.biz]家住哪?”

    “好漢,這樣好不,你留給地址,趕明兒我親自給你送去,我家人都在家里,今日真不方便!

    “現在帶我去!睂幮菘粗钊,不容置疑道!拔屹I!”

    ......

    四九城最多的就是巷子。

    寧休推著李三,在逼仄的巷弄里七繞八繞,越走越偏。

    “前面左拐進入那條巷子,最里頭那間院子就是我家!崩钊_口道。

    看著前方那條狹窄的巷子,寧休雙眼微微瞇著,沉默了片刻。

    “走!”

    二人拐進那條巷子,走了一會兒,終于在一間小屋前停了下來。

    “拍門!睂幮蓓斨钊_口道。

    李三猶豫了一下,還是上前用力拍了拍木門,不一會兒,木門開了一個小口,一雙眸子透過縫隙看著屋外的李三。

    “達叔,是我!

    隨著木門打開,那個被叫做達叔的中年人看到了站在李三身后的寧休。

    “這位是?”

    “我朋友,過來買古董的,達叔,外頭下著雨,先讓我們進去,一會兒我再跟你說!崩钊恢圹E地沖著達叔眨了眨眼,后者點了點,打開了木門。

    寧休和李三兒走進屋子,達叔在后頭關了門。

    門里一屋子的人,長桌上擺著不少兵刃和出土的古董,一屋子的人都在看著寧休。

    雖然已經猜到李三兒家有問題,可寧休沒想到自己竟然直接進了賊窩。

    可就算事先知曉,這一趟寧休也必須來。

    錯過了這次機會,或許便再也遇到不到饕餮紋玉九鼎了,雖然山海之主提過這只是支線任務,沒得到并不會有懲罰。

    可直覺告訴他,一定要得到它,一定!

    領頭的是一個黑壯的大漢,他放下手中的器皿,抬頭看著寧休,開口道:“兄弟哪條道上的!

    寧休臉色不變,在黑大漢對面坐了下來,此時正是飯點,桌上還有吃食。

    寧休看了一眼,挪過一碗還未動過筷的面條,放到自己跟前,吃了一口開口道:“哪條道上的都不是,我來這就為買一樣東西!

    “饕餮紋玉九鼎!

    黑大漢聞言,向身邊一個兄弟使了個眼神,那人心領神會,轉身往里屋走去。

    寧休也不催促,追了一路,確實有些餓了。

    兩筷子,一碗面便已經進了他肚子,放下碗,擦了擦嘴角。

    “有些坨了!

    這時先前離開的那名男子也從里屋走了出來,站在黑大漢身后低聲說著,黑大漢點了點,抬頭死死盯著寧休,沉聲道:“東西我這里確實有,可我為什么要給你!

    “不是給,是買!睂幮菁m正了對方的錯誤。

    黑大漢不怒反笑,雙手用力拍在桌上,整個身子前傾,居高臨下審視著寧休:“好,那你說說,我為什么要賣給你?”

    “你誰?!”

    ......

    雨愈發大了。

    黃豆大小的雨點敲打在青石磚上,聲聲激烈。

    溢香園后院,李青衣對此無動于衷,蹲身照看那些在風雨中飄搖的花草,仍由大雨潑身。

    站在一旁的婢女如同一顆經不起折騰的小草,瑟瑟發抖,身體瘦弱的她手中打著傘卻也顧不上自己,吃力著替她家小姐撐傘,遮風擋雨。

    遠處的仆役隨從們只能站著屋檐下干著急,李青衣是溢香園的搖錢樹,她要是倒了,那么整個溢香園也就沒了。

    在園主吩咐下,一下仆人已經提前下去準備姜湯準備等會兒給李青衣暖身。

    他看著遠處雨幕中那道倩影,實在想不明白那些花草有什么好擔心的,又不是什么名貴的品種,不過只是路邊的野花野草而已。

    沙子龍客棧前。

    老者脫下身上的蓑衣,隨手拍打了身上的水珠,抬頭看了一眼,邁步往里頭走去。

    ......

    逼仄的屋子里。

    寧休吃完面,伸手在桌上摸了一頭蒜,單手碾碎蒜皮,隨口道。

    “顧客!

    “你把東西給我,我把錢給你,今日大家就當做了一場生意,別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大家銀貨兩訖,大道朝天怎么樣!睂幮葑笫峙脑谧郎,留下四五角碎銀。

    “你是在威脅我?”黑大漢顯然已經開始不悅了,冷聲道!八木懦秦湡煾嗟、倒騰文物的、買賣人口的人數不勝數,你告官又如何,他們管得來嗎?”

    “別的人他們或許會不管,可你們官府是管定了!睂幮菽闷鹚忸^咬了一口,抬起頭看著黑大漢,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俺俗鎵,換做是你你管不管!

    話音未落,在場所有人臉色大變,除了寧休。

    黑大漢死死盯著寧休,臉色陰沉地能滴出水。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