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言情小說 > 八零之悍媳當家 > 第257章 孕吐(二更)
    顧憶海順勢伸出一只胳膊,駕輕就熟的搭在了媳婦兒的肩上,“我想你了!想的難受!今天下午沒什么事兒,我跟你哥交代了一聲,就開車過來了!”

    他把聲音壓低了,調侃的擠了擠眼,“我來住兩晚!”

    光想著快點兒生孩子不行!

    必須得干活!

    洪果兒白了他一眼,“看你那得瑟樣?”

    雖然嘴上這么說。

    見到了丈夫卻很高興,“你吃飯沒?”

    “沒吃呢,一路開車來的!光想著早點見你了!也沒停車,我是到這兒才上的廁所!”

    “你個二貨!”洪果兒心疼的捶了他一拳,“那你想吃啥?我請你!”

    “喲!”顧憶海打趣媳婦兒,“有錢人哪,說話霸氣呀!我想吃啥,你都請我?”

    “只要你別說什么不正經的就行!”洪果兒傲嬌的挑了挑眉,“我最近蛋糕店賺錢,就算沒有大錢,請你吃頓飯還是不成問題的!”

    “你吃了嗎?”顧憶海關心的問媳婦兒,“剛才我到了之后,上了一趟樓,家里就唐倩倩一人在,她說你去談業務了!”

    顧憶海為了避嫌。

    也沒在屋里呆,馬上就下樓等媳婦兒了,“果兒,如果你吃過了,我就隨便對付一口,回家下碗面條就行!”

    他也是從苦日子里過來的,又心疼媳婦賺錢不容易,哪舍得真讓洪果兒花錢請他吃飯呢?

    感情都是相互的,誰也不比誰傻,付出多少,基本上如果對方是個人,就能回報你多少。

    他心疼媳婦兒。

    洪果兒同樣也心疼他,“別回家里吃了,倩倩在家,咱倆說話也不方便!再說了,我今天也沒買菜!我請你出去吃,這附近有個烤鴨店不錯的。應該還沒關店!”

    “那好吧!”顧憶海點了點頭,“用不用開車?”

    “咱倆走著去?”洪果兒挽住了丈夫的胳膊……兩口子都年輕,在為事業打拼,難得享受這種在夜色里的恬靜。

    顧憶海扭頭望著她笑。

    大手甜甜的握住了她的小柔荑。

    兩個人緩步在夜色中前行。

    顧憶海抬頭望了望天……感覺今天的星星都特別亮,心情自然也好。

    夫妻倆低聲的交談著:

    “果兒,你談什么業務去了?”

    “嗯?”洪果兒實話實說,“你不問我,我還想找你聊一聊呢!我覺得有件事情特別奇怪!”

    “啥事?”

    “今早,好么央的,黎燕妮來了,這也正常,有的時候,她中午也到我這來聊兩句,喝杯咖啡,可也不知道為什么,我今天就覺她看我的眼神特別怪!”

    洪果兒是誰呀?

    觀察力特別敏銳,“她看我那眼神似笑非笑的,好像沒見過我似的!說的話也挺古怪!是不是要給我介紹一個投資人,我也想這是好事啊,當然要去見見了,結果我一見,那人是她姐,她當時為什么不在店里跟我直接說呀?”

    顧憶海是個聰明人。

    不以為然的聳了聳肩,“那大概就只有一個解釋吧?是不是黎燕妮怕你不去見面?或許,你話里話外透露過,你不喜歡她外甥女,所以……你只問問你自己的心,如果你知道她是安琪兒的母親,你還會不會去見面談投資?”

    “我肯定不會去!我不喜歡安琪兒,我就覺得她……反正我告訴你啊,顧憶海,我再跟你說一遍,你離她遠點兒,要是讓我看到你們倆在一起,不管什么原因,我……”洪果兒威脅的握著小拳頭在空中比了比,“你可別怪我削你!知道了吧?”

    “知道了!知道了!”顧憶海立刻連聲答了,“你都發話了,我還敢不聽!”

    心里也有點納悶,“我就不明白了,為啥你對那個姓安的這么大勁兒?你是擔心我嗎?覺得我能和她怎么樣?你是在為我吃醋嗎?”

    “滾!”洪果兒結結實實的掐了他一把。

    顧憶海瞇著眼睛笑。

    可卻更緊的摟住了她,說話的語氣也是堅定不移的,“媳婦兒,你放心吧,你不讓我干的事我絕對不會干,還有我用不著你提醒!我知道……”

    他略頓了頓,大概是在尋找措辭,“我問你一句話?如果這世上,有個男人熱烈追求你……我是說除我之外!你會不會就跟著人家跑了?”

    “放屁!”洪果兒嗤之以鼻,“我就那么朝三暮四?”

    “這不是一樣的道理嗎?”顧憶海說得淺顯易懂,“我跟你過得好好的,我對你各方面都滿意,我同樣也不會朝三暮四!哦,男人就不能從一而終?我不這么看!不管怎么樣,咱倆是患難夫妻,我什么都沒有的時候,你嫁給了我……就這一點,我永遠都記著!除非是你不要我了,能夠找到更好的人,過更好的生活,否則,這輩子,我是賴定你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

    一只手緊緊的抓著她,仿佛怕她跑了,“我說的“這輩子”,不是你的一輩子,是我的一輩子,差一分?差一秒?都不是一輩子!只要你愿意跟著我,無論到什么時候,哪怕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刻,你就是我媳婦兒,這輩子……唯一的媳婦!”

    洪果兒側頭瞧著他。

    男人的雙眸精亮清澈……仿佛像是天上最亮的星星。

    洪果兒低著頭笑了,“你記住你的話!”

    “我當然記得!”顧憶海一本正經,“我從來都對自己的話負責!”

    他實際上是一個挺不愿意表達感情的人,今天是氣氛到這兒了,就和媳婦兒說了幾句海誓山盟。

    可他自己還是有點不習慣。

    訕訕的一笑,“行了,你別招我說這些肉麻的話!你接著說呀!后來黎燕妮的姐姐又怎么了?”

    “哦!對了!”洪果兒像一般所有的女人一樣,向著自己心愛的人撒嬌,“都怪你!凈打岔,正事兒都被你茬沒了!”

    “對!對!對,是我打岔,是我打岔!”顧憶海妥協的笑,把她哄成了小公主,“我不說話行了吧,我聽你說!”

    洪果兒這才接著往下講,“我見到黎燕珊的時候,感覺……嗯,怎么說呢?我覺得那女人看我的眼神也挺怪!明明不認識卻又特別熱情,好像是熟人一樣!這還不算,最后提出投資的時候,她竟然說投資方式和金額,她都不在乎!這話啥意思?白白就把大筆錢交給我了,我和她啥關系?”

    顧憶海點了點頭,“是有點不合常理!就算是黎燕妮喜歡你,并且在她姐姐面前大力推崇你,也沒有這么投資的呀!

    “是吧?”洪果兒自信的揚了揚小下巴,“所以,我覺得這事兒挺怪的!我沒貿然答應!”

    “對!”顧憶海對媳婦兒的意見千百萬個尊重,“在沒弄清她到底的意圖是什么之前,咱們不能拿她的錢!要不然,以后受制于她,被她牽著鼻子走……不值得!”

    他傲氣的挺了挺胸,“再有,我相信,靠咱倆的能力,早晚能弄到啟動資金!你如果覺得有懷疑,不舒服,咱們就不跟她合作!”

    兩口子有默契。

    這話說到洪果兒心里了。

    顧憶海又補了一句,“我農貿市場的工程款已經拿回來一些了,你如果急著用,明天我就打到你這邊的戶頭里?”

    ……

    兩個人邊走邊聊。

    不知不覺就到了烤鴨店。

    洪果兒抬眼一看。

    還好!

    店沒關門,里面還亮著燈,隱隱約約的還有客人的身影……

    顧憶海扭頭望著她,“就是這兒?”

    “嗯!”

    洪果兒點點頭……也許是真餓了,到了店門口,一聞到店里飄出的烤鴨香,她竟然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

    她對自己這個“饞勁兒”也點兒驚訝……習慣節食的人,都有控制自己食欲的能力,怎么突然間就覺得這么餓?仿佛不吃到這口鴨子,今晚都睡不著覺。

    洪果兒也沒多說話,快步的上了臺階,推開店門直入。

    顧憶海在后面跟著她,“慢點兒!”

    兩個人找了個靠窗的座位坐下。

    服務員過來點菜。

    顧憶海靜靜地望著她,“你想吃啥?”

    “來一只鴨子吧!20張餅!”

    “20張餅?”

    顧憶海咋了咋舌……兩口子這么長時間了,誰不了解誰呀?他知道洪果兒吃飯一直控制著飯量,雖然自己說了多少回,覺得她不胖,可她依舊特意吃得少。

    兩個人吃一只烤鴨,20張餅?

    顧憶海只有一個疑問,“你這是打算給唐倩倩帶外賣?”

    “沒有!”洪果兒果斷地搖了搖頭,“就咱倆吃!能吃完!他家的鴨子特別好!

    顧憶海撇了撇嘴,“行!你說能吃完就能吃完!”

    也沒和她犟。

    隨口把菜單交給了服務員,“那就來一只鴨子!還有……一盤熗拌海帶,酸辣土豆絲!”

    又點了洪果兒平時愛吃的兩個小菜。

    服務員都記好了。

    這就轉身下單。

    洪果兒愛干凈,先把自己的小包放到了座椅上,“我去洗洗手,你幫我看包!”

    “去吧!”顧憶海答應了。

    洪果兒起身拐去旁廳的洗手間。

    路過后廚的時候。

    飄來一股油煙味。

    她只覺得異常的嗆人……

    不由自主的直反胃。

    洪果兒趕緊伸手一捂嘴。

    飛快地跑進了洗手間……

    ------題外話------

    謝賞,風>無影

    謝票,jhl56,150-689,ylp夜美人

捕鱼来了怎么赠送弹头